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之間立場不同,該如何溝通?心理師建議,親子共同掌握 3 關鍵:「我不認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

「心理師,昨天晚上全家人看新聞,因為我們夫妻倆對反送中遊行的看法和孩子不同,先生跟兒子差點打起來,搞得我整夜心神不寧,無法入睡,好辛苦,可以跟你談談嗎?」阿碧在電話那頭難過的啜泣。

這已是我近期接到第二個因「反送中遊行」受影響的個案⋯⋯。

自從遊行以來,非常多港澳台的朋友關心著事件的後續發展,更成為家人間茶餘飯後的話題。只是談論政治議題,除了個人立場外通常都帶有激情,一個不小心可能擦槍走火,演變成家人間的衝突。

電話中阿碧繼續向我抱怨孩子的不孝:「人家說,有些孩子生來是報恩的,有些生來就是討債的,我相信他是來討債的!從小就很固執難溝通,不可能改變他的!」、「我之前情緒不好,孩子們都還照常出門逛街看電影,也不會因為我這樣的狀況留在家幫忙做家事,好幾次我想就這樣跳下去算了⋯⋯。」聽完阿碧的滿腹苦水後,我忍不住詢問:

「剛剛聽妳提到孩子對反送中遊行的看法與你們不同,我好奇的是,看法不同為什麼會吵架呢?孩子與父母的見解不同似乎是很常有的事?」

阿碧愣了一會兒,沒想到我拋了這麼一個問題給她。幾秒後她清了清喉嚨,給了我一個沒有正面回應的答案:「唉⋯⋯反正就是這樣⋯⋯。」接著轉移話題。回想過去治療中,我也曾經對阿碧口中的不孝孩子感到氣憤不已,每次一提起孩子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到底孩子是做了多少沒心沒肺的事,令父母如此難過傷心?(延伸閱讀:寫在大選過後:我們尊重不同立場,但誰也不用為國家認同道歉

只是愈了解阿碧與孩子的相處模式,就愈發現她對教養充滿各種矛盾固著的迷思:


圖片|來源

1. 孩子生於你,養於你,卻非複製於你,他是有獨立思考、個人立場的個體:

阿碧夫妻與孩子因為「反送中」一事引發衝突的原因是,他們無法接受孩子與他們「不同調」。「你是我生我養的,吃我的穿我的,你怎麼可以不跟我站在同一陣線?」這是她當時沒說出口的答案,卻在後面的談話中,陸陸續續透漏。而這也是傳統華人家庭最理所當然的迷思,導致了多少家庭、親子間的角力拉扯、淡漠疏離⋯⋯。

我很喜歡一位英國作家霍爾在《伏爾泰之友》一書中提過的名言,同時也是民主社會公民應培養的精神:「我不認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也許在家人間,我們也應培養這種接納「異質性」、「異言堂」的雅量。

2. 錯誤的歸因喪失家人間彼此溝通協調的機會:

與阿碧談話時,好幾次我試圖提出一些有效溝通、改變親子關係的做法,都馬上被她打回票,她將孩子的背骨、霸道歸因於「這孩子注定是生來討債的」、「他從小就是這樣、不會改變」,將親子關係以一種「宿命論、不可改變」的外歸因詮釋,讓她從沒好好檢視當下的自己、回顧過往教養方式、思考未來改變的可能性,只能繼續悲苦沉浸在命運的捉弄,自怨自艾。

「難道孩子真的鐵石心腸,絲毫未改嗎?」

「這孩子其實就連與父母經歷嚴重衝突過後,隔天回家還是會主動叫爸媽、與家人打聲招呼⋯⋯。」

3. 寵溺是大忌!想教出聰明體貼的孩子,從小教育共同分擔家務

阿碧過往曾經有一段時間情緒相當低落、生活失去了動力,而當時子女們的冷漠更讓她病情惡化...我試著去理解她與孩子的相處方式,才發現,阿碧長年來都幫一家大小打理好一切,家裡的孩子從小到大不需要做任何家務,到現在她都仍然堅持每天中午要親自送上熱騰騰的飯盒給工作的先生。阿碧不知道的是,自己充滿慈愛的犧牲奉獻卻剝奪了孩子練習「承擔責任、體貼他人」的機會。「體貼」不會是長大後自動長出來的能力、也不全然是先天具備的特質,「善解人意的心、在關鍵時刻適時提供對方需要的協助與安慰」這種高階能力是需要從小在教養中不斷的刻意練習,由內而外、從語言到行動。(延伸閱讀:確認情緒、留意表情:零誤解溝通法則

「儘管阿碧在最差的狀況時,都未曾開口與家人分享自己的情緒感受,亦未主動要求孩子們的協助。她期待家人可以體貼的主動觀察並貼心支援,但在這個『子女習慣父母全然犧牲』的家庭模式中,她的期待只換來一次次的失望⋯⋯。」

還記得剛認識阿碧的時候,我見到眼前彷彿從古書裡走出,集三從四德於一身、賢良淑德的她,想破頭都想不明白,這麼完美偉大的傳統女性,怎麼會教養出不孝的孩子們?

直到一步步走進阿碧的世界,才見到她腦中許多牢固難以扭轉的迷思,也讓自己與孩子們的關係日漸疏遠...而這些迷思,其實也正在許多家庭中、世代間不斷地被複製著...我們的周遭有許許多多像阿碧一樣心碎無助的父母⋯⋯。

治療的路仍然漫長,但我相信,若有一天,阿碧能慢慢鬆動過往的信念、歸因方式,試著以較具彈性的眼光看待孩子們,她也許會感受到親子關係中,前所未有的喜悅與親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