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怪美的〉MV 一出,討論美醜定義、真實自我,也讓早已是歌迷的「賓狗單字」決定為歌曲翻譯英文歌詞,讓美麗意念傳到全世界,而歌詞是如何誕生的呢?看賓狗單字怎麼說!

蔡依林 Jolin 最新專輯《Ugly Beauty》正在輕吻每個受傷靈魂。每個人都會有正負面能量、善惡、美醜等不同面向。因為我們是人,所以這樣很美、很自然。

她曾是柔弱多感的公主,需要騎士保護,接著在我呸的節奏中登上寶座,成為強悍領軍的女王。現在,她從怪美的暗黑花朵中重生,帶著一抹淡淡微笑、閉眼享受清風,因為她終於成為了真正的蔡依林。(推薦閱讀:理科太太 X 蔡依林 Ugly Beauty:「真正的勇敢,是你願意給自己價值」


圖片|來源

《怪美的》歌詞翻譯緣由

睽違四年,Jolin 終於發行新專輯。首波主打《怪美的》歌如其名,又怪又美。身為二十年鐵粉的賓狗立刻執行粉絲基本義務:日夜無限循環播放,也發現好多粉絲在敲碗要英文字幕,希望讓廣大國際粉絲聽懂這首神曲,而我也頗有同感。

於是,從台大翻譯所畢業的賓狗跟 Leo,便決定發揮所長,為女神翻譯歌詞。賓狗發揮二十年來累積深厚的「Jolin 力」,努力解析歌詞含義,再跟 Leo 共同思索最適合的表達方式,盡可能產出優美精準的英文翻譯。

12 月 22 日,我們在《怪美的》歌詞版 MV 留言區貼上翻譯,得到其他粉絲廣泛迴響及建議,因此最後的翻譯作品可說是集結眾人之智慧。

這樣的翻譯過程非常愉快,於是我們想,或許可以拍攝一支影片紀錄這個翻譯過程,並解析歌詞深意。影片上傳到 YouTube 隔天,製作《怪美的》MV 的團隊便聯絡我們的臉書專頁「賓狗單字」,希望將翻譯放到正式 MV 的 CC 字幕上。

開什麼玩笑?女神的 MV 耶!當初攻讀翻譯真是對極了!於是,現在正式 MV 的英文字幕,就是我們的翻譯作品。

歌詞中較難處理的字句

歌詞與散文不同,不是每句話都會表達得又長又清楚,而且中文時常會以擬人、隱喻、借代等修辭來美化字句。若將這些句子直譯成英文,往往不是意思失真,就是文法不通。

這時除了背景知識(也就是對歌手個性、專輯和演藝經歷的認識)之外,也必須仰賴一點想像力去詮釋作詞人的想法,在直譯與意譯中取得平衡。以下來看一些例子:

lurking evil vs. drooling evil

在開頭第一句「垂涎的邪惡陪我長大 」中,若直接把「垂涎的」翻成 drooling,雖然看似很有畫面,但 “drooling evil” 並不是英語母語人士會使用的表達方式,看到這兩個字大概也只會以為原文想說的是 “drooling devil”(流口水的惡魔),只是不小心少打了一個 d。

因此,我們便取而代之使用 “lurk” 這個字來表示「垂涎」。lurk 在字典上的意思是「埋伏;潛伏」,也就是 Discovery 頻道中那種獅子繞著受傷的斑馬轉圈圈,隨時準備撲上去的那種感覺,因此我們認為這個字不但能精確表達出「垂涎的邪惡」的意象,且 lurking 和 evil 又是常用的搭配詞,非常適合用在這裡。

soft and rotten vs. dirt

「在軟爛中生長 社會營養」這句歌詞基本上可以解讀成兩種意思:

一、在抽象的軟爛之中生長:這句話乍讀好像很有意境,但又很難想像到底想表達的是什麼樣的概念,更是不能直譯成意義不明的 “I've grown up in softness and rot”。稍微好一點的做法,是加上「環境」,變成 “I've grown up in a soft and rotton environment”(在軟爛的環境中生長),但實際上外國人讀起來還是必須猜看看到底什麼是「又軟又爛的生長環境」。

二、軟爛是用來借代泥土:雖然歌詞沒有直接說出泥土兩字,但「生長」、「軟爛」和「營養」這幾個詞,很快就會讓人聯想到植物,因此可以猜測作詞人是在描述如植物般成長的過程。另外,soil、mud、dirt 都可以指泥土,但三者之中 dirt 的負面含義最強,因此在諸多考量下,我們選擇了 dirt 這個字。

