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我們想被疼愛、想完全性依賴、希望被捧在掌心上耍耍任性,渴望與對方見上一面時,他就能也願意放下手邊的事務,前來予以我們深深的擁抱。因為我們心裡深知,被疼愛是種運氣,這樣的運氣彌足珍貴。

那晚我坐在國父紀念館某廳的觀眾席上,凝視著一雙男女舞者共舞,那是一場以純舞蹈為主的表演。原本只有女生的獨舞,眼神低垂姿態柔美,不過卻沒有很大的精神,後來加入了一位男舞者,我看著他們開始追逐、分離然後纏繞,再以飛耀的方式分開,接著又被指尖的牽絆給拉了回來,一個步伐近身到彼此身邊。

這兩個人之間,時而有獨自踏步的空檔,眼睛向外延伸至其他遠處;時而回到了彼此身上,把很深的渴望與笑靨如潮水一般,倒進了對方的笑靨裡,兩個人都「活生生」的,任由情感自由的、清澈的流轉。

我似乎看見了一種愛情的美,就像舞蹈。不在一起時,能夠成為單獨而完整的個體,相會時又能合而為一。兩顆靈魂都附具彈性且發展成熟,所以很是活生生的。(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寫給劉正學長,愛是疼愛你的不善良

我知道被疼是一種運氣。

很多時候我們想被疼愛、想完全性依賴、希望被捧在掌心上耍耍任性,渴望與對方見上一面時,他就能也願意放下手邊的事務,前來予以我們深深的擁抱。故事發展到幾個篇章以後,我們或許意會到了也可能是身受環境氛圍催化,「感覺」安定會是一種幸福。

於是我們放在心底要求,心想著即便不說,對方也能有相同的希冀眼光,最好是輕輕地暗示就能水順圓滿,同舟共濟前往下一個港口,繼續嬉戲遊玩,蓋一間小房子便能長成大人的樣子,一切自然而然,此時你淡淡的笑了。

不過生活總是不那麼容易,後來你漸漸發現對方也有他的思想、考量、一張時間表,你走近一看發現:「啊其實長的不一樣,關於他對這份愛真正的註解與閱讀進度。」然後你的胸口悶了疼了,聽見東西正在裂開的聲音,眼見理想與現實正對那份完美磨刀霍霍。疑惑有如洪水猛獸踏破鐵門入住你的腦袋:「為什麼就不能一起走呢?」

歷經了長年的感情,你知道彼此都是渴望婚姻的,從前他甜蜜地老婆老公喚著你,如今他再不說了,用詞變化了:從前的「我們」一起吧,轉變為「你」喜歡就好,因為這是你的自由。


圖片|來源

你不懂自由何時變得如此重要了?我們一起攜手去探險、去哭、去笑不才是最重要的嗎?幸福的青鳥飛去哪裏了,前方的道路忽明忽滅,你的手不再緊握著我的,我們也就快要不是我們。

當真心想法與擅長分析的頭腦,沒有準備合而為一,去面對那個唯一且赤裸的答案,就會分裂成意識與淺意識。

睡夢中與沉靜自己的時候,我總會看見你我走在校園中,牽著手開心的看煙花,好像是聖誕節還是跨年之類的,燈飾還掛在兩排樹上,人們在笑周遭美不勝收。但是後來你不願意走了,就只是駐足在圓環的路口上,剩下我們指尖的一丁點相勾著,掌心離了掌心,我問:「怎麼了?不舒服嗎?」

你流露一貫的溫暖微笑,但是不語,溫柔的真正的分開了我的手,然後輕輕地揮了揮。那一刻開始,就像按下靜音的影片,你對我倆沒有了言語,而我卻也無法停止腳步地流下滾燙的熱淚。你真的不走了嗎?真的不想了嗎?我頻頻回頭看你,但熟悉的身影越來越遠了,我們也就只是目送著彼此,以及那段也曾炙熱與興奮的雙人旅程。

後來回頭一切清楚了,追求成長與活在當下,本是兩股不同節奏的能量。當一個人的安全感長期來源於「成長」,另一個認為「一步一腳印地踏在日子上」比較舒服,那麼終究會失散。每一段愛情大隊接力的開始,都會出現信誓旦旦的兩張臉:

「我會努力地跑,就讓我一直傻傻的跟在你後頭好嗎?」

「好啊!來追,如果你追得上的話」

但是久了人心會累,當彼此心裡的體力開始削弱之時,一方頻頻停下來低頭喘氣,一方總是回頭望穿距離,握在手上的棒子也就不知不覺的遺落了。

最後沒人想在「將就」,前進的能量消散於空中,一併帶走那年想要一起用力奔跑的兩人。(推薦閱讀:給自己的情書:妳擁有讓自己幸福快樂的能力

盡量擴大愛的感覺,我們終將幸福。

時常我們是這樣的,唯有投身在愛裡,看著那樣百分白付出的自己,好像才感覺自己真正活著。 

但是完滿的愛情並非一昧地給予與接受,玩著你追我跑的遊戲,迷戀好幾年始終無法妥協的差異,蒙上雙眼少了溝通說是談愛情,錯誤成一場場大隊接力。


圖片|來源

「不如來學舞蹈吧!學會盡量擴大愛的感覺」 

分開時獨自踏步成為自己,相會時盡情投入你似水一般的感情,但是不要索求、不要帶有攻擊性。難受的時候再回到自己,釋壓或放鬆!就只是讓浪濤般的情緒「通過你」,然後你會得到答案,關於想不想和對方跳舞這個問題。

最美的感情,像是放心投入於舞蹈的舞者,有著「再跳一首再跳一首吧」般地純粹心情,兩人都活生生的,而幸福也容易在一個個輕巧轉圈的軌跡下,不知不覺有了永遠的模樣。

即便失去了音樂旋律,那也沒關係,若能輕輕點頭禮敬,好好告訴對方:「真謝謝你陪我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那麼這支曲子也不算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