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藉電影《愛・欺》拿下金球獎最佳戲劇類電影女主角獎——葛倫・克蘿絲,她在電影中飾演一位為伴侶犧牲奉獻的太太,為了成就丈夫,她選擇隱藏自己的才華,讓丈夫奪得諾貝爾文學獎,但是這長久的隱忍,已讓她的內心產生了變化⋯⋯。

作為伴侶該奉獻到什麼程度呢?

Glenn Close,這位縱橫戲劇圈數十載的女星,在《空軍一號》裡是強悍不屈的女性副總統、在《101 忠狗》是那個轉成了只要皮草的庫伊拉、在上次讓她接近小金人肯定裡的《變裝男侍》是個面對傳統社會與內心自我互相拉扯的變裝者。在 2019 年以《愛・欺》(The Wife)這部電影讓她在金球獎上擊敗強勁的對手:Nicole Kidman, Melissa McCarthy, Rosamund Pike,還有因為《一個巨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呼聲極高的 Lady Gaga,甚至與 Lady Gaga 一起獲得 2019 年評論家協會的最佳女主角。(推薦閱讀:「女人,你不該被低估」2019 金球獎落幕,回顧三大動人致詞!

有幸能完整欣賞這部片的我,覺得這座獎給的實至名歸,為她的演技不禁讚嘆不已。

在電影宣傳接受媒體專訪時,Glenn Close 提到她所飾演的女主角,是如此樸實無華卻又切中現實生活裡女性會面對的挑戰:

「這是有關女性如何在一段關係內的自我成就或如何不成就。在關係內妳願意犧牲多少?為了尋求關係內的彼此平衡,對於女性本身有可能帶來多少影響?」

電影的開頭,一對夫妻在床上準備開始他們平淡無奇的一天,此時電話響起,從瑞典諾貝爾獎秘書處打來的電話,慶賀這對夫妻:丈夫在文學上的成就獲得認可,被遴選為該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飛往瑞典的班機上,這對伴侶雖已是老夫老妻,互動仍舊讓人欽羨的鶼鰈情深,但飾演妻子 Joan 的 Glenn Close 卻在不經意間仍露出悵然所失的感覺⋯⋯。

在電影裡不斷交雜的過去與現在(以下都在電影預告內都可看到,並無劇透):

一抵達旅館,被遴選的得主丈夫 Joe 看到執委會巧思安排的裝飾上的名字提出質問「這是誰啊?」,同行的兒子訝異的回著:「那是你自己小說裡的角色啊?」這位賢妻站在背後:「原諒你父親,長途奔波讓他太累了。」;到過去「你喜歡寫作,沒用的,你要得到男人的認可。」其他女性朋友如此告訴年輕的 Joan。「我要感謝我的妻子,沒有她,我沒有辦法成就這一切。」回到瑞典的慶賀現場,接受眾人喝采的獎項得主不停地重複說著;「妳是不是不想再隱身於背後了?」 要寫 Joe 傳記的採訪者試探性的質問。


圖片|電影《愛・欺》劇照

這些過往與現在,讓一直隱忍不發,屈就於賢妻這個角色 Joan,出現憤怒與失望的情緒。


圖片|電影《愛・欺》劇照

最後的高潮落在結局,那個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獎典禮上,當 Joan 被問到她的工作是什麼:「I am the king maker.  我是造就這一切的人。」這位賢妻,又是造就這一切的人,終於理解自己的貢獻與犧牲不停在內心裡拉扯。最後,選擇不妥協,但面對自己深愛的人,仍願意成就他的一切。


圖片|電影《愛・欺》劇照

一切結束,從瑞典搭機回到自家時,即便心境不再一樣,Joan 仍堅定的扮演賢妻的角色,深深的捍衛自己的丈夫的定位。Glenn Clos e把 Joan 心裡成長,仍帶著女性獨到的柔情的精湛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鏡頭帶到她,闔上書本時,配樂的小提琴讓整體角色的層次更上層樓。


圖片|電影《愛・欺》劇照

劇情說得太透徹就無法讓大家體悟到 Glenn Close 在這個角色裡內化、轉折,以及為何她自承是有史以來最難扮演的角色。想請台灣的各位朋友在上映時千萬不要錯過。

Glenn Close 在領取金球獎時所發表的演講,恰好把這部電影所想說的女性不平等、順從,乃至地位不均等完整表達:

“You know, to play a character is so internal and I’m thinking of my mom, who really sublimated herself to my father her whole life. And in her 80s she said to me: ‘I feel I haven’t accomplished anything.’ and it was so not right,”

要飾演這樣內化的角色讓我想到我母親,她用一輩子的讓我父親有所成就。在她 80 歲時她告訴我:「我感到我一無所成。」,而這是如此的不對。

“I feel what I’ve learned from this whole experience is that women, we’re nurturers and that’s what’s expected of us. We have our children and husbands if we’re lucky enough and our partners whoever….

參與這部電影讓我學到的是,女人,我們是在家照顧小孩的那個角色,這也是眾人對我們所期待的。我們有自己的小孩與丈夫,假設我們夠幸運是有伴侶,不論怎樣,

but we have to find personal fulfilment. We have to follow our dreams we have to say,

但我們必須找到自我成就。我們必須追尋我們的夢想,我們必須要說出:

‘I can do that,’ and ‘I should be allowed to do that.'

「我能做到」以及「我應該能被允許做到」

2017 年紐約時報掀起好萊塢長期性侵的潛規則,讓被噤聲已久的性侵 #MeToo 現身。掀開更多這個社會對性別平等的遮羞布:產業間男女之間的潛規則、 2018 年奧斯卡上最佳女主角 Frances McDormand 呼籲的:包容性附加條款(Inclusion rider),2018 年台灣的公投對於性平教育與婚姻平權的否定,一直到 2018 年末,日本多數醫學系被揭穿在入學考試讓男性有著不成文的優勢:「因為我們不知道女性最終能在職場工作多久。」,聽起來荒謬,卻行之有年,種種事蹟都讓我們深刻體悟,對於性別平等的戰役,只是剛吹起號角而已 。(推薦閱讀:東京醫大醜聞延燒:怕妳婚後離職和懷孕,入學考對女性扣分

看 Glenn Close 金球獎得獎感言以及《The Wife》這部電影本身的啟示。當戰役已經開始時,沒有退後與畏懼的空間,性別平等這段迢迢之路,讓我們攜手在新的一年再一起向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