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認識多元性別,彼此才能溫柔相待、互相尊重與包容。社會科老師寫出課堂上的故事,希望有一天,學生們都能活在一個沒有櫃子的世界。

文|Sunny(我超喜歡笑)


圖片|來源

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學生能夠活在一個沒有櫃子的世界。

今天上三年級社會,這些三年級小孩的反應讓我印象很深刻。這節課下課我遇到同事,本來想跟同事分享我的喜悅的,但是當下講不出來,覺得還是把這些感動用文字記錄下來比較像我的風格。

今天上到校園霸凌的議題,接著檢討題目的時候看見一題是非題:「每個家庭一定有爸爸、媽媽和小孩。」答案當然是錯,但是錯在哪裡就很值得探討了。

小孩說不一定啊,可能是單親家庭或隔代教養。

我本來想點點頭繼續講下去的,但是腦袋突然閃過昨天晚上看過的 Ellen Show。

Ellen 開心地談論她跟 Portia 的生活。然後就轉過去,再仔細地問他們除了單親家庭、隔代教養,還有沒有其他形式。有聰明的小孩記得我之前隨口帶過的頂客族,但除了這個聰明的答案,就沒有其他想法了。

我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葉永鋕,開始告訴他們葉永鋕的故事。說完之後,我問了幾個問題。

我先問他們,我們一般用什麼形容詞形容男生?

「調皮!」「活潑! 」 「吵鬧! 」「勇敢! 」「帥氣!」

「那麼女生呢?」

「溫柔!」「漂亮!」「可愛!」「細心!」

就是課本上的答案。

我把這些形容詞寫在黑板上,然後轉過來問:「你們覺得 Sunny 有哪些特質?」有人說外向、活潑、勇敢,有個小孩還說有時候我在玩遊戲的時候挺帥氣的(我非常受寵若驚),我接著說:「我有些男性特質,也有女性特質,但我還是一個女生。無論我有什麼特質,我就是我,就是你們的 Sunny。」接著請他們想想看自己是不是也有些不一樣的特質。(延伸閱讀:名伶與名零的爭議背後:性別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不是非異即同

一般的教科書好像就是介紹到這裡。其實不怪課本啦,因為再寫下去的話在目前的時刻會起爭議。我站在台上看著小孩,問著男生小時候有沒有玩過娃娃,或是女生玩的玩具;女生有沒有玩過機器人或是車子之類的玩具。其實大多數的男生還是玩男生的玩具,女生也還是守著粉紅遊戲。但是令我驚訝的是接下來的話語。

「玩什麼都沒關係,自己喜歡就好了啊!」

「我們喜歡我們的玩具,別人也有權利喜歡他們的玩具。」

這些都是從小孩的嘴裡自己說出來的,甚至我一講到同性婚姻這四個字,馬上就有小孩舉手跟我說她媽媽跟他討論過這些事情,然後開始跟我分享她的想法,其實我非常的驚訝這些小孩已經有這些程度的了解了。

先不論對於這些議題的教育內容的正確性,今天我站在台上的時候,我講到性別特質時還很侃侃而談,但是要往下接續多元性別與婚姻的議題時,我發現我一直在害怕突破那一層,那種包覆他們的那一層,我其實擔心有些小孩的家長是跟我站在不同立場,因而起衝突,所以我在中間游移了很久到底要如何跟他們說明我的想法。

我今天講的並不是很好,但我很開心我開了這個頭。放學後我坐在教室裡想了一陣子,回家時一路上也在想我到底要怎麼和小孩表達我的想法。我今天說了一句話:「我覺得各位有必要知道這些事情,因為我們的社會越來越開放,包容心和理解是現代公民必備的元素之一。」

我一直相信未來的世界只會更多元更進步,不會倒退。從過去的種族隔離到現在的文化大熔爐,歷史的教訓讓我們了解,排斥異己對這個世界跟對自己都沒有任何好處。試想自己是世界上的少數,那個會被多數人用斜眼看待的少數,那種孤寂和無助感是無法被撫平的,一輩子都會留存在心中。但是我們並不能選擇我們出生的地點、父母、外貌、內在,很多東西都是與生俱來的,既然無法選擇,為什麼少數人又要被排斥呢?


圖片|來源

誰又是少數人?

我們從小學習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每個人有自我意識與想法,按照這個道理來說,每個人都是少數人。但是人類習慣區分異己,覺得和自己顏色、想法相近,或是符合社會大眾價值觀的人才是「正常人」。這和我們學習的內容背道而馳吧?(延伸閱讀:一位媽媽眼中的多元性別教育:身而為人,不用活在框框裡

其實和小孩解釋多元性別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們還正在經歷認識世界的過程,很多觀察世界的觀點都是從自我中心出發的,很難向他們解釋世界上的愛有千千萬萬種。但愛就是愛,或許現在講他們無法理解,但我希望他們能夠記得,在三年級的時候我曾經跟他們說過這些話,在他們未來人生中遇到困難時都能想起這些隻字片語。

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true color),既然已經認知到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顏色,包容和理解就是接續而來的必要條件,想到這裡突然解了我今天在台上的困惑和不安。其實每個人來自不同家庭,有不同的家庭背景,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應該跳脫出這些小孩的老師的身分,坐著和他們好好談談這件事,有關於包容和理解這件事。

婚姻平權的議題,追根究柢,是能不能夠用包容和理解的態度來看待世上的事情,我希望我的學生們在離開我的教室後,無論他們對於婚姻平權的看法到底如何,他們都能學會尊重別人,知道每個人的想法都和自己一樣重要,聽完別人想法後深思,再做出下一個決定。

在國民教育裡避談多元文化,出了學校回到家打開電視,沸沸揚揚的挺同反同言論在各大節目上大肆放送,街道上也充斥著不同色彩的傳單和遊行隊伍。對於正在認知世界的小孩們,難道他們不會產生矛盾,不會對這些不同的文化產生疑惑嗎?

人類的本質之一是好奇心,這是促使我們進化的一大重要元素。但我們這麼保護小孩,以為是讓他們晚點接觸這些知識,可是小孩就不會自己去找嗎?與其讓他們從不好的管道得知錯誤消息,不如讓我們來教他們,開誠布公的在課堂裡討論,畢竟這些事實本來就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圖片|來源

我希望我的同志學生不需要出櫃,我希望未來他們是活在一個沒有櫃子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