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覺得台灣很亂,但尤美女從中卻看出可愛之處。小小島嶼,我們繼續努力耕耘,也能開出一朵朵花。她說:「因為,只有在一塊自由的土地上,才能夠有這麼多創意。」

只有自由的土地,才有這種創意

從婦女運動者到立法委員,尤美女進了政壇,時常得協商。協商目的,讓你沒有全贏,我也沒有全輸。立法看似困難,但這是政治,也是藝術,更是人生。

回顧同婚立法過程,她說她也看見台灣的縮影。其中揶揄,但是有愛。(延伸閱讀:【專訪尤美女】同性婚姻是人權,對的事情,就要去做

台灣是個移民社會。如果不是祖先冒險犯難,怎麼移民到這個島上來?大家都是韌性很強的。另外,台灣也是個殖民的社會,好不容易適應一個朝代,立刻又換了一個政權,甚至整個民族,換語言、換名字、思想也換掉,否則腦袋落地。

這種成長環境,讓台灣人民很有包容性。所以你可以感受到,台灣人民是很務實的。昨天講什麼語言,今天就能換成另一種語言。

「台灣喜歡把別人的東西吸收起來,揉啊揉的,變成自己的東西。當然,我們可能因此文化淺層,但同時我們很包容。」

當西方老愛問所謂亞洲價值是什麼?大家都以為,是很緩慢古老的東方價值,但她認為,台灣的價值,就是「翻轉」。

「我們是移民社會,也是殖民社會。有好有壞。」壞處在於,我們的民族很健忘,事情發生了,笑笑罵罵,一陣子就忘了。可是好處在於,我們彈性、幽默,也很務實。

許多人覺得台灣很亂、很混雜,但她從中看出可愛之處。蕞爾小島,我們努力耕耘,也能開出一朵朵花。

「我們是亂中有序的。這種亂中有序,反而讓台灣得以保存很多珍貴的價值。」

「只有自由的土地上,才有這種創意,只有言論自由的國家,才會發生這種事情。」她說。

同運女神退休後?「想回民間當律師」

立法委員、人權律師、女性主義者。

beautiful lady 尤美女,最近又多了年輕人給的一個稱號,喚她「同運女神」。同運女神今年 64 歲,下一步,不做立委了。她說這任做完,就打算退隱江湖。要做什麼?女神要回到民間,當人權律師。

專訪尤美女,我們發現,再硬的標籤黏在她身上,都顯得溫柔堅毅,溫溫暖暖,做專訪就像曬了場和煦陽光。她本人也像是她口中的台灣價值。堅定的內心,柔和有彈性的說出來,偶爾開開可愛玩笑,很真心,很鮮明。寫稿的時候我看著她的名片,心想在台灣做性別,做人權,真是好玩啊。

尤美女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同場加映:

【專訪尤美女】不是「良家婦女」!我的性別啟蒙,是黨外教我的

【專訪尤美女】同性婚姻是人權,對的事情,就要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