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真有人希望伴侶「出軌」嗎?如果進入「合意的開放式關係」,代表我很沒用?溫絲黛馬丁研究發現,有的丈夫確實想看妻子和別的男人做愛,或鼓勵妻子做「出格的事」。有男性幫妻子煮晚餐、訂房間、購買妻子約會穿的性感衣物、保險套。有的男性熱愛詳細聽事情的經過。有的人則喜歡在完事後幫「偷吃」的妻子口交。

馬凱(Kai Ma)在性愛網路雜誌 Nerve.com 上,以精彩的〈請享用我太太〉(Take My Wife, Please)一文,大致介紹什麼是「戴綠帽」(cucking)與「辣妻」(hotwifing)。馬凱指出,有的丈夫想看妻子和別的男人做愛,或是鼓勵妻子做「出格的事」,「以極端的方式」破壞婚姻制度、陽剛的意識形態、甚至是父權制度。馬凱訪問過幾位這樣的男性,還透過 Chatzy.com 與 CuckoldPlace.com 等網站,造訪網路上的綠帽生活。馬凱指出,在這樣的男性中,許多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會覺得他們是「首領型」(alpha)的男性,極度陽剛,但他們在和妻子的性生活中,喜歡扮演明確的副手(beta)角色。克特(Kurt)與克麗絲汀娜(Christina)這對夫婦,向馬凱仔細介紹他們的綠帽性生活,「公牛」(bull)是指和已婚辣妻上床的男性,克特與克麗絲汀娜的公牛是克勞狄奧(Claudio),三個人經常一起「玩」。(同場加映:想要開放式關係?這10 件事先了解

克特與克麗絲汀娜當初是在 Craigslist 分類廣告網站找到克勞狄奧,開出的條件是「公牛」的老二必須比克特大。克特以前是軍人,聽見克麗絲汀娜說「〔克勞狄奧〕碰得到〔你碰不到〕的地方」會讓他很性奮。此外,克特喜歡在現場觀看克麗絲汀娜與克勞狄奧做愛,或是觀看他們夫妻邀請到臥室介入兩人婚姻的其他「公牛」,所有的「公牛」生殖器都比克特大。克特說,他喜歡「公牛」在身心兩方面帶給自己威脅的感覺,他感到自己在每方面都變得渺小。克特告訴馬凱:「這是我可以選擇被支配(submissive)的人生領域。」我們的社會長久以來深信「真的男子漢可以控制好妻子」,克特和他的綠帽同好則喜歡交出掌控,他們之中許多人達到高潮的方法,是讓自己可以不必當房間內「最大的」男人。

喜歡讓自己戴綠帽的男性會躲起來看太太爬牆,或透過攝影機看。也有人在辣妻和公牛實際做愛時離得很遠,但會待在那裡做準備。這些男人享受協助妻子赴約:有一位男性會幫妻子刮腿毛、煮晚餐、訂房間、購買妻子約會時穿上的性感衣物,還幫忙買妻子帶去的保險套。有的男性喜歡在事後詳細聽事情的經過。有的綠帽男喜歡在完事後,幫「偷吃」的妻子或女友口交——這個步驟叫「清理」(clean up)。一位綠帽男解釋:「讓我性致大發的事,是我的女人很享受〔和公牛〕在一起,接著回來羞辱我:『現在換你擁有我。你可以嚐一嚐別的男人留下的東西。』」對出軌女性忍氣吞聲,讓這些男性滿腔欲火。

然而,不是所有娶了辣妻的男性都是綠帽男。愛麗西.馬克蔻(Alexis McCall)是一名辣妻,還自稱是「辣妻生活型態的教練」。她在辣妻生活型態個人部落格上,介紹自己和先生之間的相處情形,澄清一些她見到的誤會。馬克蔻的先生喜歡老婆和別的男人上床,但性事上不是順從的那一方。聽見妻子偷情會讓他血脈賁張,但他不喜歡看,也不喜歡像馬凱的男性受訪者一樣被汙辱。馬克蔻的辣妻定義是「已婚女性。那段婚姻中,只有女方是開放性婚姻,妻子可以在丈夫的許可與鼓勵下,和其他男性約會與上床,以滿足丈夫和其他男性分享妻子的性幻想。這樣的關係對兩人的婚姻有好處。」馬克蔻表示,如果婚姻不是開放式的,女方卻和別人上床,那麼這個女人是「婊子」(按照主流標準看,馬克蔻這樣的女性是蕩婦,然而她們認為別的女人比她們「賤」。這種現象實在很有趣,但必須放在別的地方討論)。如果是男女兩方都「開放」的婚姻,那麼女方叫自由性愛者(swinger)。辣妻別有定義。許多像馬克蔻一樣的辣妻戴著腳鍊,把自己連結至電影《雙重賠償》裡的人妻菲利絲,以及那個誘人、危險的女性世界。腳鍊的作用是告訴其他人,她們願意和生活型態相同的男性上床,以及協助辣妻找到彼此。馬克蔻表示,她曾在雜貨店停車場看見一個女性,立刻就知道對方是同道中人,從她身上的珠寶就看得出來,包括她手上戴滿戒指,但無名指沒戴。此外,對方也打量了馬克蔻的腳鏈。


