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過程很困難,因爲我過著雙重生活。我的母親以爲我會成爲完美的女兒,替我換上非常女性化的衣服,企圖改變我是誰。自從我離家開始模特生涯,我終於可以找回一個從未找到的自己。」

2013 年與 Miley Cyrus 拍攝 Marc Jacobs 廣告而一炮而紅、成爲 Top50 模特兒的 Nathan Westling(變性前原名爲 Natalie Westling),自三歲開始踩滑板,十六歲入行做模特兒。在當了一個中性帥氣的女模特一段時間之後,他在 2019 年正式公開自己已經變性,除了進行了上身的性別重置手術,亦服用荷爾蒙藥物,成爲了 Nathan,與 Natalie 的身份永別,也成爲模特兒界少有的跨男模特兒。(延伸閱讀:跨性別超模 Nathan Westling:成為自己,我花了十年

由一個反叛、中性的滑板好手加女模特,再自己決定要變性成爲男生,Nathan Westling 面對的挑戰依然未完,究竟模特兒行業能否讓這位小衆的跨性別男模特再次大顯身手?

現年衹有 23 歲的他,已經是一個非常值得佩服的榜樣。 他出道時結合了 high 與 low 的流行文化,游走在街頭和伸展臺之間;變性前,他將女模特兒的模樣和氣質重新定義,女兒身演繹兩種性別,而變性之後,更加印證了性別流動的可能性,是個真正的 Gender-bender。 Nathan Westling 在正式轉換性別前,一直都穿著鬆身的滑板時裝、一副不願斯文示人的浪蕩模樣,加上他現在勇敢地改寫自己的 「性別」,活活地印證了一個人演繹中性、雌雄流動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

時尚界,一個找回自己的旅程

Actually growing up was really hard because I felt like I was living a double life. My mum thought I would be this perfect daughter and dressed me in really girly clothes, and tried to change my view of who I was as a person. Ever since I left the house to pursue modelling I've been able to find myself in a way that I never have before.

成長的過程很困難,因爲我猶如活在雙重的生活方式之間。我的母親以爲我會成爲完美的女兒,替我換上非常女性化的衣服,和企圖改變我眼中我是誰的想法。自從我離開家園開始模特生涯,我終於可以找回一個從未找到的自己。

Nathan Westling for Hypebae

他在變性前的訪問中,曾經説過自己活在兩個世界裏,年紀較輕的時候,他活在自己想成爲的模樣和媽媽想他成爲的模樣之間;在入行之後,他活在時尚、模特兒世界和滑板隨性的世界之間,有趣的是,他認爲年輕時的形象、身份拉扯比起入行當模特兒時來得更爲猛烈和吃力,反而進入時尚圈之後更能夠做到自己,儘管愛打扮到像個男生一樣、態度直接、不墨守成規,時尚界卻對變性前的他這些特點照單全收,也給予他機會去穿起沒有性別界限的時裝、飾演不同的性別角色、探索性別模糊(Gender bending)的可能性。

The fashion world seemed to love the fact that I was this teenage girl from Arizona that grew up skateboarding and kind of dressed like a boy.

時尚世界似乎熱愛我作爲一個來自 Arizona、自小就踩滑板和穿得似男生一樣的事實。

Nathan Westling for Hypebae

一次他替 i-D 拍攝的短片,便顛覆了所謂的淑女標準,踩著滑板、穿著鬆身衣服戴著冷帽的他,自有一套表達自己的方法。在 Hypebae 的訪問中,他表達過對於滑板品牌 Vans 的熱愛(當時他擔任這個品牌的代言人),「我自有記憶以來都在穿 Vans。」以中性、雌雄同體的 dresscode 聞名,同時昔日那頭紅長髮和不變的標緻五官,記者形容他帶點 Kristen Stewart 的影子。

私底下他是個不折不扣的 Vans 孩子(雖然他說滑板時尚其實沒有一定的規則,你想穿什麽踩滑板都可以),而在伸展臺上,他曾經以女模特兒的身份走過男裝時裝秀,和在雜志《Man About Town》成爲首位 feature 女模,當時他在封面中穿著厚肩墊的皮衣,以雌雄同體的姿態亮相。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滑板裝,突圍而出

