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出櫃,艾倫.狄珍妮和迪士尼高層開了機密會議。他們籌備許久,直到那一天到來,世人們知道:這件事對她很重要,對我們都很重要。

「妳覺得怎麼樣?」艾倫問。在一九九六年的春天快要結束了,她告訴了我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她,艾倫.狄珍妮,將要以同性戀的身分在公眾面前出櫃。她說,現在是時候了。但事情還沒完:如果電視頻道與工作室都同意的話,她打算要讓艾倫.摩根同時在電視影集中出櫃。

我呆若木雞。這不是倉促下的決定──艾倫已經深思熟慮好一段時間了──但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她向我解釋,自從她前陣子開始進行心理諮商之後,她發現隱藏自己的性傾向使她心懷羞愧感,她不想帶著這種感覺活下去。

我們討論了所有風險。

我不得不指出,這樣的舉動有可能會危及她在事業上汲汲營營許多年才達成的所有成就。我們也想到了其他憂慮,例如她的隱私將受到很大的侵犯。這將會是成名的一大阻礙。艾倫現在已經沒有多少隱私了。她就像其他名人一樣,必須辛辛苦苦地和自以為擁有她的媒體及社會大眾抗爭。(延伸閱讀:《親愛的艾倫》我的女兒是同志,但她只能一直假裝自己不是

但艾倫提醒我,無論如何,八卦小報裡已經有許多推測了──像是她在書裡開玩笑地在提及她有多不愛穿洋裝時說過:「艾倫.狄珍妮是個真男人!」就引起了八卦小報的一陣騷動。想當然耳,艾倫在書裡幽默地說自己記憶力不好,八卦小報也把這件事拿來作文章。他們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張艾倫一臉憂鬱的照片,配上的標題是:「沒有過去的女人。」就連我也曾是八卦故事的主角──故事內容完全是他們捏造的。他們說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在住院時曾遇見我,和我討論起我們最愛的喜劇演員艾倫。


圖片|來源

在艾倫和我討論著這件事的同時,一九七六年在德州亞特蘭大的亞特蘭大高中畢業的學生計畫要慶祝畢業二十周年同學會。報紙頭版的文章問道:「艾倫會不會參加二十周年的同學會呢?」文章中引用了許多來自老師與朋友對艾倫的描述,他們都說艾倫在高中時就是個有趣又討人喜歡的人。

事實上,艾倫並沒有打算要參加;如今她有可能會出櫃,成為公開承認性向的同性戀者,我懷疑鎮上是否還會接受她回去出席。此外我也思考著:要是她以同性戀者的身分出櫃,但卻沒有出名,要怎麼辦?人們會不會沒辦法接受她?我不確定這些問題的答案會是什麼,但我知道出櫃的過程一定很不容易。

我的老習慣自然又出現了,我想著:「為什麼要小題大作呢?」

艾倫的理由很簡單:「這是我必須做的事。」

我的決定也很簡單──我從頭到尾都會支持她。我見過她的掙扎、她的恐懼,以及她為了隱藏部分自己而必須改變決定所帶來的疲倦。我看見了她毅然決然地下定決心,準備好要接受後果。她很清楚後果會是什麼。

我們討論得愈來愈深入,我漸漸理解到這並非只是她必須做的事;這是她有權利做的事,這是任何小人物和大人物都有權做的事。

她當然有權利誠實地做自己。我想起了聯合國大會在一九四八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

        第一條: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

        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

        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這份聲明明確告知其描述的是人類的權利。沒有任何人或任何群體應該被排除在外。

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應有的權利。身為公眾人士,艾倫絕對有權利能出櫃。而且對情境喜劇中的艾倫.摩根而言,出櫃也是很合理的舉動。在之前的影集中,她曾約會過幾次,也曾有過幾段接近成功的戀情,但在這幾段關係中,角色個性的轉變與故事線似乎都有些缺乏條理。

至於她的那些輕狂滑稽、逾越常軌的行為──不斷陷入又擺脫糟糕的困境之中──編劇們已經因此而感到筋疲力竭了。其中當然也有非常多經典片段。有一集的內容是瑪莎.史都華要到艾倫家吃晚餐,艾倫在準備美國春雞和焗烤馬鈴薯,那一集實在好笑極了。還有一集是艾倫去上芭蕾舞課,我非常喜歡那集;另外她假裝成健身教練的那一集也很搞笑。此外還有很多集我都很喜歡,例如她和凱西.那吉米一起辦單身派對、和瑪姬的婚禮,還有艾倫試著要做志工的那一集。

艾倫出櫃之後,將會為之後的編劇開啟新的可能性,而且這樣的劇情轉折並不突兀。(延伸閱讀:第一次出櫃就上手的諷刺:同志出櫃真能迎接舒適圈?

