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一定要在事業和家庭中做出選擇嗎?創業家廖家欣用親身故事分享:社會期待下的「成功」的背後,有太多的犧牲和放棄,我們應該做自己認為的「快樂父母」,才是最成功的身教。

現代女性往往會「自動」在家庭和事業中做出選擇

在職場中我們常見到的熟悉問題,當一個職業婦女需要出差一個禮拜的時候,別人會問這個女生的問題是:小朋友誰帶?

但是當男性出差的時候,沒有人會問男性這個問題,彷彿孩子會是媽媽出差的羈絆但不會是爸爸出差的羈絆,因為這個社會大多數人的假設都是「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

我在職場上看到很多女性到了適婚年齡,懷孕了,有了小孩之後,這些優秀的女性會「自動」在家庭和事業中做出選擇,這個社會很大部分都把女性侷限在家庭裡,男性則有著龐大的社會壓力,要求你要有高成就、要求你必須負擔起養家活口的全部責任,男人肩膀上的責任和社會期待同樣不輕鬆。

社會期待下的「成功」的背後,有太多的犧牲和放棄,更多時候,當女生選擇走出家庭在職場工作的時候,她們被要求要兼顧家庭和事業,被要求把家裡一切都照顧得很好,才是成功的女人。

這個賦予的角色壓力和挫折力真的很大,事業需要時間精力,家庭也同樣需要時間精力,有的時候,一群女性同事還會圍著聊天說,帶小孩比上班還累!我們應該要給在家裡努力付出的每一個角色們,不管是爸爸或是媽媽,或是協助我們照顧孩子的長輩,給予衷心的感謝。

到底該不該回家帶小孩?工作對我的意義是甚麼?

我是一個女性創業家,第一個孩子出生時,是創業的第四年,我曾經掙扎於到底該不該回家帶小孩?這時候我會聽到許多人說「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也會聽到如果不是因為經濟因素,生完小孩選擇去上班表示「你不夠愛小孩」,難道去上班就是「壞媽媽」?每當我很猶豫陷入兩難的時候,電視新聞畫面總是會播出保姆如何如何的社會新聞,讓我覺得焦慮和懷疑自己。

於是,我回到原點,在心裡問自己,「到底媽媽這個角色和工作對我的意義到底是甚麼?」拋開所謂「好媽媽」的束縛,我不再桎梏自己犧牲自己的夢想才叫做「好媽媽」,對我來說,成為媽媽後,我仍然必須能找到讓我熱愛的事情,保持生活的節奏,認真的活出自己的模樣。我想通了,生命很短,我想讓孩子看到一個甚麼樣的媽媽?有快樂的媽媽才有的小孩,我覺得父母如果能活出自己的人生,才是對孩子最好的身教,這些是潛移默化中對孩子成長最好的禮物和榜樣。


圖片|作者提供

舊時代:老師你盡管好好管教 vs. 新時代:家長是學校教育的合夥人 

在孩子剛上國小的第一年,一個媽媽的心情肯定是緊張也欣慰的,他是不是能適應學校的班級生活?課業上是不是能夠跟得上學校的進度?營養午餐好不好吃?可不可以交到好朋友?還有我也在我可以做甚麼,跟我的孩子和這個學校有更多的連結?

後來,我覺得我應該將對孩子學習發展的關心化為實際行動,我能想到的就是跟孩子的教育有更多連結,我自願當班親代表並積極爭取進入學校家長會,因為我想要參與我的孩子學校的教育,我相信「參與也是一種陪伴」,雖然有兩個小小孩,加上自己在創業,多重身份下,擔任班親代表、加入家長會、擔任導護志工、學校義工都是時間管理上的挑戰,但是我很喜歡親近陪同孩子成長學習的機會,身為家長會團體代表的我,珍惜之努力之。

我記得我第一天帶著孩子走進小學,學校對一年級入學的新生家長演講中,就提到家長是教育合夥人 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 (PTA)的觀念,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學校說:家長對於參與的正確認知和態度有三個面向,對教育事務「投入而不介入」、「參與而不干預」、「支持而不把持」,我很認同,也期望這個教育合夥人的機緣,我相信最美的教育合夥人是付出實際的行動,參與孩子學習成長的歷程。

