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創辦無名小站後,簡志宇前往矽谷打滾多年,如今他成為一名創投家。給也想創業的你,他的多年觀察:「第一件事,你夠認識你自己了嗎?創業能滿足你什麼人生需求?」

我是多年前在朋友聚會上認識無名小站的創辦人簡志宇的。最近我聯繫他,提出我想採訪他有關創業的主題,他很爽快地就答應了。採訪期間我點頭如搗蒜。他說的精闢入理,有血有淚,刀刀見骨,直擊人心。採訪完,真的感覺受益良多。不管是在職場或是人生都很受用,在這裡和大家分享。


圖片|來源

我:你在 2008 年把無名小站賣給 Yahoo。跟我們分享一下在那之後的人生旅程。

簡志宇:無名小站併購之後,我就加入了雅虎公司工作,期間經常台美兩地來回。後來雅虎決定把各國的產品開發聚集到總部,我就也搬到了雅虎總部所在地,矽谷。來了之後,本來也沒有想要久留,但是越待越覺得矽谷的突破創新,科技人才市場(human capital market)之廣大實在太驚豔。

同時在雅虎總部工作了兩年之後,我感覺遇到了工作瓶頸。華人在科技公司的頂尖管理層等級可以說是屈指可數。此外我也在思考怎麼樣才能最有效率的深入了解美國主流市場和主流文化。我想到我在台灣學得最多的時候是在交通大學,所以最終我決定去史丹佛唸 MBA。在申請學校的過程中,我需要寫一篇論文來闡述為什麼想要申請 MBA。這時我才靜下心來思考我究竟未來規劃是什麼,展開了自我探索之旅。

從美國矽谷科技產業發展的宏觀歷史角度來講,一開始半導體發展起來,矽谷有業界龍頭 Fairchild,發展到 CPU 時期有 Intel。再接著到 PC 產業時期有蘋果,然後網路時期有 Cisco,雅虎和谷歌。後面再來是社群網站有臉書做代表,和最近分享經濟時期,有 Uber 和 Airbnb。台灣其實在這中間,所有的發展我們都有參一腳,像是半導體時期,我們有台積電。PC 時期,我們有宏碁。但是不像美國,不管什麼產業站在風口浪尖,永遠都會有一家公司崛起。

為什麼我們有台積電和聯發科,但是當新興產業崛起,我們沒有抓住機會。為什麼我們沒有前一代的成功引領下一代的成功?我當時認為是因為我們沒有創投(Venture Capital)產業。像早期 Intel 創立的時候,Fairchild 的人就會來投 Intel。很多人賺到錢之後,他們會創立創投,然後投資下一代的產業。像是雅虎,領英都是有創投投資。這些在台灣在當時都是很少見的。所以我決定我要進入創投產業,才能學得最快最多。我也在申請學校的論文裡寫了我的創投職涯規劃。

後來史丹佛 MBA 申請上了之後,我聯繫了 Jerry(楊致遠,雅虎公司創辦人)感謝他替我寫推薦信,聊到了職涯規劃。正好他要成立一家創投公司,他邀請我可以加入他們,我就這樣幸運的進入創投產業,至今五年。我投資的倉儲自動化機器人公司 Canvas Technology 也在今天四月被亞馬遜收購。

除此之外,我是亞洲矽谷民間諮詢委員會成員之一。我提供我多年的矽谷創投經驗分享給國內的新創團隊,也幫助他們回答一些疑惑。

我:從創辦人到創投,對創業這件事改變最大的想法是什麼?

簡志宇:我當創投之後的最大衝擊就是創業真的非常困難,我當時創業成功真的是非常幸運。當時在雅虎的時候,我眼界未開,我當時並不認為我只是運氣好或是無名是一個 overlooked market(未開發市場)。我那時候認為我就是比較聰明,所以成功了。但是我來創投之後,我看到很多非常優秀聰明的創業家為了創業所做的犧牲。在矽谷的創業機會成本非常高。再爛的想法都有非常多全世界的菁英在競爭。今天他們可以選擇去大公司像是谷歌過很優渥舒適的生活,但是他犧牲這一切,甘願冒這個風險,走這條孤獨的路。可能所有人都不希望它成功,問他為什麼不回家陪小孩,為什麼不去谷歌?我對這種創業者打從心裡敬佩。他們願意賭上自己的人生。對於創業這件事,我現在非常謙卑。

