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出面指控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性侵,引社會熱議,並在街頭掀起一股支持福特的群眾運動。

台灣時間,9 月 27 日晚間十點,各大國際媒體平台,紛紛貼出一位女人身著深藍色套裝,在法院內舉起右手,肅穆宣示的照片。鏡頭轉向法庭外,群眾聚集在大樓內、街道上,他們嘴上貼著黑色膠帶,寫著:「相信 Christine Blasey Ford」,並且高舉雙手,靜默比出宣示的手勢,手掌心也用黑色奇異筆,大大寫下:我們相信她。

誰是 Christine Blasey Ford?群眾又為何為了 Christine Blasey Ford 走上街頭?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我的海馬迴中,不可抹滅的是他們的笑聲

此一社群熱議與群眾運動,起因自大學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出面指控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性侵。

美國時間 27 日上午十點,控訴卡瓦諾企圖性侵的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出席美國參議院聽證會,接受司法委員議員提問。

在聽證會開始前,福特舉起右手,並宣示自己以下所言,是真相,全部的真相,只有真相。

在公開向卡瓦諾提出性侵指控的十一天後,福特首次公開現身。她坦言,自己之所以在這裡,並非她想要的,她其實很恐懼,這些天來她亦遭受死亡威脅,甚至影響到家人,被迫搬家。但她認為,挺身指控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是自己的公民責任,她不得不這麼做。

根據《VanityFair》報導,福特於聽證會中開始描述她指控的攻擊事件過程,福特的聲音顫抖,並這麼說:

傍晚時分,我走上一條狹窄的樓梯,從起居室通往二樓,使用浴室。當我到達樓梯頂端時,我被從後面推到了一間臥室。我看不出是誰推我的。

卡瓦諾和馬克走進臥室,隨後將門反鎖。臥室裡正播放著音樂。他們進入房間後,將音樂開得更大聲。我被推到床上,卡瓦諾壓在我身上。他開始用手在我的身體上游移,並磨蹭著我的身體。

我大聲喊叫,希望樓下有人能聽見,並試圖離開他,但他的體重很重。卡瓦諾摸著我,並試圖脫掉我的衣服,但因為他喝得太醉,而無法順利脫下。因為我穿著一件連身泳裝。我相信他會強暴我。我開始試著大聲呼救。

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卡瓦諾把手放在我的嘴上,阻止我大喊大叫。這段經驗,成了我往後很大的陰影。那時,我很難呼吸,我以為卡瓦諾會不小心殺了我。

在這段襲擊過程,卡瓦諾和馬克都笑得很開心。他們似乎過得非常愉快。

馬克似乎有些很矛盾,有時會催促卡瓦諾,並且會叫他停下來。有幾次,我與馬克進行了目光接觸,並認為他可能會試著幫助我,但他沒有。

聽證會過程中,參議員 Patrick Leahy 要求福特回憶起她對這一事件的最強記憶時,她是如此描述:「在海馬迴中,不可磨滅的是笑聲——兩人之間的喧鬧笑聲、不可磨滅的是他們如何透過折磨我,來獲得樂趣。」

福特表示,自己之所以在事隔 36 年,出面指控此項企圖性侵的事件,是因川普總統選擇了卡瓦諾擔任美國最高法院被提名人,而她早在七月初便與眾議員安娜·艾舒(D-CA)提出此一問題,但她擔心公開自己的身份,會影響到自己和家人。推薦閱讀:為什麼性侵受害者無法反抗?這個世界正在告訴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該

隨著卡瓦諾越來越有可能成為美國最高法院之法官,福特感到更加焦慮,促使她於此刻公開說出真相。

倖存者,正在經歷二次傷害

聽證會當天,許多群眾聚集在國會大廈周圍,並別上寫著,「我相信 Christine Blasey Ford 博士」和「#MeToo」的別針。

他們聚精會神地在手機上觀看聽證會的直播,大多數人穿著黑衣,有些人的嘴巴用膠帶封住,手裡的牌子寫著「謝謝你的勇敢」、「謝謝你的發言」。


圖片|來源

數字營銷公司 Timeshare CMO 的創始人 Melinda Byerly 在自己的社群網站上寫道: 「我走進了我大樓的健身房,裡面滿是女性。在我跑步的中途,我停了下來,跪倒在地,為了 8 歲的我、為了 15 歲的福特博士,為了我們大家。我並不孤單,我們互相安慰。我不能再哭了。我太生氣了。」

根據《Vox》採訪,從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市飛來的示威者科德,這麼說到,「這些正在發生的事,使得性侵倖存者正在經歷二度傷害。我們一直在告訴(參議員)我們需要最高法院的公正,他必須是個公平正派的人。如果這醜聞是電視影集,(Kavanaugh)的職位早就該被撤回了。」她繼續說,「然而,我們目前的政治真實 ——比電視更荒謬。」


圖片|來源

報導指出,在街頭他們遇見了另一群來自喬治城大學的法學院學生,其中一些學生決定不上課來到現場,「這整個過程只是證實了女性在替自己出面時,必須面對的恥辱和受害情況,」Sabiya Ahamed 說道,她手上拿著一個標語,上面寫著:發生了什麼事?推薦閱讀:參與拍攝 Lady Gaga 控訴校園性侵新曲的告白:「社會請停止怪罪性侵受害者」

「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她苦笑著,用手指指向自己手中的標語。

謝謝妳有勇氣,為了美國挺身而出

《TheGuardian》指出,這起事件使人想起在 1991 年,最高法院提名人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在提名確認的過程中,前同事安妮塔·希爾(Anita Hill)挺身指控托馬斯性騷擾。她堅定傳達的證詞,當時有百萬美國人在全國各地收視觀看。然而,在全是由男性組成的聽證會下,安妮塔・希爾遭質疑,而引發了一場社會運動,最終使得 1992 年大選成為「女性年」, 當時美國參議院的女性人數增加了一倍。


圖片|來源

2018 年的現今,參議員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感嘆,「我們的機構在對待挺身而出的女性上,沒有任何進步,很多時候,女性的記憶和信譽反而遭到了質疑,」她繼續說,「根本上來說,是她們受到審判,並被迫為自己辯護,而且經常在此過程中再次受害。」

此次聽證會上,加州民主黨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試圖向福特保證,「你沒有受到審判,謝謝你有勇氣挺身而出。」參議員哈里斯亦感謝福特為美國挺身而出,告訴看著福特,堅定地說:「我相信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