身為一個創業家,雖然很忙,但是我還是自願擔任班親代表、加入家長會、導護志工、學校義工,很像一個八爪章魚的生活,但是我知道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確信這些付出,讓我得到快樂也讓我成長,我們在創業的過程,得之於社會太多,也希望有機會能回饋。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業,我回想小時候,我也會很感念那些成立清寒獎學金的善心人士,他們讓清寒家庭或癌症家庭的小孩有一些實質上的幫助,我一直很希望有機會可以為孩子或為教育做些甚麼,我相信知識會幫助你做出正確的判斷,會幫助你有更全面的觀點,我從小就逼自己要成為一個很上進的人,不管有多辛苦,即使到了現在,我已經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但是我仍然每天都在學習,把自己當成一個海綿一樣吸收,我覺得有的小孩不一定這麼幸福,可以沒有後顧之憂,所以我想我可以先從我孩子就讀的公立小學作為一個我在「教育志業」上的起點。(延伸閱讀:跟日本媽媽學負責?當代臺灣中產階級家庭的四種教養矛盾

身教大於言教,培養感恩的心,除了先要有同理心之外,也帶他看到他身邊有許多對他默默付出的志工爸爸、志工媽媽。
讓孩子更知道有許多人都跟媽媽在作一樣的事情,我很期待我的孩子以後長大也是一個有能力回饋也願意付出的人,或許在他童年的記憶中,會看到工作上忙碌的媽媽、投身學校志工的媽媽、能夠自我實現擁有自己夢想的媽媽、煮一頓飯讓全家人一起吃的媽媽、愛他的媽媽。

讓孩子從媽媽對陌生孩子的付出中 看見別人對他的付出 

我住的地方離國小需要開車,車程 5 分鐘,加上要停車,所以擔任導護志工的日子需要比平常更早就起床,有一次,孩子問我說,媽媽妳當導護志工有錢嗎?我說沒有志工是義務的,所以是沒有錢的,孩子接著問,那媽媽妳停車要錢嗎?我說要阿,停車當然要錢,孩子那時候才一年級,他就問媽媽那妳不就虧了?(因為孩子想沒賺到錢還要付停車費)

孩子天真的問題,才讓我想到我應該告訴他,媽媽為什麼要當導護志工?也機會教育告訴他學校有很多家長都在擔任志工,像是保健室阿姨、圖書館的志工家長、彩虹生命教育志工、聖誕舞台劇、打流感疫苗健康檢查時也是有許多保健志工家長、晨光家長、愛心媽媽等,讓孩子更知道有許多人都跟媽媽在作一樣的事情,我很期待我的孩子以後長大也是一個有能力回饋也願意付出的人,或許在他童年的記憶中,會看到工作上忙碌的媽媽、投身學校志工的媽媽、能夠自我實現擁有自己夢想的媽媽、煮一頓飯讓全家人一起吃的媽媽、愛他的媽媽。


圖片|作者提供

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當然,在當媽媽的時候,我常常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想要當一個完美的媽媽,就像在工作上我會想要做的很好一樣,但是,當我發現我並沒有辦法做到的時候,我常常都很挫折覺得自己不夠好,而這個不開心的感覺,對自己的心靈並不健康,對家庭氣氛也不好,孩子也會感覺到壓力。

有一次,我忘記幫孩子帶便當袋,當送孩子到學校時要下車才想起來,這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是一個少一根筋的媽媽,怎麼會這麼粗心連便當袋都忘了,也覺得這個粗心健忘給孩子很不好的示範,但轉念我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並不是準確的,在我讀的親子教養書籍裡面,常談到養成孩子做自己的主人。

其實,準備好每天上學的東西,不管是功課、水壺、書包等,這些是孩子的事情,我怎麼把這個變成是自己的事情,雖然小孩才二年級,但是我從來沒有讓他覺得星期二他要自己記得帶便當袋(而不是媽媽應該要記得帶便當袋),當天我跟他說了這個想法,孩子說好,他知道了,果然沒多久後,有一次出門前孩子發現沒有便當袋,他就問我說媽媽今天有帶便當袋嗎?(延伸閱讀:讓孩子不亂扔食物的法國式教養!

聽到這個問題,我的心裡好感動阿,我覺得孩子長大了,他懂得這是他的責任,也感動於孩子把我的話真的放在心上,我也如同親子書上的,不吝於給予口頭讚美的回饋,我告訴孩子媽媽看到他對自已的事情有責任感是個很棒的孩子,也告訴他媽媽願意永遠陪伴他保護他長大,媽媽有些地方不完美,比如說有的時候會忍不住大聲,對他生氣,媽媽也在練習「有話好好說」,身教大於言教,我也感覺到孩子漸漸地越來越溫和理性,跟弟弟的相處也減少了許多大聲說話的頻率,有一個晚上入睡前,我問孩子:媽媽是不是有進步很多(有話好好說)

他點點頭,這個點頭對我是很大的肯定,因為我正在改變自己不要急躁、放慢速度、變成一個更有耐心的媽媽,不僅僅是為了我的孩子,更多的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我也在婚姻關係中學習,愛是一輩子都值得學習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