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刺青抱持著什麼樣的看法呢?帶你穿越到兩百多年前的刺青現場,從第一位靠展示刺青維生的女性到首位在充滿男人的地區開刺青店的女性,刺青在女體跟著女性身體議題也努力走到了今日。

ROLL UP! ROLL UP! 看過來!看過來!

除非曾服役於軍中或是曾住在大城市的不毛地段,在 20 世紀初期前半絕大多數的人——特別是那些住在小城鎮或是鄉村地帶的居民——基本上不會有機會接觸到紋身藝術。對於鄉下人來說,當巡迴演出的馬戲團或是移動遊樂園來到小城鎮時,目睹馬戲團的成員或是身上有刺青的畸形人那一刻,多半會是他們生平第一次接觸到帶有刺青的人體的經驗。

「無痛」 傑克.泰倫(“Painless”Jack Tryon)又名三星傑克(Three Star Jack),在20世紀初期讓身為刺青界傳奇的紐約刺青師查理.華格納與盧.艾伯(Lew Alberts)為他刺青,受封為「全世界刺青紋得最美的男人」,泰倫也因而迅速在全美成為雜耍表演上的招牌。但在 1910 年,他決定轉換跑道自己當刺青師。在往後的日子,泰倫聘僱了推動西方刺青界發展的重要推手——刺青師鮑伯.蕭(Bob Shaw)在他店內工作。

因為都市以外泰半的民眾基本上沒有機會接觸到紋身藝術,深具商業頭腦的出版商於是便參考了巡迴雜耍團的成功案例,讓刺青現身於書報攤上。以一般大眾為讀者群的美國週刊《自由》在 1950 年代的銷售量僅次於《週六晚郵報》,這份週刊的出版商隨即察覺到鄉村讀者對於紋身藝術的興趣,於是便企劃了封面故事,故事中介紹了一位身上有大量刺青的男子(應該是以「無痛」 傑克.泰倫為靈感),他正以吞劍在取樂一群看得瞠目結舌的孩童。

儘管艾琳.伍德沃(Irene Woodward)是否為歷史上第一位進行人體刺青展示的女性這一點至今依舊有爭議,但從可上溯至 1882 年的跡象顯示,她確實是第一位藉由展示身上的刺青來維生的女性。伍德沃所使用的藝名是美人艾琳,她曾對觀賞雜耍的觀眾吹牛皮,說自己以前定居於德州危險的西部地區,是為了要躲避美國原住民戰士的熱情追求,才在身上紋了那麼多刺青。但是實際上,伍德沃身上大面積的刺青是出自於紐約著名刺青師之手,包括了查理‧華格納以及發明了電動紋身機的塞繆爾.奧瑞利。

如果要宣傳雜耍團或是馬戲團中受到歡迎的人體刺青展示,一個方法是大型廣告看板,上頭會拙劣地繪有人體刺青展示者的圖像。另一個方式是由負責攬客的人去向路人遊說,極力宣傳掏腰包進雜耍團看人體刺青展示的種種好處。(延伸閱讀:紋身女子 ARTORIA GIBBONS:我的身體,就是我的表演場地

貝蒂.布洛本(Betty Broadbent)是全美最著名的人體刺青展示者,她會踏上這條路的契機在於 14 歲時於大西洋城結識了全身滿是刺青的傑克.瑞克勞(Jack Recloud)。瑞克勞身上的刺青讓布洛本大開眼界,於是她讓瑞克勞把自己引介給幫他刺青的刺青師——查理.華格納。在接下來的幾年,她讓華格納與其他諸如像喬 凡.哈特(Joe Van Hart)、東尼.萊尼基(Tony Rhineagear)和瑞德 基本(Red Gibbon)等刺青師在她身上紋下了 560 個以上的圖樣。

布洛本在今日被譽為是女性主義代表,因為她參加了舉辦於1939年國際博覽會期間的第一場電視選美秀。即便布洛本知道自己在這一場競賽中勝算不大,但她為了挑戰傳統對於女性美的觀念,還是決定參賽。

對於許多雜耍團的男性觀眾而言,觀賞女性人體刺青展示最大的樂趣不在於她們身上五顏六色的紋身藝術。要進行人體刺青展示必須脫掉大部份衣物,在這樣的行為依舊相當具爭議性的年代裡,男性們是衝著這一點蜂擁至巡迴雜耍團去觀賞年輕女性展示自己的身體。