圖片|來源

馬克蔻在文章中提到,先前她過著黑暗的無性婚姻,考慮過要外遇,但先生說出自己對辣妻感興趣,這下子情況整個轉變。馬克蔻解釋:「我一發現這讓我可以在婚姻生活外有性生活,我立刻決定要這麼做,反正我先前就已經在計畫這種事。」聽起來像是接下來會發生糟糕的事,但馬克蔻和先生很順利。馬克蔻說這聽起來違反直覺,但辣妻反而促進了她婚姻中的親密感與溝通技巧。基本上,在先生的鼓勵下偷吃,挽救了兩人的關係,協助他們彼此對話,建立起前所未有的深刻連結。被轉化成性癖的女性外遇,讓這對夫婦團結在一起,誠實說出心中的話,對彼此史無前例地欲火高漲。(延伸閱讀:左手戴婚戒,右手滑交友軟體:為什麼對伴侶忠實這麼難

臨床心理學家與性治療師雷大衛(David Ley)在精彩好讀、多方探討的《欲求不滿的妻子》(Insatiable Wives)一書中,也提出類似的研究發現。採取綠帽/辣妻生活型態的伴侶,每一對的實際做法不同,但成功伴侶的共通點是擁有過人的連結度與親密度、令人羨慕的溝通技巧,以及相較於一夫一妻的組合,他們對彼此有強大的欲望。雷大衛做過一項線上性愛調查,受訪者的答案讓他首度聽過這種生活型態(雷大衛的另一本書叫《看片也要有道德》〔Ethical Porn for Dicks〕,他真的很會取名字),他原本還以為是網友在開玩笑,因為沒有任何學院文獻提過這個主題。然而,進一步探索後,雷大衛找到幾位綠帽/辣妻,仔細訪問他們,接著嚇了一跳。一天早上,我訪問雷大衛,他在Skype上告訴我:「我原本想著:這不可能是什麼健康的做法。然而,接著我立刻制止自己這樣想。這些人通常都已經結婚數十年,為什麼我要假設,他們想要有不同於標準做法的性行為,一定不健康?我這是在讓社會上對於一夫一妻、濫交、女性情欲的偏見,影響我的臨床判斷。」雷大衛決定先聽聽大家怎麼說,訪談相關人士,結果再度訝異許多夫妻和馬克蔻與先生一樣,相當重視婚姻,表現出對彼此的敬重,以高超的方式溝通。好幾位受訪者結婚數十年了,但對於婚姻和性事都有高滿意度,這是相當不尋常的狀況。

雷大衛指出,採取這種生活型態的夫婦,每對的做法不同,例如他見到的芭比(Bobby)與理查(Richard)這一對,甚至不會真的討論芭比的婚外情,由芭比自行安排,而且為了安全起見,只找他們認識的人。然而,雷大衛也碰過男方參與妻子和其他男人的性體驗,「不少採取這種生活型態的男性有雙性戀傾向」。雷大衛解釋,那些男性覺得去同志酒吧不舒服,但如果有妻子從旁引導,當成遊戲的一部份,先生可能在「綠帽」情境下替男人口交。雷大衛訪問過一對結婚二十二年的夫婦,先生深愛妻子,自認是雙性戀,他會在妻子和其他男人性交後,享受和妻子之間的「絲滑片刻」(silky seconds),因為「他的存在尚在她體內」。雷大衛告訴我,如果是這樣,選擇這種生活型態的男性可以探索自身的性向流動,不過男性不一定會向自己承認這點。如此說來,這些男性有點像阿爾弗雷德.金賽(Alfred Kinsey),也就是美國性學研究之父與著名的金賽中心創始人。據說金賽喜歡與其他男人分享太太克拉拉(Clara),包括他的門徒克萊德.馬丁(Clyde Martin)。至於金賽本人是否與馬丁上床,眾說紛紜。

雷大衛與薩維奇、萊米勒做過一項同性戀男性參加「綠帽」的研究。幾位研究人員發現,在婚姻平權的年代,這種生活型態也受男同志歡迎。同志男性結婚後,有可能對「戴綠帽」與當「辣夫」(hothusband)愈來愈感興趣。雷大衛解釋:「背後的理由是似乎關係合法化之後,在合法關係內被戴綠帽更能引發性欲,因為那成了一種禁忌。」他訪問過的一對異性戀夫婦表示:「野花要比家花香的話……前提是得先有柵欄隔出家花……如果沒有柵欄,統統都只是花。」婚姻帶來柵欄或可跨越的線。對有的人來講,越過那條線是犯下道德過錯,但對有的人來講,那是一種性癖,越線使他們性致大發。