「那些神醜的 評誰亂正的」

這句話在歌詞界中我覺得非常精彩,因為作詞人把「那些在網路上評論誰誰誰神醜、誰誰誰亂正的言論」,濃縮成了短短十個字。但如果今天這句話是出現在高中作文裡的話,大概會被打上紅圈圈吧,因為若仔細讀這個句子,就會發現這句話沒有出現主詞,而且動詞到了第二句才出現,乍讀之下其實容易被理解成很多種意思,例如「那些神醜的人,還敢評別人正不正」或「那些神醜又愛評別人正不正的人」。

因此,我們在翻譯這句話時,也是根據整首歌的上下文多次推敲(例如下面一句「喔我都笑哭了」,我們覺得 Jolin 會嘲笑的不是網友,而是仗著主觀意見評論他人美醜的言論,因此決定主詞為 “comments” 而不是 “people”),最後才定出了 “Those comments condemning the ugly and idolizing the beautiful” 這句譯文。​

ugly beauty vs. insanely beautiful

副歌的最後一句歌詞「我怪美的」剛好也是歌名,所以可說是整首歌中的重點句。有網友在 YouTube 留言,建議這句可以呼應官方的英文歌名,翻成 “I'm an ugly beauty”。Leo 認為這建議很好,而且國內外的流行歌曲中,歌名也常常會在歌詞內出現,賓狗則在重複聽了數十次後(沒有誇飾,他一直重複播放),認為 Jolin 這首歌就是在打破世俗對美醜的觀念,只要自己覺得美就是美,因此若歌詞說自己是 ugly beauty,表示「Jolin 接受並同意世人說她很醜,只是她認為自己很美」。

賓狗提出的譯文 “I’m insanely beautiful” 則一方面反映出整首歌的涵義「姐覺得自己美,自己就是美翻了」,另一方面則以 insane 呼應「怪」,保留了原文字面上「怪」與「美」的對比感,因此最後我們選擇以 insanely beautiful 來表示。


圖片|蔡依林臉書

《Ugly Beauty》翻譯了我們的人生

Jolin 的新專輯《Ugly Beauty》是一張誠實展現自我的音樂作品。她在發片記者會上提到,把 ugly(醜陋)跟 beauty(美麗)放在一起看似衝突,但其實兩者就有如陰與陽、光明與黑暗,兩者並存,甚而相互依存。

Jolin 的新專輯也「翻譯」出了人類的多面性。為什麼專輯裡同時有黑暗的《惡之必要》、大開腦洞的《腦公》,及性感魅惑的《甜秘密》?因為這些黑暗、腦洞、性感的面向,全部都是 Jolin 的一部分。(推薦閱讀:蔡依林《怪美的》談外貌焦慮與擁抱真實:「誰有資格定義好看?」

我們每個人也是這樣,既善良又邪惡、既美又醜、有時樂觀也有時悲觀。

翻譯就是將聽者不懂的外語消化吸收後,以聽者的語言表達出來,讓聽者順利理解。

「人的多面性」就是乍聽無法理解的外語。這些截然不同的情緒跟面向,一直都在你我身體中,每個人都感受過,卻總覺得那樣很矛盾,因而困惑不已。《Ugly Beauty》則翻譯了這個「多面性」,讓我們看懂它。原來,這樣很自然;原來,我們可以接受所有面向的自己。

Jolin 為什麼能帶給這麼多人力量?

如網友 Jingyuan pan 在留言中提到:「這麼精準的翻譯不單單是靠英文,還靠對 Jolin 的熱愛、理解與認同」,到底賓狗為何成為了 Jolin 近二十年的骨灰粉?為什麼素昧平生的歌手能帶給他人這麼多勇氣與力量?來看看賓狗怎麼說吧:

很慶幸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中,Jolin 剛好都在前面領著。

高中寒窗苦讀時,《舞孃》追求完美、走火入魔,我也跟著信仰完美,拼命要交出滿分考卷;大學摸索喜好與前程時,《Myself》及《大藝術家》也在摸索存在意義;從研究所到成為上班族的期間,Jolin「呸」得強悍、無所畏懼,鼓勵著我不要輕易妥協,得從各種不適應中找到自己的安身之地。現在,我們勇敢創業,成立賓狗單字英語教學平台,而《怪美的》花朵也正好在我們面前豔麗綻放,提醒我們要把審美的那把尺留在自己手中。

Jolin 在理科太太的訪談中談到:「美其實是跟開心有關係。如果我今天內心真的健康跟開心,我就會自然的美… 我是真的開心而做,比如說你真的對某些東西很好奇、很有熱誠,你就會在做這件事情(時)很美。」如果把上面的「美」換成「幸福」,相信就是人生許多問題的解答。

Jolin 離大家那麼遠,卻又這麼近,好像就在耳邊對我們說著:去從事真正令自己開心的工作吧!這樣才能實現自性,驚覺自己原來怪美的。

這就是 Jolin 在我心目中永遠不只是一個歌手的原因。

賓狗單字,我們下一首歌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