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運動」、「健康飲食」、「充足睡眠」,但總說自己忙到別無選擇?其實,不作選擇就是一種選擇。CNN、BCC 都狂推的極簡部落客:「你可以有別的出路,可以重頭來過。」

做你不甘願做的事,才能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我寫文章推廣健康的生活形態、簡化生活、做有意義的工作,頌揚這些事情的重要性,但我想各位務必要知道,我也不是時時刻刻都想照著自己這一套規矩來生活。比方說,我的早餐通常是含有大量蔬菜的思慕昔。我喝蔬菜思慕昔很久了。葉菜類是我的燃料。葉菜類讓我通體舒暢,而且我也很享受這樣的早餐。話雖如此,有時候我也會想吃鬆餅、培根,喝血腥瑪麗。雖然不碰那些食物,但還是會想吃。

在早餐下肚之前,運動是我最不甘願做的事情之一。即使我很清楚只要開始活動,筋骨就會暢快起來,但從五點半起床後到踏進健身房之前,我對於即將要做的汗流浹背運動,並不盡然都是粉紅泡泡般的美妙感受。我也心不甘情不願地清理雜物,或是經年累月地賣命償還債務,但我真心想要達到零雜物、零債務。歷經將近十年的巨大改變後,我一清二楚地看見,你得去做自己不甘願做的事,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擁有你真正想要的人生。


圖片|來源

除非你對腎上腺素上癮,喜歡跳下懸崖、跑超級馬拉松,不然大部分的人還是愛走阻力最小的路。我們想一網打盡全部的益處,少出點力。我相信我們應該用心規劃時間,把時間用在可以為生活帶來真正喜樂的活動,因此我認為我們必須去做我們不情願做的事,才能做到我們想做的事,這似乎有點自相矛盾。幸好,除了繳稅和例行的洗牙之外,只要開始做那些我不情願做的事,我便會從中找到樂趣。我做了不情願做的事,讓自己維持健康。

我做那些事,讓自己精神飽滿、充有創意。我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是因為我好奇,因為我喜歡向自己恐懼的事物敞開心胸(但不包括蜘蛛在內)。而且老實說,也正是因為所有我不甘願做的事,通常都會帶來某種令我樂在其中的柳暗花明,或意義深遠的教誨或益處。早上,在果汁機啟動之前的幾分鐘裡,就在椰子水被菠菜泥和羽衣甘藍染綠之前,有時我會想跳回床上,叫一客披薩,觀賞茱兒.巴莉摩 (Drew Barrymore)主演的文藝片,但我曉得放縱的後果,便是選擇走向另一條路。我仍然很愛嗑披薩,追一整天劇或電影(我最愛的是 《愛情全壘打》Fever Pitch),只是我不常那樣做了。

如果要我挑出三件對我的健康最有益的事,那絕對是以下這幾件了:

1. 攝取蔬菜,還有真正的食物。

當我被診斷出多發性硬化症,我決心改變飲食。我研究過的資料,全都指出要剔除動物性的蛋白質。我試驗過生食和純素飲食,在確診之後茹素多年。最近, 我在飲食中增添一些魚肉和海鮮,而原本會吃的麵包和麵食則幾乎都割捨掉了, 改成努力攝取更多真正的食物。

身體對食物的反應因人而異,差異很大,因此務必親自試驗,看看什麼食物最適合你,而且心胸要開放,最適合你的食物可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我非常推薦各位用三十天全食計畫(Whole30),找出最適合你體質的食物。這項飲食計畫的創立者是瑪莉薩.哈維格與達拉斯.哈維格(Melissa and Dallas Hartwig),他們說這是「短期的營養重設,目的是協助你終結不健康的嘴饞和習慣,重建健康的代謝,療癒消化道,平衡免疫系統。」

有三十天時間,你要避開糖、穀物、酒精、乳製品、豆類。我做過三十天全食挑戰好幾次,每一次都更了解哪些食物,才能真的讓我的身體健壯起來。

2. 散步。

散步不只對我的身體有益,也對我的腦筋、精神、靈魂有益。當我在走路和留意周遭環境時,我會暫且撇下目標。有時候,很難在白天打斷工作去散步,但每一回我出去走走,回來時的思緒都更清晰,精神也更好。

