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Netflix《大衛・萊特曼:下一位來賓鼎鼎大名》邀請到知名脫口秀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受訪,她在節目上談到了自己幼時被繼父性侵的經驗,多年後她告訴母親,母親卻不相信她:「我不應該為了保護媽媽而傷害到自己⋯⋯這對我來說是很可怕的回憶,而我會選擇說出來,是因為我想要讓所有女孩知道 ,沒有人能如此對待你。」

5/29,Netflix《大衛・萊特曼:下一位來賓鼎鼎大名》邀請到知名脫口秀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受訪,她在節目上談到了自己幼時被繼父性侵的經歷。

在 Ellen 15 歲時,她的母親被確診得到乳癌,而他的繼父藉此對 Ellen 性侵:「他說他覺得媽媽的胸口有腫塊,所以需要檢查我的胸部⋯⋯我當時對身體並不了解,他說服了我。在那次之後他更試圖闖進我的房間,我知道有事要發生了,所以趕快打破窗戶逃了出去,接著在醫院睡了一整晚。」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Ellen DeGeneres 當時為了不讓母親難過,選擇隱瞞繼父的行為,一直到長大以後她告訴母親,但媽媽卻不願相信她。

「我不應該為了保護媽媽而傷害到自己。多年後我告訴母親,她卻不相信我,還繼續和他相處了 18 年。後來因為繼父的說詞反反覆覆,她才選擇離開。」

其實早在 2005 年,Ellen 就曾經在自己的脫口秀上提及年輕時遭的經歷。2018 年,針對美國大學教授福特案引發的性侵爭議,Ellen 也藉著自己的故事,談這個社會是如何二度傷害性侵受害者。(推薦閱讀:奧斯卡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衷於自己,獲得自由

「當看到受害者勇敢說出自己的遭遇時,我就會非常生氣,氣為何大家不願意相信他們⋯⋯他們會問事情何時發生,幾點發生,但你根本不會記住這些,你只會記得發生了什麼事,還有當下的感覺。」

「我們不會憑空捏造一切。」

「我沒有被因此擊倒,只是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在事件發生後能好好處理傷口,如果媽媽願意相信我⋯⋯。」

之所以選擇在節目上分享自己的經歷,是因為 Ellen 希望受害者不要獨自受折磨,要勇敢說出來:「我很氣我自己,氣 15 歲的我太軟弱而無法反抗,這對我來說是很可怕的回憶,而我會選擇說出來,是因為我想要讓所有女孩知道,沒有人能如此對待你。」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為何社會不相信受害者?

Ellen 的經驗,並不是單一個案。

我們看見社會對性侵/性騷擾等性暴力受害者的普遍不信任,譬如 2018 年引發群眾抗議、聲援受害者的美國福特案。當時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曾在 36 年前性侵自己。但社群上不斷有人質疑她的記憶,懷疑時隔多年,為何在政治敏感的時機點提出控訴?然這些聲音對性侵倖存者來說,都是二度傷害。(延伸閱讀:性侵嫌疑者成美國最高法院提名人,控訴者 Christine Ford:我永遠忘不了,他壓在我身上笑

為日本 #MeToo 運動鳴第一槍的伊藤詩織,2018 年在接受女人迷訪問時,談到社會對性侵的認知,仍停留在「被陌生人侵害」,若事件發生在熟人身上,群眾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懷疑指控方的真實性,例如「一定是你做了什麼舉動,所以才受害」,或者認為受害者是為達到目的,而將指控性侵作為一種手段,也因此受害者必須花更多力氣去說服他人。(延伸閱讀:#METOO 專訪伊藤詩織: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賭的是誰會相信我

而每一次的證明,都讓受害者再次回到傷痛中。

在 #MeToo 運動之後,社會鼓勵女性說出自己的遭遇,但傷痛無法被彌平修復的情況下,她們的一舉一動及自白,往往被社會大眾質疑,我們傾向去懷疑受害者指控的動機,若是受害者年紀小,更會被認為是記憶錯置,告白沒辦法被取信。我們卻忽略受害者在事件發生當下的情緒與狀態,甚至認為受害者的指控,將毀掉加害人的一生:

「為何你不早點求助?」
「為什麼你當下不拒絕?」
「你說的是事實嗎?那你為何不記得何時發生?幾點發生?」
「他的一生被你毀掉了。」

不責怪、不抨擊,我們需要修正社會的風氣,多一些愛與同理去聆聽,我們的鼓舞,能讓越來越多受害者鼓起勇氣走出黑暗。

女人迷會一直陪著你們:

我是性侵受害者,我願意說出口:性侵匿名留言板

正視性侵,陪伴他們走更長遠的路:陪伴倖存者

台灣友善的性別服務:性別服務百寶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