而 Nathan Westling 和他最愛的滑板風格,對於大衆看女性形象起了什麽衝擊的作用?在滑板時尚成爲高檔品牌如 Alexander Wang 常常引用的元素前,滑板的起源與時裝界其實沾不上邊。

1950 年代,一群 Dogtown 滑板者開始在街上踩滑板,他們來自低至中收入家庭,常在沒有注水的游泳池踩滑板。 滑板這運動讓他們連結、見面,也讓他們用全新的方法去運用城市空間。滑板運動帶著危險、自由和創意的意味,與街道馬路面對面的碰撞,奠定了滑板的反叛和愛冒險的性格。

自三歲便開始踩滑板的 Nathan Westling,自然也是自由和愛冒險的一員。 原生性別爲女性的他,我們可以想象,一個年輕漂亮的女生穿著鬆身的衣服,利落地踩滑板,流連在早上和晚上的街頭,在那兒,他或許曾經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年輕女性,或許遇上過挑戰他能力的男性。


What's weird is that skate culture is referenced so much in fashion. I think it's actually really cool, and it's helped me stand out and not be like all the other models.

吊詭的是,時尚界經常參考滑板文化,我認爲這挺好的,而且滑板文化確實讓我在云云模特兒中突圍而出、與別不同。

Nathan Westling for Hypebae

服裝除了讓他在變性前,成爲不一樣的女模特之外,事實上亦讓他能夠以更加舒服的方法去表達自己的性(Sexuality)、更加舒服地活在自己的身體裏面,這或許是服裝的力量。

從她變成他,再見 Natalie

很多知名的模特兒一生只有一個名字、一個性別身分,而從漂亮的女模特兒變成另一個性別的 Nathan,在變性之前,一直受到焦慮和抑鬱的折磨,直到服用荷爾蒙藥物和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之後,他才真正活起來,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

這就是爲何我們需要注意性別二元、性別定型的原因,若服裝分爲男/女,每個人都要符合某種被放置的定型去活、不能跨越那條服裝的綫和行爲的綫,未能服從性別二元(Gender non-conforming)的人就會被忽略、壓迫。

其實除了 Nathan,目前活躍於高級時裝界的跨男模特還有 Finn Buchanan。 品牌 Céline 的創意總監由 Phoebe Philo 變成 Hedi Slimane 之後,品牌除了多了搖滾和黑白元素,2019 年的秋冬系列伸展台上出現了品牌首次採用的跨男模特,也就是 Finn 了。


圖片|來源


圖片|IG

Finn 現年16歲,原生性別為女,但他的性別認同為男,在13歲左右已經開始想被稱為「他」。約一年前他開始模特兒生涯,一開始接的工作都是女裝為主,一次為 Margiela 的時裝秀擔當開場模特後,Céline 就找上門了。Margiela 的時裝秀主調為「性別模糊」,而 Céline 的則是純男裝,除了 Finn之後,其餘都是清一色順性別(cis)男模特兒。

跨性別(英語:Transgender)人士的性別認同或性別表達與他們的指定性別不同。「跨性別」是一個傘式術語 :除了包括性別認同與出生時的性別指定 相反的人(跨性別男性 、跨性別女性 ),它還可能包括不完全歸屬於傳統上的男性或女性的人(比如是性別酷兒者/非常規性別者,雙性別者、泛性別者 、流體性別者 、無性別者)。 —— 維基百科

Dazed 一篇文章形容 2019 是時裝界重視跨性別可視性(trans visibility)的一年, Finn 的成功在前, Nathan 以全新姿態出現,相信亦會繼續大紫大紅,並繼續鼓勵年輕的「Gender bender 」不再看小自己。

或許「Natalie」長出喉核、胸部平坦和逐漸長出鬍子的Nathan會看不習慣,但這也正正是他變性之舉的勇敢之處,他彷彿將過往建立的支持者基礎一掃而平,挑戰者觀看者對他原有的期望,也挑戰業界的期望。Nathan或許不是高級時裝界中首位跨性別男模特兒,但絕對是少數在以原生性別展開職業生涯後才變性的例子,這亦令他的處境和現身成了一個極具彩虹政治性的符號,就像告訴我們,他不只能做個中性女生,現在,他跨越了原生性別的界線,他想成為甚麼,由他身體力行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