迪菲 葛拉斯曼(Deafy Grassman)在1920年代晚期為自己的太太史黛拉刺青,史黛拉本身也是人體刺青展示者,但她和莫德 華格納(Maud Wagner)、崔西小姐(Miss Trixie)、薇拉夫人(Lady Viola)等其他人體刺青展示者一樣,在雜耍團和馬戲團工作期間自學刺青,自全身滿是刺青的怪胎躋身為專業刺青師。史黛拉以刺青師身份在費城、紐約與羅德島等地的美容院工作,同時她也是玲玲馬戲團的成員之一。

查理.華格納(Charlie Wagner)以刺青師身份在紐約工作超過半個世紀,他為 50 位以上在美國享有高知名度的人體刺青展示者紋身,當中包括了貝蒂.布洛本、米綴.赫(Mildred Hull)與查爾斯.桂達(Charles Craddock)。不過,華格納對刺青史的貢獻不僅止於此,他在 1904 年為自己開發的電動紋身機申請專利,這台電動紋身機改良了塞繆爾 奧瑞利所發明的電動紋身機,基本上就是現代所使用的電動紋身機。華格納逝世於 1953 年,當時他工作室內所有的物品,包括他親手打造的電動紋身機以及刺青設計原稿全都進了掩埋場,就此失傳。(同場加映:Vegan Tatto Ink,純素主義者也可以刺青了

紐約包厘區的且林士果廣場在 20 世紀初期是全球刺青店最大的集散地。但因為且林士果廣場所有的刺青師都是男性,客群的絕大多數也是男性的關係,刺青店成為相當陽剛且不歡迎女性的環境。但是米綴.赫卻在這個地區以刺青師身份工作,挑戰包厘區的大男人主義,最後更於 1939 年開了自己的刺青店。她絲毫不畏懼醉漢或是眼紅的同業的嗆聲,也無懼於跟他們拳腳往來。赫的作品可見於當時許多著名的雜耍團人體展示者身上。(推薦你看:六零年代,她在男性主導的刺青產業,成為第一位女性刺青師

大歐米(The Great Omi)(本名為何瑞斯.萊德勒(Horace Ridler))在 20 世紀中葉於倫敦、巴黎、紐約、澳洲與紐西蘭等地進行人體刺青展示,在當時相當受到歡迎。萊德勒是出了名的愛吹牛皮,他謊稱自己在 1892 年出生於富裕的英國家庭,後來加入了英國陸軍,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才退役。

萊德勒在 1922 年決意投身表演事業,並且接受刺青以便找到人體刺青展示的工作。但因為不滿收入微薄,他在 1927 年找來喬治.伯切特在他全身紋滿粗線條的斑馬條紋。改名為大歐米的他,後來在當時的主要馬戲團找到收入豐沛的工作。

雅各.凡定(Jacobus Van Dyn)出生於南非,他臉上繽紛的刺青看起來彷若移動遊樂園的遊樂設施,但據他本人描述,他的成長背景可是一點都不歡樂。儘管真實性存疑,過去他曾定期現身倫敦海德公園的演說者廣場,發表自己過去在惡魔島監獄與星星監獄等各大監獄服刑的經歷,以及過去如何在軍火走私犯艾爾.卡彭的手下工作。凡定身上的刺青全部出於自己的設計,在 20 世紀中葉,他公開聲明要出售死後自己滿是刺青的腦袋、歡迎意者競價,這項聲明使得他登上了新聞頭條。

雖然米綴.赫在 20 世紀初期留在世人印象中的是紐約包厘區唯一的女性刺青師,但其實她也時不時會在雜耍團中登場,透過紋身藝術來娛樂看得瞠目結舌的群眾。

和美國一樣,在20世紀初期德國境內的雜耍表演相當興盛。雜耍團不僅讓紋身藝術在歐洲擴散,就西方刺青史來看,這些表演的存在相當關鍵,因為這些表演者讓馬丁.希德布蘭特得以磨練手藝。希德布蘭特日後移居至美國,同時也成為全美第一位專業刺青師。他的女兒諾拉也是女性人體刺青展示的先驅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