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不帶羈絆地純粹享受性愛歡愉,或是追求身心靈緊密交合的性愛合一,最重要的或許都是建立與對象之間的共識,才不至於在最終彼此都失了望又傷了人。

文|April


圖片|作者提供

昨天和墨西哥朋友聊天,我們聊到之前我在柬埔寨認識的一個法國女生。法國女生在越南旅行的路上認識了一個來自加拿大的男生,兩個人都是一個人旅行兩個人都很來電,於是想當然聊著聊著就做起愛來了。做到一半加拿大男生毫不遲疑立刻把女生轉過來臀部對著他然後直接放進去,法國女生對這樣的舉動很反感當場叫他停止,加拿大男生看見法國女生這樣只好立刻停下來,自己默默去廁所解決。(延伸閱讀:【關係瑜珈】感受對方心的第四課:尊重關係

我問法國女生為什麼叫他停下來,她說在這個過程裡她感覺不到一絲絲的愛,她感覺自己好像玩具一樣,「沒有愛撫沒有觸摸⋯⋯很顯然他只是為了自己的歡愉。過去我經歷夠多了,我不想要再這樣下去,我想要的是被真正的愛所飽滿,而非只是性愛而已。」

墨西哥女生聽到我轉述的法國女生經歷,她也很認同。「男人如果真的喜歡妳的話,在做愛的時候會看著妳的眼睛、看著妳高潮看著妳享受歡愉⋯⋯,也會嘗試鋪陳做一些小事情只為了能看到妳滿足的樣子。反之如果省卻了這些,他很有可能真的只是為了他自己而已。」她說。

對於這塊,對方是愛自己還是不愛自己,女人多多少少都能感覺得出來,只是多半都不願意去相信自己的直覺。然而我想男人心裡也是很明白自己的,只是行動總是快過於思緒,不知怎解釋於是就決定算了不解釋。

墨西哥朋友說自己把性愛和愛分得很清楚,她願意享受一場美好的性愛,就算彼此沒有任何的關係也無所謂,輕輕鬆鬆地也好。女人不該和一個男人做了愛後就期待對方會為彼此的關係寫下定義,因為那是很難發生的。

性愛與關係有時候單純僅是獨立的兩回事,於是還不如就放下,當 moment 來了就好好享受當下,當 moment 離開了就說拜。享受愛但不執著,這樣比較輕鬆。有時候我覺得關係不見得會帶來快樂,隨著時間反而變成了鐐銬,不是簽了名、身分證上有彼此的名字就代表永遠。也許那一瞬間是永遠的,但最後卻可能會變成讓人喘不過氣的承諾。 (看看更多:為你讀詩|想起有人承諾,將輕輕接住我

結婚前,我們仍然是我們自己,我們仍然是自由獨立的個體。婚後,隨著時間的過去、每天的朝夕相處,老公和老婆突然之間變成了一種職業。愛仍然還會在的,只是已不再和當初還是男女朋友的那種愛相同了,婚姻文件和身分證明緊緊地牽繫著彼此,關係卻變得猶如腳鐐一樣只剩下責任。為了不傷害對方所以努力維持承諾,然而心早就不再彼此身上。好比違法走私,想盡辦法鑽漏洞只為了避免被銬牢。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想結婚,

不如讓一切都自由,這樣比較簡單。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