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沒有說話,只是不斷哭泣和尖叫。」蘇丹軍事鎮壓當天,他目睹兩位少女遭到六個軍人輪流強暴,他試圖阻止,但卻被軍人開槍射擊。一位救護車司機也說,他聽到一群軍人在爭論,誰可以得到「強暴身受重傷女孩的機會」。根據 CNN 報導,蘇丹政府要求軍人在鎮壓時,對女性施以性暴力威脅。

位於非洲的蘇丹,自 2018 年 12 月起,展開一連串抗爭行動。 2019 年 4 月,掌權者 Omar al-Bashir 下台,由軍方接手,蘇丹民眾們因而上街示威,要求軍政府讓渡權力,但卻遭到軍事鎮壓,根據統計,目前死亡人數已超過百人。而這場軍事鎮壓,也造成多起針對女性的性別暴力事件。

根據 BBC 報導,一位化名為 Khalid 的男性目擊者和他們陳述,在軍事鎮壓當天,他目睹兩位少女遭到六個軍人輪流強暴,他和友人試圖阻止,要求那些軍人離開,但軍人非但沒停止,還對他們開槍進行射擊。等到軍人離去後,他們跑去查看兩位少女的狀況,只見她們害怕得不斷哭泣和尖叫,情緒相當激動。

"The girls didn't say anything. They were just crying and screaming, crying and screaming, crying and screaming. I was trying to calm them."
「她們沒有說任何話,只是不斷、不斷、不斷地哭泣和尖叫,我試圖讓她們冷靜下來。」

Khalid 和友人將她們送到清真寺,讓她們能受到妥善的保護和照顧。他們離開清真寺後, Khalid 遭到軍人俘虜,他們將 Khalid 帶到一間辦公室甚至也試圖強暴他,所幸最後 Khalid 順利脫逃。

"They were trying to take off my clothes and were trying to rape me. I was screaming all around to get anyone to come."
「他們想脫下我的衣服並強暴我,我只能用盡全力大叫,想辦法讓別人發現我。」

一名不願具名的救護車司機也向 BBC 揭露,當一名女孩準備被醫務人員帶到救護車上時,他聽到一群軍人們在討論誰有機會能強暴她。等到軍人走後,他和同事趕緊上前協助那名女孩,卻發現她早已死亡。

"We found out that the girl had been dead from the start. But they still didn't let her be."
「我們發現那女孩在一開始就死亡了,但他們還是不放過她。」


圖片|來源

抗爭行動中,被性別暴力對待的女性

根據 CNN 報導,在推翻蘇丹獨裁者的抗議活動進行幾週後,政府意識到一件事:在街頭抗爭的女性人數,遠超過男性。因此,掌權者發佈了一個訊息,要求軍人們在進行鎮壓時,對女性施以性暴力威脅。(延伸閱讀:女人的阿拉伯之春:上街爭取公民權,卻遭政府動員暴民撕碎衣服與強暴

"Break the girls, because if you break the girls, you break the men."
「打擊那些女人,如果你打擊了女人,就等同於打擊男人。」

於是,軍人開始在抗爭前線逮捕婦女。社運人士說,軍人們會將這些女性帶到隱密的拘留場所,對她們拍攝裸照,甚至加以強暴。許多女性抗爭者,也在公開場合遭到警察沒來由的毆打,或被拖入部隊的車輛中強暴。


圖片|來源

蘇丹的婦女權益一向低落,但她們選擇起身對抗。根據 INFORMED COMMENT 報導, 2019 年 3 月,蘇丹法院在一群婦女家屬的施壓之下,取消對 9 名女性抗議者的鞭刑,給了蘇丹女性們更多奮戰的勇氣。

"Women are front, left and center of the revolution. When people started protesting, they were like, ‘Women should stay at home.’ But we were like — no."
「女性在這場革命中,位居前線。當人們開始反對,認為『女人應該待在家裡』,我們決定勇敢說不。」
—— Islam Elbeiti,貝斯手

我的身體,不是你的戰場

從這件事來看,會發現,當女性走上街頭,開始為自己或他人的權益發聲,容易成為箭靶,被迫噤聲。當某些人想打壓女性的聲音時,對他們而言,最直接又快速的方式,就是對女性的性暴力與性羞辱。

近日,在香港的反送中社運,一名女性在抗議過程中遭警方驅離,事後,與其持相反立場的「反『反送中』」者,刻意在她的胸部位置進行後製,惡意營造她沒穿內衣的假象。(回顧一下:撐香港,也撐性別平權!「反送中」現場,被蕩婦羞辱的女性)而該名女性在事後也留下了這段文字:

「要如何攻擊一個女性,最簡單的就是以性侮辱。無視她的意志,忽略她的遠景,把焦點放在她的外型和衣著,再從以醜化。」

一直以來,性暴力或性別暴力,都不只是情慾問題,而是戰爭與侵略。女人的性與身體,總是失去自主性,成為男人的戰場。

舉例而言,根據《端傳媒》報導,在戰爭局勢下,哥倫比亞存在各種與性相關的虐待行為,包括性奴役、居家奴役、強暴、去勢、性虐待以及剝奪女軍人的生育權(強制墮胎與絕育)。

女性主義政治哲學家 Iris Marion Young ,在〈壓迫的五張臉孔〉一文提出五種類型的壓迫,其中一種壓迫,即是「無能」:權力行使在某群人身上,而這群人卻從未擁有權力或權威。

當男性將女性作為成功標記,把女人視為競爭、擁有和利用的對象,女性已經受到壓迫,並失去自身的主體性。

強暴就是侵略,強暴就是戰爭。在蘇丹的抗爭行動中,我們所要正視的,不僅止於「暴力」,而是血淋淋的「性別暴力」,因此,當我們面對性暴力議題時,要抱持相當嚴肅和認真的態度,畢竟它的重要程度,並不亞於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