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主管單獨出差,他吃飯時問我:「妳知道歷史上第一個保險套是怎麼誕生的嗎?保險套太厚,你知道會影響什麼嗎?」面對性騷擾,又為何很多當事人事後只會說:「有那麼嚴重嗎」、「我是把妳當女兒」、「別人都沒怎樣妳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妳知道歷史上男人第一個保險套是怎麼誕生的嗎?」

某出版社長官:O
O:「來,第一次跟我出差」
O:「我請妳吃和牛!」
我:謝謝長官

O:「妳問問這些同事,我很小氣的」
O:「我不常請客的」
O:「但今天跟漂亮的小姐出差」
O:「一定要請一下的」
我:⋯⋯嗯好謝謝

(和牛上桌)

O:「吃吧!快吃!」 
我:(咬下第一口和牛肉片)
(盯著我咬肉)
O:「妳知道歷史上」
O:「男人第一個保險套是怎麼誕生的嗎?」
O:「男人第一個保險套是怎麼誕生的嗎?」 
O:「男人第一個保險套是怎麼誕生的嗎?」

(我被性騷擾了。)  
(我在吃下極有嚼勁的和牛肉片時)
(被言語性騷擾了。)

(我承認當下叼著和牛肉傻眼)
(但只傻眼了一秒)
(這一秒我想了很多)
(我想)
(要是再多停頓一秒就讓他得逞了)
(所以我一定要淡定的回他)

(於是一秒後)  
我:不知道(咀嚼和牛肉片)
O:「第一個保險套有多厚妳知道嗎」
我:(堅定咬下第二口和牛肉片,並看著他的雙眼)
我:不知道
O:「妳知道,保險套太厚會影響到什麼嗎」

(我用一種)
(看到暴露狂露鳥後覺得「好小喔」的憐憫眼神)
我:不知道
O:「就是會沒什麼感覺⋯⋯妳知道嗎」
(繼續用一種)
(看到暴露狂不死心二度露鳥後確認「那裡有東西嗎?」的疑惑眼神)
我:喔,是喔
O:「就是要越薄越好啊因為⋯⋯⋯」
(用「確定那根是牙籤」的眼神,望進他的雙眼)
我:您想說什麼
我:就直接說沒關係。(一口把和牛咬斷)
O:「⋯⋯呃」
O:「我想說⋯⋯其實這都跟歷史背景有關,這要講到日軍啊⋯⋯」


圖片|來源

對,他尷尬了。

因為少了應該要有的不知所措閃躲眼神,因為少了預期中小女孩驚慌失措的表情,因為少了為迎合他嬌羞笑說「什麼啦」的撒嬌,因為少了義憤填膺的阻止,讓他難以施展「男人」的魅力與權威。於是他不知道要怎麼收尾了,只好真的開始講歷史,而不是厚不厚有什麼鬼感覺。雖然我從頭到尾都很想拿夾和牛的筷子捅他,但我還是忍住了。

畢竟這個社會上,九成的職場對於性騷擾仍只是表面上宣導不要,實際上都在檢討被害人。不是先要求被害人息事寧人、就是要求被害人舉證。(就是我們必須讓自己再身歷險境一次才可能蒐集到。)我知道這是為了不讓冤案發生,但光是這個流程,就足以讓許多不肖之徒撿紅點個夠。

而且就算舉證成功,施行性騷擾的人若官階較高,仍然是走向河蟹一途。要保護自己,只能學會「當場不在乎」,而且是要讓對方感到不好意思、感到自己被羞辱的程度。這也是需要勇氣的。雖然我覺得這根本不應該發生。(延伸閱讀:如果遇上職場性騷擾,該如何界定與蒐證?)

身為一個女性,在職場上總是會碰到各種性別歧視或騷擾,這些現象在沙文豬都死光之前是不會消失的。若被性騷擾的當下做出一些過激的反應,反而會讓對方用「這有那麼嚴重嗎」、「我拍妳是把妳當兄弟(或當女兒)」、「妳多大了還裝清純」、「別人都沒怎樣妳為什麼反應這麼大」,等情緒綁架的方式進行二度傷害。(延伸閱讀:D&I 策略間|要薪水還是容忍性騷擾?10 城市麥當勞員工串連,要麥當勞停止漠視性騷擾

然後社會或職場或同事,也不抱太高的期待討拍。畢竟大部分的人只喜歡看到別人更不好,而不是變好。所以大部分的人只會說:

「不要理他就好」
「離他遠一點就好」
「息事寧人」
「以和為貴」
「我也有被他碰過啊我怎麼就覺得還好」
「那妳當下為什麼沒跟對方說不要」
「這樣他會以為妳可以接受被這樣摸」

這些比加害人還殘忍的風涼話,是超越二度傷害的三度傷害。因為他們只用了三言兩語就將錯誤轉移到被害人身上。這比動手還要暴力。

如果勇敢說「不」的後果是無止盡的孤立,承擔吧。因為這個世界上願意承擔後果的人,才是不會真正孤獨到最後的人。至少我是這樣相信的。(延伸閱讀:【性別觀察】性騷擾、娛樂長官、不喝不給面子?談尾牙應酬文化的性別難題

勇氣的起點

我剛出社會的時候在某報社工作。曾在某次採訪途中,站在我身後的攝影師趁受訪者轉頭喝水的瞬間,伸手摸了我。從我的手臂內側摸下去,然後受訪者轉頭回來,他佯裝沒事的繼續採訪。我發著抖,也繼續完成採訪。

直到採訪結束前,來自身後「像是不經意」的觸碰越來越多,但我當下只能繼續對著受訪者微笑。假裝不在意那雙遊走在我內衣肩帶與扣子周圍的手。(延伸閱讀:親切是有界限的,遇到職場性騷擾怎麼辦?

好不容易採訪結束,攝影師上下掃了一遍我的全身,最後視線停留在我的胸前,問我要不要搭他的車回公司。我淡淡的說沒關係,分開回去就好。轉過身就哭了。回去後跟當時的同事講、同事去找攝影師的主管、攝影師的主管來找我。然後接下來的對話我永遠都記得,因為我再也沒聽到過了。

「這個攝影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但這個人我沒辦法把他弄走」
「以後會把妳跟他排開,妳不會再跟他合作」

「你們之後還是會在辦公室碰到」
「所以我要妳要記得一件事」 
「是他對不起妳,不是妳對不起他」

「妳講出來是對的」
「所以妳不要害怕」
「看到他連眼神都不要避開」
「妳沒有錯,妳不必畏縮」
「不要哭」
「在職場上不要那麼愛哭」

「妳一定要記得隨時抬頭挺胸,因為妳沒有錯」

所以,今天您故意在我吃肉時,問我保險套厚不厚?

我連你戴不戴得住都不在乎。

(恭喜讀完 1,8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