她被偷拍性愛影片,偷拍者還把影片賣給色情網站,即使提起告訴,對方也只是繳個罰金就脫身。在臺灣,偷拍性愛影片案件層出不窮,而每當這種偷拍新聞出現時,網路留言都有一堆求上車的人,以被害人的痛苦為樂。

文|Flora Cheng

《德魯納酒店》是一齣充滿鬼神的奇幻劇,女主角張滿月(IU飾)為德魯納酒店的社長,但這間酒店的客人不是普通人而是亡者。(同場加映:「在我身邊,你很安全」《德魯納酒店》霸氣女社長,讓人想戀愛

男主角具燦星(呂珍九飾)是擁有哈佛學歷的高級飯店經理,同時也是滿月物色中的下一任德魯納酒店人類經理。燦星剛開始很抗拒成為德魯納酒店經理,但老經理臨走前的一番話感動了他,讓他覺得在亡者前往陰間前,提供地方給他們休息、治癒自己,是份很有意義的工作。

燦星在酒店遇到許多客人,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住在13號房的客人。

據說,和 13 號房客對到眼的人都會瘋掉

13 號房客剛出現時真是嚇瘋我,慘白的臉、充滿怨恨的雙眼、詭異的笑容和用怪異姿勢爬行的四肢,像極了電影《咒怨》裡的女鬼。但跟著劇情推移,知道她的故事後,便不覺得她可怕了。

13 號房客是個可憐人,她討厭人類是因為生前曾被偷拍性愛影片,偷拍者還把影片賣給色情網站。她系上的人看到影片後,在背後指指點點。即使提起告訴,對方也只是繳個罰金就脫身。

那她呢?網路影片是怎麼刪也刪不乾淨的,她把自己關在房間中,日夜搜尋影片檢舉,但每一次的發現都是再撕裂一次傷口,她痛不欲生,最後選擇結束生命。但我不會說她是自殺,她是被殺死的,被偷拍者、轉傳影片的人、看影片的人、法律和這個社會殺死的受害者。

慾望不該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13 號房客逃出酒店後,她用怨念創造一個房間,她在這個房間裡等待那些曾轉傳影片的系上同學。她給他們機會,假如他們沒有點開她創造的虛假偷拍影片,她就不會傷害他們,但是沒有人抵擋住自己的慾望。

13 號房客的最終目標是當初偷拍他的男生,那名男生還是系上同學中生活過得最好的。滿月當面質問那名男子,問他記不記得13號房客是誰,男子回答:「我記得她,但人太多了,他不記得她是哪一個。」

在臺灣,偷拍性愛影片案件層出不窮,更可怕的是,當這種偷拍新聞出現時,網路留言都有一堆求上車的人。他們以被害人的痛苦為樂。

13號房客在影片中問那些傷害她的人:「爽嗎?」我也想問問這些求上車的人:「把慾望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爽嗎?」其實有時候,人比鬼更加可怕。


圖片|來源

《德魯納酒店》劇中,滿月用盡了方法向神證明,偷拍他人的男子有多卑劣,她要看看神的決定,神最後也給了偷拍者處罰,但我們只能被動地等待神實現正義嗎?收到偷拍性愛影片時,只要我們每一個人不看、不轉傳,看到就檢舉,那麼人間是不是能多點溫暖,多點正義?

滿月說:「神有許多面貌,慈悲的面貌、嚴厲面貌⋯。」審判是神的事,人類只能盡力而為。但只要我們不看、不轉,對偷拍性愛影片的受害者而言,我們都是讓她留在人間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