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莉史翠普、妮可基曼等黃金陣容領銜《美麗心計》,第二季再推劇情高潮!從第一季「地方媽媽不好惹」,晉升至「惹事的地方媽媽更不好惹」,我們一起看「完美母親」與「新好男人」的框架如何幽默地打破。

文|王則穎 Luke Wang

堪稱近年來美國電視圈最具奧斯卡光環的美劇《美麗心計》在 2017 年播出後大受好評,除了是由黃金招牌 HBO 出品外,更集結了一線女星包括瑞絲薇絲朋、妮可基嫚與雪琳伍德莉一同飆戲,並榮獲當年艾美獎與金球獎的最佳迷你影集,也讓鮮少有電視作品的妮可基嫚首度登上艾美獎視后寶座。

第二季更將劇情推展到一個新層次,影后中的影后梅莉史翠普加入演出陣容,一字排開的奧斯卡級對手戲讓觀眾引頸期盼,並同時也把劇情提升到一個更叫人窒息的緊張局面。


圖片|《美麗心計》第二季主視覺

這是一部敘述一個美麗的海濱小鎮,有著不同社經地位與性格的家庭所交織的故事。故事以母親這個角色為出發點,敘述著不管是家長們的明爭暗鬥,夫妻間的溝通對立,或是與孩子間的矛盾關愛,都有其悲與喜。這些種種障礙,輕微的是家庭內部衝突,嚴重的甚至是出了人命,沒錯,第一季的結尾投下了一個精準而震撼的結局,長期家暴瑟列絲(妮可基嫚飾)的丈夫派瑞(亞歷山大史柯斯嘉飾),因為一場人為意外,翻落了階梯而死亡,第一季收在這個錯愕的結局中,它不是一個結束,反而對主角群來說是個麻煩的新開始。(延伸閱讀:Handsome Lady|妮可基嫚:離婚,是我成長的開始

其中耐人尋味的地方,就是幾個主要角色鮮明的性格差異,珍(雪琳伍德莉飾)是第一季初來乍到的單親媽媽,有些抑鬱與神秘,不太喜歡吐露自己的內心聲音,瑪德琳(瑞絲薇絲朋飾)雞婆又好鬥,面對丈夫、小女兒以及與前夫所生的大女兒,都是那副理直氣壯的氣勢,就連送小孩去上課的時候,都認為要用穿著打拚技壓全場,好鬥形象表露無遺,但對好姊妹則又展現了善解人意的一面,再加上看似「完美太太」形象,實際上卻長期與丈夫維繫著扭曲不可見人的互動的瑟列絲,幾位主角像是彼此生活的心靈寄託,互相扶持與吐苦水,這麼天差地遠的性格,反而成為彼此互補的地方,每每的對手戲,有時候令人發笑,有時候又令觀眾揪心。


瑟列絲與瑪麗露易絲之間的婆媳互動。圖片|《美麗心計》劇照

梅莉史翠普所飾演的瑪麗露易絲是派瑞的媽媽,面對兒子突然的離世,決定來到鎮上調查清楚,奧斯卡入圍紀錄保持人的精湛演技真的是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一顰一笑中,時而令人戰慄,時而又為她瘋狂的舉止感到詫異,讓作為媳婦的瑟列絲活在一個老是被猜疑卻又不能說出真相的緊繃狀態,也讓身邊一對調皮的雙胞胎孫子都不敢造次。瑪麗露易絲彷彿擁有冰凍空氣的能力,藉由疑神疑鬼、話中有話的言行舉止,讓人不自主的不寒而慄,也像是要看透對方靈魂深處一樣,窒息難耐,無可招架,每一場氣勢強大的出場,都向其他角色宣示誓死調查水落石出的決心,想必接下來的劇情絕對會繼續以她的出現為軸心慢慢擴散,而其他角色是否能接招,必定是值得期待的看點。(延伸閱讀:梅莉史翠普:你是有能力的人,是我聽過最動人的讚美

如果說第一季的主軸是「地方媽媽不好惹」,那我想第二季的主軸就是「惹事的地方媽媽更不好惹」,就像珍在水族館當解說員的時候提到「越美麗的生物,往往越危險」,像是為本劇揭開序幕的標語,這座美麗的海濱小鎮,其實暗潮洶湧。

「蒙特里五人組」漸漸發現鎮上的其他人開始對派瑞的死議論紛紛,總有股暴風雨在醞釀著,新的故事線也開始慢慢延伸。瑪德琳面對大女兒毅然決然不讀大學而爭執,兩代的價值觀在彼此的唇槍舌戰下交鋒。職業媽媽代表蕾娜塔(蘿拉鄧飾)在上一季跋扈的直升機家長形象讓人恨得牙癢癢,這一季則面臨與丈夫的空前危機。珍試圖在擺脫過往被強暴的陰霾之中,擁抱新人生與新戀情,而邦妮(柔伊克拉維茲飾)則還陷在派瑞死亡的心靈恐懼,魂不守舍的一步步被逼到崩潰邊緣。


瑟列絲、瑪德琳與珍相擁。圖片|《美麗心計》劇照

知名喜劇演員艾咪波勒曾在今年奧斯卡頒發女配角的時候提到,「在我的經驗裡,每位女演員都是最佳女配角,因為女人與生俱來就總是互相扶持著彼此」,這也就好比《美麗心計》的核心價值。以一部女性為出發點的電視劇在近幾年其實不算少數,但《美麗心計》除了細膩的感性處理外,同時多了些直率大膽地描繪,赤裸的剖開每個現代女性都可能遇到的人生課題與醜陋瘡疤,豪不保留的刻畫像是家暴、性侵、外遇,家庭紛爭等情節。

母親這個角色也多了更多面向的展現,對兒女、對丈夫,以及在外形象,就好比第二季一開場沒多久瑪德琳提到的,好像每位媽媽接送小孩都是應該的,爸爸只要偶爾來接送一下,露個面,就馬上能獲得其他人拋以「新好男人」的讚美眼神,輕鬆極了!

試想這個社會對媽媽所設定的標準與規範始終是比對爸爸來的嚴格而艱辛,但是最難能可貴之處在於幾位主角總能用最舒適的狀態找到出口,她們敢愛敢恨,她們永不畏懼,即使更多的麻煩事即將找上門。

這是一齣滿足愛看黃金陣容同場飆戲的觀眾,也適合現代男女細細品味的作品,有的時候我們不是忘了怎麼去愛,而是忘了怎麼用最舒適的狀態去面對各種愛的課題,要過別人稱羨的完美生活,還是自己最自在的完美狀態,這些美麗的心計,其實全都操之在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