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名女性出面指控某政治意見領袖,文章多次遭檢舉,我們決定刊載這些投書。作者寫道:「我對開放式關係一知半解,甚至這到底是不是開放式關係都不清楚,因為他總是一副知道所有事的樣子去操控任何事,如果我不合他的意,就指控我的不是。」當開放式關係,並非建立在彼此知情自願上,該如何看待這種「無關係」的關係?

文|白婷伊

2018 年年初,田先生他加了我臉友。(一起揭發的 Felicia Chang 因為指名道姓,所以文章被檢舉,我是不知道檢舉的人,有何意圖。)(延伸閱讀:他沒有強暴我,但我不會說那是合意性交

當時剛跟前女友分手,對感情的建立已經失去任何信心,在他提出"無關係",類開放式關係的要求時,我答應了,也許新的關係適合我,沒想到是令人感到不適的關係。(延伸閱讀:想要開放式關係?這10 件事先了解

在這期間,他總是不斷提醒,他的前女友在他生命中保有一定地位,更說出"妳無法超越她"的言論,我當時不懂暗示這些有何意義。

他說他前女友知道我的存在後,哭了好久好久。有次我在他家床上躺著的時候,她來電,而他走出門去接聽,結束通話後,進門他問:「妳會介意嗎?」,我說不會,他說:「如果妳會介意,我可能會對妳改觀」。我當下覺得這言論是要評斷我是否有資格待在他身邊嗎?在這個他所謂"無關係"關係中,是否夠不夠格說自己支持性開放的論點嗎?


圖片|來源

跟他吃完晚餐,他問要不要去他家住一晚,我其實也知道他想幹嘛,於是跟他說我月經來,他訕笑的說:「我又不會幹嘛」,當下我整個困窘,好像是我想幹嘛,甚至我誤會他一樣。

那晚他載著我,問我有沒有被闖紅燈過,我說我沒聽過這個詞,他解釋了,我說我沒有。到了房間後,他說要不要試試看,我半推半就的答應了。

到了下個月,我的月經來了,也是與他晚餐後到他的租屋處,躺在床上,他誘惑我,但我始終不願意讓他退下我的內褲,當時我對於我的身體還是自卑,尤其在男性面前,我不喜歡經血的鐵鏽味瀰漫在性愛的過程中,我如實跟他說出我不願意的原因,他說他不介意,他只是一下子而已,我很努力拒絕了,我說那不是我舒服的性愛,他依舊持續哀求,一直說服我,說我們改到浴室,這樣就不會弄髒床單,也可以馬上清洗,儘管我努力拒絕,他依舊找方式達到他所要。(延伸閱讀:一場華麗優雅的誘騙:你利用我的信任,強吻了我

對許多異男來說,經期等於安全期吧,於是他就無套了,我看著他的陰莖充滿我的經血,他很是滿意的看著滿是經血的手,我覺得好噁心,整個浴室滿滿的鐵繡味,我完全沒有得到性愛後的歡愉,只有濃烈的噁心感。

因為他一直不斷要求,造成我之後對男性陰莖的恐懼增加,在與下任男友交往時,我甚至要求當時的男友別讓我看到他的下體,儘管前戲如此火熱,在他將我的手引導到他的下體時,我會立即停止所有動作,所有情緒,我很難過的告訴對方,很抱歉我很害怕,無法接受你的男性身體。

真正想離開他,主要的引爆點是他送完前女友出遠門後,他約了我到他的租屋處,我們躺上床後,他說他剛跟她做愛了,當下我其實大概也知道他們會發生,但還是無法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當他要碰觸我時,我反射性的拒絕,他開始霹靂啪啦的說話,說他以為我可以接受,他只是誠實的說出,沒想到得到我如此的反應,他問我那他該怎麼做,我毫無頭緒,他幾近瘋狂的詢問,非得得到一個答案,於是我說那之後你可以先告知,之後更是被他控訴的無地自容,他說這些事很臨時,他該如何告知,過程中不斷強調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不該是這樣的模式,我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我甚至開始檢討自己不夠寬容,不夠開放式關係。

當天我們還是做愛了,過程中他說他前女友越來越愛他,拿她的優點來與我比較,並要求我學習並取悅他。當下我感到滿滿的被利用感,性愛這件事是雙方一同享受,而不是一方極力滿足對方,我想不想學是我的事,如果我夠愛你,我自然會找方式去滿足你,因為看到對方舒服,也是一種享受,但這種因為別人有學會,而我不會,就要求我去做到,憑什麼?

後來我覺得我自己並沒有很差,為什麼要待在一個不舒服的關係中,搞得自己精神耗弱,尤其還要跟他的前女友競爭他,誰夠厲害,誰就可以讓他滿足舒服,而且我不希望女方因為我的存在而哭泣,尤其也不是什麼值得去競爭的人,於是他之後的邀約,我用各種理由推掉,也漸漸不再跟他聊天,甚至停止關注他的臉書貼文。(延伸閱讀:讓你失去自信的,不叫愛情

他確實從不約炮,他是利用他的花言巧語,去塑造一個關係,要你踏進去,而這個關係,他可以輕鬆的來去自如,因為我們沒有"關係",誰對誰都沒有責任,在之中,好像誰付出真感情,誰就輸了。當你隨口說出我們的關係是如何如何時,他會立即指正「我們有關係嗎」?而我們的關係模式,都是他來主導,我對開放式關係一知半解,甚至這模式到底是不是開放式關係都不清楚,他覺得怎樣就怎樣,因為他總是一副知道所有事的樣子去操控任何事,如果我不合他的意,就會指控我的不是,完完全全的情緒勒索。(延伸閱讀:總是讓你痛的,不是愛情!親密關係的七個思考

約炮我還寧願你直說,而不是玩弄他人感情,讓女性為了得到你的目光,去競爭你,好讓你滿足你的慾望。他的手法一直是在操控你的情緒,使妳自卑,使妳懷疑自己,又非他不可,儘管我很想要做出什麼實質的行為,但礙於法律的保護範疇,無法真正做到什麼,會想揭開,是在我臉書痛苦發文後,不斷有人私訊我,聽過耳聞,後來聯繫到更多受害者,才決定公開,他確實不是性侵,但我們極力譴責這種道德上有瑕疵的人,持續在同溫層,甚至政治圈中得到更多聲量,握有更多權力和資源,去騙取女性的情感,實質只是約炮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