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專題,失戀陣線,邀請到海苔熊╳宋尚緯╳林達陽╳莫子儀組男子失戀陣線,聽男子說失戀聊失去。我們都難過,我們都脆弱,我們都可以從頭來過。

八月,我們來組個失戀陣線吧。世間悲傷百百款,女人迷組隊失戀男子陣線,從詩人到演員到心理學家,傷心列隊,朝復原整裝出發。

為什麼找來男子組隊談失戀?因為我們希望透過談論,讓每個男孩明白,你的心碎傷痛能理所當然降落,你的眼淚不用急著抹乾,你的失憶心痛都有資格被傾聽和訴說,親愛的男子,身而為人的我們,一哭一笑多珍貴,讓我們一起好好擁抱自己的情緒,無論好壞。

痛苦的一方不會表達,陪伴的一方不知道如何問話

女人迷作者 海苔熊:

我終於理解男人們的苦悶其實並不是說不出口,而是礙於種種性別刻版印象的壓力之下,痛苦的一方不會表達,陪伴的一方不知道如何問話。

長期以來大家都如此輾過自己的傷悲,失戀就喝酒、分手就打 LOL,哭哭啼啼的被說是娘炮,藕斷絲連的被說是沒小鳥,但這所謂的「男子氣概」充其量只是把悲傷掩蓋,藏在底下的焦慮,仍然像是操練後的褲襠一般,悶悶 der 充滿種種黏膩。(推薦你讀:男子失戀陣線|海苔熊:最悶的不是失戀,而是失戀卻說不出口

我只是接受了「愛」或者「感情」作為一種情緒,有揚起也有低落的那個事實

詩人 宋尚緯:

想想自己在這些年來,也面對了許多次的感情關係的建立與解除。這麼多年來,我覺得自己其實並沒有成長多少,認為自己在感情關係中,並沒有比任何一個人處理得更好。我們都清楚的──我們都沒有辦法在當下得到一個更好的自己。我過去面對感情的狀態就像是流水一樣,你來了,我謝謝你,你要走了,我試著挽留你,但我不會真的認真地去挽留。

所以你說我作為一個男性,我是怎麼去面對自己感情上的變動,或者說,如何面對失戀?我只是接受了「愛」或者「感情」作為一種情緒,有揚起也有低落的那個事實。我只是接受自己埋在內心中的自卑,然後毫無作為。我只是認清楚我們在這段感情關係中,是一個人和另一個人,我們之間對等,兩人之間誰想要解除這段關係,我都能夠理解並且接受,因為我們兩人之間並沒有誰從屬誰,所以也就沒有大家所常常有爭議的那些問題。

對我來說,在感情中如何面對自己比如何面對對方要來得難多了。我們都必須承認,自己只是一個脆弱的人,必須承認現實──自己脆弱,而且不堪一擊,更重要的是,我們時常自己打敗自己。

許多時候我們認為自己將對方看得比自己還重,但其實不是的,我們仍然是在意自己的感受。有的時候我們耽溺於那樣無私奉獻的自己,有的時候我們使自己是個悲劇演員,但其實不是,我們大多時候是輸給了自己的軟弱。

有的時候我會想,一顆心是多麼容易受傷啊,我們會因為許多無關緊要的事件,或者一句話、一首歌就深陷其中,然後自顧自地陷進自卑的迴圈裡。我們常常會使自己陷入自己所製造出的恐懼幻境中,例如要被拋棄了,又要一個人站在原地了,自己就像是那個幼時被所有人遺忘在原地的自己。當我們陷進恐懼的時候,大多數人會採取的是攻擊。

人多少都做過渾蛋,多少在處理跟感情有關的事情時處理得並非得體(事實上是絕大多數都很爛),因為沒有人教過我們該如何處理,甚至是如何面對,大多數人做的第一反應就是逃避。因為逃避就不用面對了,然而逃避是最糟的處理方式,但這些事要到很久很久以後才會了解(也或許一輩子就這樣子過下去了也從未回過神來就這麼一直渾蛋下去)。

嚴格說起來,我已經過了會相信永遠的年紀了,活到近三十,人生遇過最多次的課題就是這世間沒有什麼是永遠。任何事物都會有變化,包括感情。人與人之間不可能永遠都如初見一般,萬物的接觸有時,離去有時,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將一切我們所願意延展的感情延展到最大。我相信我們提到永遠時的那顆心,當下想的永遠都是真實不虛的。(【宋尚緯為你讀詩】愛是最荒涼且孤寂的一場雨

人會變化,意味著即便是一直相處的兩人,相處的方式也會有所變化。我們並沒有辦法從交往的第一刻開始到老去、死亡,都擁有相同的對話方式與相處模式,我們只能在有所變化的時候試著調整、協調,面對彼此的新相處模式。

如果真要說愛情有什麼輸贏,或成功、或失敗(結婚就是成功,離婚就是失敗、交往就是勝利組,分手就是失敗組嗎?),當我們用心去投入的時候,成功還是失敗根本就不重要。當我們有在這段感情中認真付出時你認為自己是輸還是贏?如果真要說個輸贏成敗,我只能說敗者永遠都在複製失敗的結局,如果在感情之中想的永遠都是輸贏成敗,那這段感情也只有輸贏成敗,沒有其他。

痛苦不該用「恨」或「自卑」的形式存放在心裡

詩人 林達陽:

失戀那種被重挫、被撕裂的痛苦我們都經歷過,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緩解,但或許可以試著把痛苦轉換成透過書寫更了解自己的動機、以及運動的動力───做這兩件事還是必須經歷痛苦,但痛苦比較不會被以恨或自卑的形式存放在心裡。

準備一個更好、更靠近自己的狀態,因為我相信前方還有等著我的人。

回想這段愛情是否真摯地陪伴過彼此;如果是,那也就夠了

演員 莫子儀:

回想這段愛情是否真摯地陪伴過彼此;如果是,那也就夠了,如果不是,是時候好好問自己什麼是愛,而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

被傷害的痛需要時間放下,但同時也要提醒自己,他/她不是刻意針對你,彼此的缺陷是必須面對的痛,彼此的脆弱是渴望溫柔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