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男孩會被笑「娘砲」?我們得到的答案很廣泛,包括:留長髮、不喝酒、字跡漂亮、吃草莓點心。

將順異男當成一塊鐵板,或許容易。可是我們怎麼知道,這些看起來「像個男人」的男性,在生命中付出過哪些代價?當他們覺得這些對待不合理時,有沒有人站出來說話?他們有沒有機會認識到,這些「像個男人」的要求,也是一種性別不平等?

文|男性解放

我們詢問男孩,有沒有笑過別人「娘砲」?「pussy」?「娘娘腔」?或者,有沒有被人這樣笑過?[1]

原本預期,笑別人的會多點,被笑的少一些。結果卻讓人意外:

大約三分之二的男孩表示,自己曾被這樣嘲笑或辱罵。而且,不只是外顯特質陰柔的男孩,就連看起來符合主流期待的男孩,都有過類似遭遇。(延伸閱讀:陳繁齊專文|當社會否定男性溫柔可愛,我還算「及格」嗎?

被笑的原因有:[2]

●不喝酒、不抽菸或不吃辣

●買現打果汁喝

●正餐吃便利商店的沙拉

●吃了和草莓有關的點心或飲料

●吃素

●和同學一起吃飯,點餐時猶豫不決

●穿軍靴以外的靴子

●穿有毛領的羽絨外套

●擁有粉紅色的東西,比如玫瑰金的手機

●修剪體毛

●吃不胖,或身材比較瘦

●膚色太白

●瀏海太長,或者留長髮

●修眉或化妝

●講話的聲音比較小聲

●不想當眾脫上衣、打赤膊或換衣服

●在男廁大便間尿尿

●大熱天撐傘

●擦防曬油或防蚊液

●怕感染流行感冒,所以戴上口罩

●上瑜珈課

●字跡漂亮

●不愛運動

●會彈琵琶或古箏

●遊戲 main 角是輔助或治療

●遊戲或運動輸給女生

●抬不動重物

●隔天要考試,於是婉拒了朋友的遊樂邀約

●椅子不夠,和女同學一起坐同一張椅子

●帶弟弟上學,牽他的手,被同學看到

●準備媽媽的生日禮物

●和剛交往的女友單獨過夜,純睡覺沒上床

小學上體育班的男孩說,他因為球打得不好,被教練罵:「你在幹什麼?女生都打得比你好。」

教練的說法,不僅警告男孩「不像個男人,你就會受罰」,也在告訴他們「女性(的能力)是比男性更差的」。(延伸閱讀:陰柔的「中二男孩」?為什麼我們期待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

另一個男孩說,他永遠記得自己剃了腿毛後,女友皺眉的樣子:「噁心欸,男生沒有腿毛很娘。」

問題不只是教練或女友。問題不在個人,而是這些「個人們」的行動,反映了什麼樣的性別秩序?以及,這種性別秩序如何透過「個人們」的嘲笑辱罵,串聯起來,無孔不入地在日常生活中監控起你的言行舉止「有沒有符合你的性別該有的樣子」?——記得嗎?我們提到了,「就連看起來符合主流期待的男孩」,也都被這樣監控著。


圖片|來源

曾有人跟我們說:「你們做性別平等,應該先關懷明顯弱勢的人,比如女性、同志或陰柔男性。順異男過得那麼順遂,沒有被性別壓迫的經驗,根本就不需要關懷。叫他們不要壓迫別人就好了,不要浪費心力。」

我們可以理解這種觀點,但並不同意。

這種觀點,將順異男當成一塊鐵板。可是,我們怎麼知道,即使看起來「像個男人」的男性,為了要「像個男人」,在生命中付出過哪些代價?遭遇過哪些事情?當他們覺得這些對待不合理時,有沒有人站出來說話?他們有沒有機會認識到,這些「像個男人」的要求,也是一種性別不平等?

你呢?你有過類似的經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