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失戀的你,每一個心情轉折,我們都為你挑出最適合的歌曲。大哭一場後,也請繼續相信自己可以被愛、再愛。

文|邱冠倫

「在最美妙的歌曲中,傾訴最悲傷的思緒」。

雪萊的一席話為情歌下了最佳的註解,尤其是那些寫在失戀之後的情歌,許是因為蘊含的情緒豐沛所以美妙,帶點悲傷的情歌往往能在排行榜上歷久不衰,人人皆能哼上一兩句。

這篇文章與其說是個人的失戀歌單,毋寧更像是替歌曲戴上分類帽,試著按照曲風、歌詞歸類梳理。如同歷代多會對於先前的文藝作品加以分類,於焉唐詩有邊塞壯麗,有田園風光,有社會寫實,更不乏兒女情長。這篇文章依著失戀後的情緒變化結合歌詞,記錄下面臨感情變化時情緒的起承轉合。固然有自己心境上的紀錄,但也寫給同樣面臨波折的有情人能從中找到情緒的出口。


圖片|Youtube 影片截圖

通常分手往往都是一方單方面的決定,另一方被動的接受這個事實。對於被分手的一方來說,霎時就像被丟入大海中,而對方所提出離開的理由就像是救生圈,無不希望能夠在對方提出的理由中找出一線生機。然而,現實往往是殘酷的。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道盡了進入一段感情的困難,然而《不講道理》則述說著一段感情面臨結束時的心酸。「就算是那麼努力那麼小心談情感,愛卻不講道理不念舊情要離開」,有時候感情的結束歸根究底不外乎沒感覺了,而沒感覺又豈是能講道理的。

面對感情的挫折,每個人的情緒心境都有極大的差異,有些人可能會憤恨、會難過,會懊悔。裝作堅強的人,心裡油然響起《你就不要想起我》,在心裡狠狠地告訴對方「到時候最好別來要認錯,你就不要想我到瘋掉」,又或者把感情放到業障因果前,告訴自己「早點看破,才看得見以後」。豁達一點的人,可能會安慰著要自己敢愛敢恨,于文文《體面》的「分手應該體面」、「敢給就敢心碎」、「愛過你俐落乾脆」。當然,少不了梁靜茹雋永的《分手快樂》,提醒自己需要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大氣而更能成人之美者,則相信「未必永遠才算愛得完全,一個人的成全好過三個人的糾結」。

慢慢的,當情緒緩和下來,開始接受失戀的事實,在情歌的洪流中也分流出不同的細流。其中一股分支通往等待,當你開始接受對方的離開,於焉你決定停在原定等待對方回頭。如同小宇的《就站在這裡》,把對方當作暫時去了一趟旅行,如果有天累了隨時能夠回來。鄧紫棋的《岩石裡的花》則唱出那股等待的堅毅,「岩石裡的花會開,倔強的我會等待」,即便離開的你會不會回來猶未可知,然而無悔地等待無疑是此刻無聲的告白。當然,選擇等待也並不總是那麼容易,等待的過程中可能會動搖,會懷疑「你會不會又錯過」,會想著「哪來的勇氣,我就是不灰心」,

不管選擇等待或是繼續前行。「愛不難,不代表可以簡單」,蔡琴在膾炙人口的《點亮霓虹燈》中輕嘆道。因此不妨將失戀看作一場《領悟》,讓我們有機會「把自己看清楚」。如同中島美嘉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相信總有個人會存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們稍微對這個世界有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