從許多綠帽網站來看,例如 MySlutWife.com 與 BlackedWives.com,種族顯然也在綠帽/辣妻生活型態中,經常扮演使人不安的角色,幾乎隨處可見「巨屌黑人」(Mandingo)的性癖。有的人主張,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都享受到了。然而,如果說辣妻是一種激進的進步,賦予女性能動性,女性似乎能盡情享受性愛,辣妻同時也是反動的,造成刻板印象被具體化(reification)——黑人「性欲超強」,「老二都很大」(BBC, big black cock)。某位「公牛」告訴馬凱,他不會回覆白人夫婦的廣告,因為白人「古板」、充滿刻板印象,訂出相當種族歧視的條件。「有的人以為,黑人一定都是辮子頭混混或籃球員……有著很大很黑的老二。」他嘆了一口氣,提到有一則廣告寫著:「我們希望你長的像歌手亞瑟小子〔Usher〕。」「Craigslist 上的典型公牛,不會長得像籃球員艾倫.艾佛森〔Allen Iverson〕或亞瑟小子,所以收起你的刻板印象,接受現實吧。」

前文研究色情影片史的學者米勒─楊格,對於黑人都有巨大生殖器的刻板印象,以及她本人提出的「綠帽社會性」(cuckold sociality),有著更深一層的解釋。米勒─楊格與共同作者澤維爾.李文蒙(Xavier Livermon)強調,一定要特別留意巨屌黑人綠帽的種族性癖「展現了移動的欲望」(mobile desires at play)。一方面,這種三人組合充滿「豐富可能性與酷兒潛在性」(productive possibilities and queer potential),另一方面,這有如向黑人男性索要性勞動,讓黑人男性變成刻板印象中具備危險性的牲口。米勒─楊格與李文蒙指出,所有的 A 片,以及尤其是強調黑人巨屌的綠帽影片,「是我們最私密的種族社會觀點中,少數最被攤在陽光下的觀點。」「把性無能變成一種色情」,羞辱(通常是)白人的一家之長,造成威脅,有性能力的黑人取代白人丈夫。這種綠帽類型讓白人能夠靠替身,與黑人男性性交,把焦慮與威脅轉化成刺激。白人妻子的身體在同一時間成為「發洩管道,讓白人男性發洩他們的種族清洗欲望,以及對黑人男性身體的渴求」。從這種角度來看,白人妻子不再是勇於突破常規的女性,而是代替先生行使複雜的異性戀種族霸權。

如果說當辣妻聽起來像是開放作風,甚至是賦權(empowering),或許吧。有的採行綠帽/辣妻生活型態的男性,他們給人的印象是真要說的話,他們對於妻子的性自由不是那麼感興趣。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為了自己的歡愉,嚴格安排一切的演出。妻子有時不會享受演出丈夫寫的劇本,也或者伴侶會發現兩人的目的不再一致。雷大衛扮鬼臉告訴我:「有時情況是男人非常沮喪,因為妻子沒照他們的安排來。男人說:『不對,不對,不對,你要這樣才對,我幻想的是你跟這種類型的男人在一起!』」雷大衛似乎覺得太滑稽了,進一步瞄準女孩這邊分析:「我發現有幾位女性,她們一開始之所以會參與這種事,為的是滿足丈夫的幻想與需求,但漸漸地她們發展出更多的性自主與獨立性。這些女性說:『我對做這件事感興趣,我要發展關係』,或乾脆隨心所欲,不受男性掌控。」改寫一下自由性愛者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如果你是男性,許願要小心。男人或許一天能高潮好幾次,但老婆卻是每小時都能高潮那麼多次。如同馬克蔻所言:「一旦你把精靈放出瓶子,她可能就回不去了。」

最後,雷大衛認為他所研究的綠帽/辣妻關係,對男性來講可能代表許多事:雙性戀、對扮演服從角色感興趣、想控制、想放棄控制、扮演受虐狂。米勒─楊格或許還會加上「在感覺不 gay 的情況下,使用黑人男性的身體。」雷大衛告訴我,他最訝異的是他目睹人們在安排這種性事時創意無限。「就好像這些男性了解,自己的女性伴侶擁有非常實在的性力量。」他讚嘆,「他們說:『好,女性的性欲是「無法滿足的」,與男性的性欲不一樣,所以一起騎這部引擎。』這些男性靠著發動女性性欲的引擎,得到間接的代入滿足感。」

戴綠帽的人知道,辣妻享樂的能力近乎無限,自己則不然,所以選擇與辣妻合作。他們不和傳統男性站在一起,不試圖壓制、摧毀、減少女性的性欲,不把女性的性欲關在忠實的牢籠裡,他們知道那樣做對任何人都沒好處。他們歡迎女性有性欲,因為女性的性欲能帶他們上天下地,享受無窮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