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紐約州選出的 29 歲女性眾議員歐加修-寇提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頻頻奪得媒體青睞。 她是美國史上最年輕的眾議員。年輕,拉丁裔、女性、勞動階級、左派。在她身上黏著許多標籤。許多人以為標籤能夠傷害她,但她不怕,從政跟跳舞的姿態一樣瀟灑。

當「民主黨的希望」落在她肩上

2019 年 2 月 5 日,民主黨的女性議員在國會中一起穿白衣,恭喜女性議會席次達到有史以來新高。(你可能會喜歡:寫在川普國情咨文之後:為什麼女性政治人物要穿白衣?)在勢同浪潮的白衣海中,有位年輕女性笑得特別開懷。


圖片|來源

她是 29 歲的新科議員亞莉珊卓.歐加修-寇提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常被稱為 AOC ),去年底,她剛打贏紐約第 14 選區眾議院之戰,第一次參選就上手。

歐加修-寇提茲推動民主黨起草「綠色新協議」(Green New Deal),宣稱要在 10 年內讓紐約州 100% 使用再生能源,大老紛紛替她背書。作為紐約州代表,她更表態反對亞馬遜在長島市設立第二總部,2 月 14 日,亞馬遜正式宣布放棄在紐約的總部計畫。她善用社群媒體,頭腦清晰,勇於為族群、性別、階級議題發聲。

夾帶超高人氣從紐約布朗克斯區進入國會,她也被譽為是「民主黨的新希望」。

誰是 AOC?從打工女孩到入主國會 在美國政壇掀起熱潮


圖片|來源

父親來自紐約,母親來自波多黎各,歐加修-寇提茲出身紐約布朗克斯區的勞動階級。和美國許多尋常家庭一樣,因爲 2007 年的金融海嘯,家庭瀕臨破產。2008 年,她的父親因心肌梗塞過世。母親當清潔婦、開卡車養家。從波士頓大學主修政治與國際關係畢業後,她擔任服務生、調酒師補貼家用。

2016 年,她擔任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總統大選志工。不過,結局我們都知道了。桑德斯在民主黨黨內初選即輸給希拉蕊。2018 年,27 歲的她還在付學貸,毅然決定從政,投入紐約州第 14 選區的眾議員選舉。第 14 選區是多元族裔分佈較多的布朗克斯區(Bronx)與皇后區(Queens),一向是民主黨票倉。

作為第一次參選的政治素人,她的對手是蟬聯 10 屆議員的民主黨大老克羅里(Joe Crowley)。

她的選戰打法,以民主黨而言也很不一般。政策上,她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重視性別、種族、醫療與環保。政見包括推動「綠色新協議」(Green New Deal)、主張廢除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Abolish ICE)、以及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行動上,歐加修-寇提茲認真經營社群,每天發數則推文與instagram限時動態;她也不收企業的政治獻金,競選經費只有 12 萬 8 千美金,對手 Crowley 則募到將近 300 萬美金。

初選前一天,她選擇前往移民兒童拘留中心外抗議,以行動向這些被強制與父母分離的孩子們保證,她會與移民站在一起。

6 月 25 日,選舉結果跌破眾人眼鏡,她贏過 Crowly。11 月 8 日,她一如預期擊敗共和黨,拿下紐約第 14 選區。

不畏他人眼光 從政與跳舞的姿態一樣瀟灑

從紐約布朗克斯區到華府國會山莊,是一段似近實遠的道路,而這段女性參政之途還在持續。上個月,據《赫芬頓郵報》報導,她更被網友挖出一支讀大學時在屋頂上瘋狂跳舞、模仿電影《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的影片,有右派人士試圖藉此攻擊她還太年輕、不適任議員。

她當然沒有為此道歉。歐加修-寇提茲反而在國會辦公室外又跳了一次。她上傳影片,在推文回應:

I hear the GOP thinks women dancing are scandalous.

Wait till they find out Congresswomen dance too! 

Have a great weekend everyone :) 

—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OC) 

我聽到有些人以為女人跳舞可以被當成醜聞。那我要告訴他們,國會議員也會跳舞。

她更在接受《國會山報》(The Hill)採訪時幽默以對:「很少有政治人物會被稱讚舞跳得好,我很高興成為其中之一。」


圖片|來源

不畏他人眼光,更勇敢反擊各路嘲諷,歐加修-寇提茲成為許多女性的行動典範。在 2019 年的女性大遊行(women’s march)演講,她問底下滿滿群眾,「妳們準備好暴動了嗎?準備好為自己爭取權益了嗎? (Are you all ready to make a ruckus? Are you all ready to fight for our rights?)」

這是她的全文演講影片:

她在演講中說:

正義不是只存在書本上的概念,正義是關於我們的日常飲水,正義是關於我們的每個吐息,正義是關於我們如何投票,正義也是關於女性能得到多少薪水。正義是關於我們是否能夠和我們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正義是關於「保持禮貌」不等於要「保持安靜」。

拉丁裔、女性、勞動階級、左派,她的身上有許多標籤。許多人以為標籤能夠傷害她。但她毫不害怕,自信如火焰點燃 1 月的紐約。她從政的姿態,跟跳舞一樣瀟灑。作為政治人物,她以自己活生生的生命經驗打破刻板印象,替美國政壇產生新的影響力。在紐約布朗克斯,在波多黎各,在台灣,希望我們都能從她身上看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