我:請分析各個創業資金來源選項的優劣。

簡志宇:現在台灣有個迷思就是一定要拿到創投資金才叫做成功,其實這是不對的。開咖啡館也是創業。你的一對一諮詢服務也是創業。以前的半導體產業也沒有創投資金,也是成功了。不要把創投資金當作衡量成功的唯一標準。創投資金唯一適合的產業就是前期成本高昂但是絕對必須,像是臉書或 eBay。一定要工程師寫好軟體,有 network effect 才能賺錢。創投資金應該是你最後一個選項。

我認為最好的選項是公司本身的營收。再來是貸款,像是用應收帳款抵押貸款或是用硬體設備貸款。現在利息低,最多 10%,都比稀釋股權好。當然每間公司都不一樣,所以負債比要把握好一個度。另外一個非常不錯的選項是政府舉辦的創業資金競賽或送你出國訓練。創業者不需要稀釋股權,也有機會拿到資金。但是要特別注意的一件事就是不要被比賽規則限制影響了你的初心和你的大方向。創業者應該要走在最前端,不要因為比賽叫你改變,你就盲從,而是應該多方評估參考。你想要達到什麼?什麼東西對你是最重要的?

我:在你的經驗裡,創業家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如何克服?

簡志宇:每個創業家的挑戰和優缺點都不一樣。在我念過 MBA,然後在創投界看到這麼多創辦人的掙扎,我認為認識自己很重要。為什麼你要創業?未來十年後你想要做什麼?倒推回來,五年後想要做什麼?現在應該做什麼?這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人生沒有方向感和一個信念的話,就像大海航行沒有指南針一樣,你只是純靠運氣。只有對自己的深刻認識,擁有一個信念和生活的意義(Purpose of Life),在你低潮的時候,可以提供給你一個強大的支持。在未來一片茫然的時候,給你一個目標,指引你前行。(推薦閱讀:人生就是要挑戰完全不會的事!五位女性創業者給你的人生建議

我:如何 network? 特別是科技界的女生?

簡志宇:我可以以少數族群的角度回答。以我自己為例,我在台灣是多數族群,是主流,完全沒想到少數族群的觀點。當我到美國之後,我變成了少數族群,變成是我必須選擇去融入主流或是不融入。說現實一點,你講的笑話,別人聽不懂,你連娛樂的價值都沒有。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才知道你自己需要多少 network。一個人不同時期的人際關係網路是不同的。也許你現在需要發展程式技巧,你就會去 Reddit 或是 Github。也許你現在需要發展的人際關係網路會在 meet up 出現,那你就會去那些活動。不必要為了network 而 network,這是沒有意義的。適時的休息也是可以的。在吸收了很多資訊之後,大腦是需要時間吸收消化的。

我:有什麼書或資源推薦給創業者?

簡志宇:人容易陷入 confirmation bias,你會一直去看你想要相信的東西。像是你相信特斯拉股票會漲,你看新聞就會一直看到特斯拉好的新聞,而可能略過了不好的新聞。要避免這個陷阱,第一步就是要意識到自己有 confirmation bias。再來是可以多接觸跟自己不同甚至相反的意見。 你不一定要同意他們,但是多方接觸不同意見,可以幫助你思考,找到自己的盲點。對於了解一些創投的基本名詞等,可以參考 Venture Deals。但是沒有一本書是葵花寶典,你唸完之後,就可以保證成功。書只是一個工具。重點還是你對市場的了解,你對這個問題的熱情,剩下的書和知識都是輔助工具。當你確定人生的熱情的時候,你所想要的知識和資源會被你吸引。像是你很想創業,你就會看很多創業的資訊,會不停的搜索這個領域,或早或晚你會碰到對的事物。

我:有什麼該做和不該做的建議給創辦人?

