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初,我們慶祝國際婦女節,女人迷討論同工同酬、職場天花板、多元性別參政。

在婦女節過後,我們也不應忘記,它的出現實與勞權、參政權非常相關。


圖片|來源

每年的 3 月 8 日是「國際婦女節」,一個在台灣不是國定假日,近年來各種商人促銷化妝品、衣服等女性用品的節日。很少人知道,婦女節的背後是一段血淚斑斑、爭取平等的漫長旅程,國際婦女節不但是紀念這些歷史上可歌可泣的女權運動,也是藉一年一度的日子,慶祝婦女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等領域的貢獻及成就。(延伸閱讀:性別觀察|柏林地鐵宣布:當男性多賺 21%,女性車票當然要打 79 折

踩著過去捍衛勞權、參政權的血淚走來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西方國家歷經工業革命,資本家忙不迭擴張工廠,工作環境惡化、低廉薪資,都逼得一般老百姓喘不過氣,罷工活動因此風起雲湧。此時,占世界一半人口,享有權利卻少得可憐的女性,也逐漸從溫順的日子甦醒過來,女權運動搭上工人運動,要求婦女在薪資、受教育、參政上的權益,應當與男性有同等的地位。

1908 年,1 萬 5000 多名女性在美國紐約集會遊行,抗議僱主剝削女工,要求縮短工時、提高工資,並爭取女性選舉投票權。那場大遊行之後,美國社會主義黨(Socialist Party of America)1909 年 2 月 28 日宣佈設立「全國婦女日」(National Women's Day),這是世界上最早的婦女節慶祝活動。


圖片|來源

翌年 8 月,在丹麥哥本哈根召開的國際婦女大會上,德國婦女運動領袖克拉拉‧蔡特金(Clara Zetkin)提議把美國的全國婦女日升級為國際婦女節(International Women's Day),獲得來自 17 個國家的 100 位女性代表同意。此時國際婦女節還沒有一個統一的日期,1911年奧匈帝國、德國、瑞士等國家共有 100 萬人響應 3 月 19 日的婦女節,美國則是在 2 月最後一個星期天慶祝。

二月革命與國際婦女節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際,俄羅斯帝國有兩百萬名男性死於戰場,俄軍節節敗退、國家經濟陷入寒冬,首都彼得格勒(Petrograd)工人階級的婦女們奮力養家糊口,有人甚至淪落為娼妓、罪犯。

1917 年 3 月 8 日(當時通行的儒略曆則是 2 月 23 日)爆發的俄國「二月革命」,與婦女捍衛生命權與勞權的運動息息相關,蘇聯布爾什維克革命黨人列夫‧托洛斯基(Leon Trotsky)曾寫道:「2 月 23 日是國際婦女節,我們預計會有些會議和集會,但從沒想到這個『婦女節』會開啟一場革命,到了早上,所有人都走上了街頭。」

那天清晨排隊領糧的俄羅斯人發起集會抗議,女性以慶祝國際婦女節為由宣告罷工,直到下午約有 10 萬名工人跟著走上街頭,憤怒的她們砸碎了商店窗戶,奪取貨架上的麵包和食物,隔天更有 5 萬名工人加入,他們癱瘓了城市交通,在軍警的炮火包圍下不斷奮進。4 天後,俄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被迫退位,由溫和改革派組建的俄國臨時政府接管政權;一周後,女性獲得了投票權。

3 月 8 日:「聯合國婦女權利和世界和平日」

1975 年聯合國(UN)開始慶祝 3 月 8 日的婦女節,「官方認證」了這個節日的「國際性」,1977 年聯合國大會(UN General Assembly)也選定這一天為「聯合國婦女權利和世界和平日」,就此定下「三八婦女節」。

2019 年的 3 月 8 日,全球迎接第 108 個國際婦女節,多數國家的女性權益獲得極大的進展。國際婦女節在 27 個國家是法定公共假日,包括俄國、阿富汗、柬埔寨、尼泊爾、烏干達、烏克蘭、越南等。在台灣,婦女節 1994 年以前一直是法定節日,但 1991 年婦女節假期跟兒童節合併,理由是婦女可以利用這天假期在家照顧放假的兒童。1998 年這天假期徹底取消。

婦女節商業化,淡化現有厭女危機

幾年前好萊塢名流性侵醜聞曝光後,主要由女性開展的「#Me Too」運動,使各界更加了解到,仍存在著女性難以抵擋的嚴重壓迫。但如今比起政治與經濟上的權益倡議,國際婦女節被賦予了濃厚的商業與公關氣息,這些商業性慶祝活動顯然不會提及性暴力與女性賦權議題。(延伸閱讀:《TIME》年度風雲人物 The Silence Breakers:#MeToo 運動,為性侵受害者發聲

澳洲廣播公司(ABC)引述《新自由主義女權的崛起》(暫譯,The Rise of Neoliberal Feminism)作者羅騰堡(Catherine Rottenberg)的說法:「這淡化了女權資訊,並向我們推銷了樂觀積極的女權主義,鼓勵女性透過消費慾望,來為自己賦權。這是一種講求快樂與市場性的女權主義,因為它沒有危機感:無法解決資本主義、厭女症、性別歧視,所帶來的毀壞。」

一百年以來,許多國家的女性拼命爭取到勞工權益、性侵害防治的保障,也有女性打破玻璃天花板成為國家領導人,但是目前看來,全球性的性別平權仍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延伸閱讀:【性別觀察】女人,能不能跟「婦女節」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