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年僅 19 歲的 Winnie Harlow 被執行監製兼主持人兼前超模 Tyra Banks 於 Instagram 上挖掘,半推半就的參加了第 21 季的比賽,當時她以本名 Chantelle 首次現身、大膽出鏡,一路在自我定奪中不斷拉扯,但比起伴隨著實境秀四起的抓馬劇本,更攫人目光的是她的膚色,或者說,跟她一起長大的「疾病」。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2014 年,年僅 19 歲的 Winnie Harlow 被執行監製兼主持人兼前超模 Tyra Banks 於 Instagram 上挖掘,半推半就的參加了第 21 季的比賽,當時她以本名 Chantelle 首次現身、大膽出鏡,一路在自我定奪中不斷拉扯,但比起伴隨著實境秀四起的抓馬劇本,更攫人目光的是她的膚色,或者說,跟她一起長大的「疾病」。

所謂的白癜風(Vitiligo),又名白斑、白蝕症,是一種極為罕見的慢性皮膚疾病,主要症狀為皮膚上形狀不規則的淺色與白色斑駁。從小飽受「乳牛」、「斑馬」、「人行道」等戲謔霸凌的 Winnie,當時終於決定站上國際性的舞台,高抬下巴昭告世界,嘿,「醜」是那些無所謂的路人們附加在你身上的概念,與你自視的「美」與「自信」全然無關。(同場加映:當生物學家參加美國小姐選美賽:我可以同時聰明,又很漂亮嗎

我記得她沒有贏了比賽,但她懂做自己又帶點桀驁不馴的態度,徹徹底底的贏走了我的心。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現在,當其他參賽者還待在美國郊區偶爾接接拍照 Case a.k.a. 就此銷聲匿跡,Winnie Harlow 的星路則是越闖越順,她分別以一身 Jean Paul Gaultier 的赧紅色長袍走上了坎城紅毯、一襲 Tommy Hilfiger 的鴕鳥毛亮片禮服出席 Met Gala 的晚會(我的老天,你們知道光是受邀這場惡魔的時尚盛宴就有多值得尖叫到破嗓了嗎?);登上了無數雜誌封面,當中最令人驚豔的便是她和另一位白斑症女模 Shahad 一起出鏡 2019 六月號的《Vogue Arabia》封面;替 Kenzo、Philipp Plein、Prabal Gurung 的大秀開場⋯⋯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接著在去年,她終於成功「站上巔峰」,抵達眾模特們的終極殿堂——Victoria’s Secret 的大秀舞台。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成為維秘天使一直是我的夢想,當我收到試鏡結果時,我開心到說不出話來,世界終於準備好接受不同的「美」了。」

不同的美,不同的膚色。看完了 Winnie 的故事,我告訴自己必須靜下來反思背後體現的含義,究竟在「時尚」這個審美可廣可狹、對模特要求時而過於病態的產業中,鏡頭前的「表演者」與我們這群「觀者」之間究竟該把持何等微妙的平衡,才能達到銷售數字、收視率、話題性令人通盤滿意的成效?然後,我想起曾經叱吒九零年代的 Kate Moss 曾脫口一句狂言,她享受自己身上沒有贅肉、當一個怎麼拍怎麼骨感美的瘦子,這才是「時尚」;然而時序推進至網路掛帥的千禧世代,難道只有「瘦」才是美、只有「白膚金髮大眼」才是時尚?(也推薦你:我覺得自己永遠不夠瘦,直到減肥吞噬我的生活

Hell no。我們呼吸、前進、生存的這個年代,關鍵字是「自信」。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所謂自信並不會自動消除不安全感,而不安全感並不代表著你沒自信,只差在你接不接受你的「不一樣」。我的顴骨太高、你的掰掰肉太多、他的骨盆太寬鬆,噢,這些都還只是表面可見的皮毛,我的自我意識、妳的家世背景、她的財力學歷⋯⋯然後我們修圖再修圖、發文再發文、說謊再自欺、圓謊再粉飾,計算著每則 Po 文的讚數,彷彿只要活在讚歎聲之中,自信這事兒就會油然而生,然後偶爾出現的負面批評,力量就夠龐大到讓我們全盤皆輸。不過說句老實話,我們究竟輸給誰了?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原來啊,我們是輸給自己的不安,輸給自己選擇了自尊(Dignity)而非自信(Self-esteem)。

當然,也有人說 Winnie Harlow 是因為她的病症而成功,沒有那些漂亮的黑白膚色,她只會是哈林區隨處可見、又高又瘦的高個女子。不過我想,Winnie 代表的不僅僅是這個世代真正缺少的「自我認同」,更多的是「擁抱真我」。


圖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所以女人啊,適時給自己的缺陷一個擁抱,輸了面子、贏了裡子,有時反其道而行,說不定迎接著妳的,是另一種步步踏實、句句入心的新生活。

美不美、醜不醜,現在開始,信不信由我。

把 Winnie Harlow 的精神帶著走

“I’m breaking boundaries. But I definitely don’t want to be called a role model. I make mistakes, I swear a lot, and that’s not beauty.”
(我的確打破了時尚對於「美」的疆界,但我一點也不想被稱為「典範」,我也會犯錯、會罵髒話,那一點也不美。)

“I am honestly so sick of talking about my skin, literally so sick of it. I hope one day I can just stop talking about it. I’m just me. I live every day as myself.”
(我實在受夠人們老是談論我的皮膚,以前也好,現在也罷,我希望有一天人們可以停止誇獎或批評它,我就是我,我的皮膚只是我的一部分。)

“The way we define beauty is from social media nowadays, but personally, I find beauty in everything. You can call me cliche; however, this makes me content everyday.”
(我們現今大多以社群媒體的呈現方式來定義「美」,但對我個人而言,美存在於每件事物上。你可以說這很陳腔濫調,然而,這種心態正是我每天都很知足、很快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