簡志宇:第一個該做的是認識自己。為什麼要創業?第二個是你要創造自己的被利用價值。創投資金自然會追著你跑。network 也是一樣。也許他可以在你身上得到成就感,也許他可以傳續他的 legacy 等等。你要創造自己的價值。

第一個不該做的是不要為了創業而創業。現在很多人創業都是一頭熱。像很多人開咖啡店。可是你真的想過為什麼要開咖啡店嗎?你的人生會因此被 fulfill 嗎?還是被假象所蒙蔽了。你真的了解咖啡店的經濟學嗎?要賣多少咖啡可以回本?地點要開在哪?現在大家說年輕人應該創業,不該去大公司。其實我認為大部分的人應該要進大公司,像矽谷就有很多大公司的選項。不要因為大家都要創業,我就要創業。也許你運氣好會成功。但是遇到低潮時,沒有支撐系統幫你度過難關,因為你只是因為潮而去做。

第二個不該做的是不要輕易的被他人的意見而左右搖擺。別人的意見只是參考,你要消化吸收之後,擷取適合自己的採用。第三個不該做的是不要用別人的標準衡量自己的成功。

我:有什麼建議給想要跟創投集資的創業家?

簡志宇:要講自己的故事,要真誠(authentic)。創投聽了太多的故事了。如果你只是為了創業而創業,他們都聽得出來。這麼多人經歷過人生掙扎,妻離子散也要創業。聽到之後不一定會投他,但是我們會知道他是賭上自己的人生。


圖片|來源

我:對科技業和創業界的性別鴻溝,你有什麼想法?

簡志宇:現在至少我們有意識到性別鴻溝,以前是完全沒有這個意識(awareness)的。要感謝 #Metoo 運動,從其他產業帶動到創業界,讓大家更注意到 power dynamics 或是。一夕之間要變好是不可能的,像是最近就有矯枉過正的狀況。有些創投會直接拒絕不同性別的人的會議邀請。這種現象應該是短期的。長期下來應該會恢復正常,往好的方向走。最重要的是每個 subpopulation 的努力。我們都需要一個 role model (楷模)。每個人都在自己崗位上做到最好,讓你成為下一個人的 role model。你不一定是做的最好的。你也許是走得最遠,了解得最深入,然後分享你的經驗,特別是錯誤和失敗。讓下一個人可以走你走過的路,不用再重蹈覆徹。一步一步我們就可以往理想境界邁進。

我:有什麼建議給想加入創投的人呢?

簡志宇:為什麼你想要加入創投呢?也許加入創投很夯,聽起來很酷,但是它真的適合你嗎?創投的週期很長,要五到十年才能夠知道你投資的公司成不成功,你做得好不好。你可以等這麼長的週期嗎?你有辦法忍耐嗎?人生有幾個五年,幾個十年可以賭?可能做兩個創投週期就要退休了。如果這兩個週期,你都沒有找到下一個亞馬遜或谷歌,那你怎麼辦?這是你想要的職涯發展嗎?創投有很多失敗的,只是沒有被報導而已。他們還是有領薪水,但可能薪水不會比頂尖科技大公司好。只是說他們如果投資的公司被收購或上市,可以有額外的大筆收入。

雖然創投聽起來光鮮亮麗,但是職涯發展不確定性是非常高的,也沒有所謂的規劃路線可以遵循。如果沒有 #Metoo 運動,大家就不會意識到這是個被白人男性主導的環境。如果你不是 insider,你就不會有好的交易。別人為什麼要分利潤給你?你可以提供甚麼價值?除此之外,創投界跳槽機會也比較少,不像工程師多。有些人離開是因為做了很多案件沒有分到錢,就選擇離開。有時候找不到跳槽機會,就只能自己出來創立創投。你如果接受這些的話,再來考慮進入創投界。(延伸閱讀:【新創圈的她】創投合夥人Yvonne:創業,最重要的是擁有同理心

我:有什麼建議給我們廣大的讀者?

簡志宇:年輕的時候,不管你是玩社團或是玩音樂,累積到現在,你應該有足夠的資訊認識自己,跟自己對話。你喜歡做什麼事情?什麼事情是你被逼著做的?是時候整理一下這些資訊。經由整理資訊的練習,不管是跳槽或人生其他的決定,你會比較有系統地找到答案。想清楚之後,你可以再問朋友作為參考。而不是先問朋友,那就本末倒置。因為別人不知道你的掙扎,別人不知道你想做的事情。你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

我:你對自己未來五年到十年的展望是什麼?

簡志宇:十年後,我可能不會繼續在創投界。我覺得學得差不多,無法帶給我跟剛開始加入同樣的樂趣。我想要做一些我不了解,我想做但是目前分身乏術的東西。五年的話,更多我之前投的公司應該會陸續開花結果,被買或是上市。當我越來越多經驗,我就可以分析規律,分享給創業家,可以激勵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