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個月,香港社會因為《逃犯條例》法令的推動,撕裂成兩半。有人說孩子啊,我不會讓你們這些任性的人為所欲為的;有人說真正的母親,是不會拿槍口對準自己孩子的;有人說你們鬧夠了沒,該停止了吧;有人說,有人根本來不及說。在暗夜裡,想送給這麼努力活著的你,五首療傷歌曲,希望你知道,就算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我們會始終與你一起走。

給親愛的香港人:

這些日子以來,辛苦了。

過去一個月,香港社會因為《逃犯條例》法令的推動,撕裂成兩半。有人說孩子啊,我不會讓你們這些任性的人為所欲為的;有人說真正的母親,是不會拿槍口對準自己孩子的;有人說你們鬧夠了沒,該停止了吧;有人說,有人根本來不及說。

而就在昨晚,香港元朗地區又爆發激烈肢體衝突,數名身穿白衣的不明人士手持棍棒等兇器,無差別地暴打遊行民眾,人群從地鐵內逃竄至到地鐵外,白衣人的雙手染上鮮血,那一刻我們再度體認到現實嚴峻,也從失望墜入無限黑洞。

親愛的,你是明知道前方窒礙難行,但仍願意為了信仰而站出來的勇者;你是明知道有危險,但仍期盼自己能為下個世代做點什麼的守護者。因為各種原因,在此刻齊聚街頭,共同關心土地存亡的你辛苦了,我知道,這是真的好辛苦的。

不論身體或心靈,你也都可能感覺疼痛,或甚至受傷了,這些都是你用力活著的痕跡。在暗夜裡,我想送給這麼努力活著的你,五首療傷歌曲,希望你知道,就算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我們會始終與你一起走。

這麼傷心,世界不如毀滅算了

絕望之時,相信你腦中也曾浮現「這世界不如毀滅算了」的念頭,但其實你知道,你就是對這世界有好多愛、好多期望,才會這麼失望。仔細聽主唱洪申豪在「世界還是毀滅算了」的歌詞末端,刻意輕輕帶過了,像是個明明不希望,卻賭氣說出口的小孩,和我們都一樣。

與其說你希望世界毀滅,不如說你只是不甘願世界以這麼混亂的姿態活著,而看不下去的你,還是會持續愛著世界的,對吧?

黑暗之中 有著小小的光亮
那是一雙 不肯閉上的眼睛 發出微弱的聲音 發出微弱的聲音
有時候覺得 世界還是毀滅算了
——透明雜誌〈世界還是毀滅算了〉

為了未來,我們願意骨力走傱

骨力走傱,是「努力奔走、打拼」的台語。為在香港努力的你選了台語歌,希望你能感受到來自台灣的溫暖,我們是願意為了未來努力打拼的人,身處逆風時,我們會更大聲、無懼的說出心中所信。如果你在生活夾縫中感到喘不過氣、如果你在睡不著的夜裡思考生命意義,希望你能聽著這首歌,大聲喊出心中的所有不快。(推薦閱讀:那一夜,我們都沒睡:香港反送中示威攝影集

若有聽著風咧吼(如果聽到風在吹)
阮就大聲來唱歌(我就更要大聲唱歌)
予這个世界聽著阮小小的向望(讓這個世界聽到我小小的心願)
—— 拍謝少年〈骨力走傱〉

我們的命運,也許像星星

你和社會的關聯,也許就像暗夜裡的星星一樣。如果世界黑的不能前進了,那你就是散發微弱光芒的星星,微弱卻必要,而當眾星聚集,當我們齊心,就能看見前方道路。過程中你也許有哭泣、也許有懷疑,但只要牽起身旁人的手,你會發現自己擁有繼續走下去的力量,你會的。 

也許像星星 也許是夢境
也許是你緊緊擁抱 溫暖和甜蜜
也許會哭泣 也許有懷疑
我不要這世界穿著 虛假的彩衣
我要看清我自己
—— 929〈也許像星星〉

獻給社運現場的女性:妳是無名的花,綻放金色的光

〈金花〉這首歌在 youtube 的敘述欄上是這樣寫的:「金花是祖母的名字,獻給上一代在這塊土地上默默付出的堅強女性們」。主唱鄭宜農以祖母之名,以女性堅韌之精神,為其譜曲填詞。我們在社運現場也可以看見,和上一輩女性力量不相上下的現代女性,她們站出來保護自己的家,保護自己的孩子,她們是無名的花,開在泥濘路上。 (推薦閱讀:撐香港,也撐性別平權!「反送中」現場,被蕩婦羞辱的女性

妳是無名的花 開在泥濘路上
不輕易凋謝卻也從來不反抗
—— 猛虎巧克力〈金花〉

會站出來,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

就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才能如此深深記住,僅以這首歌獻給所有心中有傷口,但仍選擇一手摀著傷口,一手牽起其他人繼續努力的你。你可能會遭受身旁的人冷眼看待,你可能會不被諒解,你甚至可能招來不必要的衝突,但為了你所信仰的價值,你願意承受這些,受過了傷,蹉跎了時光以後,你能夠擁抱希望。

這是我們能感到的痛 才能永遠牢記心中
受過了傷 蹉跎了時光 然後擁抱希望
—— Tizzy bac〈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

願自由與多元的花開在每塊土地上,願香港人平安,祝今晚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