3. 睡眠。

我力求每天晚上睡足七到八小時。如果我難以入眠,或是半夜醒來後再也睡不著,我會用Headspace(腦袋空間)應用軟體的冥想功能讓自己重新進入夢鄉。著有《愈睡愈成功》The Sleep Revolution)一書的睡眠革命鬥士雅莉安娜.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說:「我們的文化認為要追求成功,就得付出工作過量與精疲力竭的代價,而這正是造成睡眠危機的根源。」她說雖然固定的就寢程序跟某些事物可以改善睡眠的品質,根本的解決之道仍然是改變心態。

「每天晚上爬到床上睡覺的時候,如果要把外在世界拋在背後,就得先體認到:我們要比自身的掙扎、自身的勝與敗更寬廣。工作與頭銜並不代表我們,我們遠遠比自己的履歷更遼闊。睡眠協助我們客觀地看待這個世界,讓我們有機會重新聚焦在自己的本質上。」


圖片|來源

做自己不甘願做的事也適用在工作上。我熱愛自己的工作,打從心裡喜愛。但即使我對工作有滿溢的愛,但在那之中仍然有我不想做的事。我不想管理帳目, 不想碰行政事務,不想處理某些雜事。即使是寫作,也有我試圖逃避的事。我不想為這本書撰寫提案,但我想完成這本書,所以我寫了提案企劃。(延伸閱讀:陳珊妮為《灼人秘密》唱主題曲:請不要放棄,成為最好的自己

我大部分時候都做有益身體的事,但也有鬆懈、走回頭路的時刻。吃垃圾食物,少做一次健身運動,或是偶爾熬個夜,讓我付出代價,有長期的代價,也有短期的。

幸好,我愈是持續一貫的健康習慣,就愈容易在鬆懈之後回到正軌。我最渴盼的就是身心安康,可以好好投入生命中的美好事物中。以前,我不像現在這麼注重這些事情,那時我真的以為自己忙到別無選擇。當你以反射動作來回應生活,在那種狀態下,要作出健康的選擇看似極不可能。你幾乎徹底說服了自己, 你的忙與亂都不是出自你的選擇,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延伸閱讀:給即將三十歲的你:生命如此短,你要成為自己時間的主人

以前我都利用業務拜訪之間的空檔,在車上吃飯跟作業。在快餐店吃點東西,遠遠比在家裡做養身沙拉來得省事。在簡化生活之前,我覺得根本不可能早起做運動,或是開創新事業。當你忙到不能作選擇時,你到底在幹麻?其實你早已作了選擇,因為不作選擇就是一種選擇。還有別的出路。你可以重頭來過。

愛迪生說得好:「當你窮盡了一切的可能性之後,記住,還有別的可能性存在。」耐人尋味的是,好的選擇會促成更多好的選擇。當我去做運動,就更有攝取健康飲食的動力,反之亦然。

我不是天生就愛吃羽衣甘藍或熱愛運動,也壓根兒不曉得如何經營公司或創立部落格。我能夠以蔬果為主食,維持活躍的生活,工作蒸蒸日上,並不是因為我有動機、決心、技能或運氣好,而是因為我做了不甘願做的事。

我做了讓我心裡不舒服的事,做了自以為辦不到的事,還做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的事。但願我看過的某些書籍、健康教練或商業顧問有多談談這件事。我們必須做自己不甘願做的事,才能成為我們想成為的人,擁有我們想感受到的感覺。一旦我們挺過那一點點(或真的很強烈)的抗拒,通常會發現自己正在做我們衷心想做的事。直到我願意做讓自己不舒服的事,才終止了我的一籌莫展。如果你想要擺脫積弱不振,或是覺得自己卡住了,試試沒有採行過的作法,或是做做你真心不想做的事吧。你不必立志,也不必有動機,做就是了。

現在就開始。列出十件你不想做但對你有益的事。你大概可以列出一百件, 但先從十件起步吧。從你打死都不想做的事項清單裡面挑出一件,立刻付諸行動。

不要等,不要列進你的待辦清單。先求細水長流。持之以恆會比風風火火的大動作更重要。舉個例子,比方說你想要攝取多一點蔬菜,即使你打從心裡不想吃。與其試著每天都吃一大份羽衣甘藍沙拉,不如下定決心每餐都要吃一叉匙的青菜。一週後,再增加到兩叉匙,以此類推。

有時,你就是得做自己不想碰的事,才能做你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