雖然許多人會覺得這兩個艾倫是同一個人,但我覺得這並不正確。艾倫的確把自己異於常人的幽默感與迷糊的個性也帶到了這個角色裡,但艾倫.摩根的事業並不成功,愛情運不佳,有時候會陷入令人同情的不安全感中,因此開始急切地討好他人。另一方面,艾倫.狄珍妮則事業成功,她的戀愛經歷非常正面;雖然對她來說他人的喜歡很重要,但她並不會因此缺乏安全感。艾倫.摩根說起話來總是長篇大論,會突然改變主題;艾倫.狄珍妮說話總是有重點。至少她出的書是這麼說的。

兩者之間最大的分別是:真正的艾倫在青春期晚期就已經經歷了自我發現的過程,並出櫃了;艾倫.摩根這位女士則到了三十多歲才剛要開始經歷這個過程。


圖片|來源

艾倫知道,雖然其他電視節目也曾支持剛好是同性戀的角色,但從來沒有情境喜劇秀裡的主要角色是同性戀;她也知道,讓主演的角色探索自己的性傾向是電視節目中從沒出現過的情節。電視台和工作室同意她這麼做的機率不高。但一個強而有力的論點讓艾倫決心一試。根據統計,同性戀青少年有較高的風險罹患憂鬱症、自殺以及具自殺傾向,她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能傳送正向訊息給這些孩子──以及所有同性戀者:「我們很好。我們無須因為自己所愛的人而感到羞愧。」

我們愈談論這件事能帶來的正面效益,我就愈激動。在過去的幾年間,觀眾吵著想要知道更多與艾倫有關的訊息,一直有人要求我洩漏一些幕後消息:「她是不是一直都很幽默?」、「她住在哪裡?」、「她結婚了嗎?」頭兩個問題很好回答,不過我從來不會確切回答她住在哪裡。然而在面對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必須含糊回答──「沒有。」我總是這麼回答,「她嫁給自己的事業了。」

這些年來,我都不能加入同志家屬親友會(P-FLAG)──這是一個讓同性戀的家長、親屬與朋友(Parents, Family, and Friends of Lesbians and Gays)參與的支持組織──因為參加就代表我讓艾倫「出櫃」了。如今我也能走出櫃子,讓我鬆了一口氣。

艾倫、編劇及製作人進行了一場最高機密的會議,下一步就是取得迪士尼與 ABC 電視台的許可。她在一九九六年的八月和迪士尼進行了另一場最高機密的會議。與會的領導人都不太清楚這次會議的主題是什麼。艾倫告訴我這件事時,她說她一開始先開了幾個玩笑,讓大家都放鬆下來。接著,當她提起她要做什麼的時候,突然之間一切陷入了死寂,人人都一臉嚴肅。


圖片|來源

艾倫很努力地試著不要哭出來,但眼淚還是流下來了。毫無疑問地,房間裡的每個人都理解了這件事對她來說有多重要。因此沒有任何人反對這個計畫。她得到的回應是「可能」──也就是進一步了解的機會。在他們拿到草稿之前,他們不會給任何保證。

就是在這個時候,編劇與製作人想出了「小狗集」這個代號──大家對這件事非常保密,保密到其他演員與選角導演譚美.比利克(Tammy Billik)在腳本上看到接下來的影集時,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一集的主題是什麼。

到了九月,艾倫才剛開始拍攝第四季影集的內容,就有人把這件事洩漏給了《好萊塢報導》。這原本有可能會是一場災難。ABC 電視台和迪士尼被來自各方的電話和信件瘋狂轟炸──有正面回覆、反面回覆和單純的好奇。官方拒絕對謠言做出任何表態。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全都如坐針氈。他們把劇本的內容守得密不通風,甚至把草稿印在深紅色的紙張上──如此一來就不可能被拿去複印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他們上交了一份時長一小時、內容優秀的特殊集數劇本,終於得到了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