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交女朋友,為何不該再怪罪女權自助餐?作者鄒伯軒從 Netflix《星際終行》細談母豬、自助餐與男性解放!

文|鄒伯軒

今天,想挑戰一個敏感的議題。

你為什麼仇女?/為什麼他們如此仇女?他們是不是沒救了?

雖然我筆下的「他們」也許不看 Medium,但在梳理仇女這議題、搬出讓他們戰慄暴怒的「女性主義」大旗以前,我認為這些傢伙真正在意的議題是這個:

為什麼你/他們交不到女朋友?

與女性健康相處的能力,其核心是什麼?

我認為仇女來自結構暴力的哀戚吶喊。就像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裏頭對母親罵聲一片,然而,真正遭受到父權暴力期待的,就是母親。那麼,這些仇女的男性是否也活在這樣的痛楚之中無法自拔?若是如此,這件事情就跟內在傷口與社會壓迫有關,至少,該如何自我解放?

我想起了一個故事:有女性抱怨男生在酒吧時,於她面前大罵「公主病」,譙完之後還興味盎然的看著她,似乎剛才是他的搭訕台詞。「是有多蠢,才妄想用這種方式接近女生?」

但退一步想,如果一名男性日常生活都活在跟其他同姓的競爭中,展現力量是他們被認同的關鍵,沒有學會如何複雜細膩的進行情感互動甚至溝通連結,頂多講講無意義的「幹話*」,又要如何期待他與異性,甚至同性朋友有更深層的關係呢?

本篇會兼具討論並利用 Netflix (TBS) 成人卡通《太空終界 (Final Space)》中的男性角色作為討論素材,有暴雷,有興趣可先欣賞:點這裡

男性對同性的冷漠:別成為缺乏感性的屁孩

「其實,女性主義也在解放男性。為什麼男性(通常指異男)都不懂?」

因為,社會結構跟家庭教育不允許他們理解。試問,若一個與女性相處尷尬的男性,對自己的同性傾吐心事都會尷尬,又要怎麼理解女性主義的解放?他們甚至認為這是不符合男子氣概(manhood)。

社會期待:父親用行為告訴我,男生就該喜歡陽剛的東西?

網路上常有一些梗圖笑話,這些看似搏君一笑的趣圖背後,有時卻如現代詩一般,直指結構憂傷。例如,爸爸對女兒百般呵護,希望未來嫁個好老公、過幸福的一生。但對兒子,卻闕如細膩的父愛、吝於肢體接觸。在跨文化差異上,日本、德國的父親顯得嚴厲,而南歐的父親則不會有這種包袱。似乎只是一個態度之差罷了。但一個吝於表達愛的父親會造成什麼影響?恐怕就是其對同性兄弟情 (brotherhood) 的尷尬與恐懼。(推薦閱讀:俠女的內力!專訪張小虹:「女性主義的努力,是為了讓女性主義死去」

但是男性需要兄弟情。非常需要。

父親擔心會因為表達出愛,而使兒子變得軟弱,延續使用上一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下一代。然而,兒子這一生接觸的第一個男性,就是父親。對其他的男性關係的認識,如果僅僅停留在冷漠與事情上,甚至連基本的肢體接觸都不解,這輩子就很難衍伸出對兄弟情的深刻認識。

【太空終界 (Final Space) 爆雷區】

這東西有毒呀!具有感染力的情感與信任

貓人角色 Avocato 本是殺人不眨眼的統領,也不對兒子表達情感。在他試圖殺害主角 Gary 之後,Gary 要求與他握手建立信任感,他卻問了一句「該不會還要脫光光吧」。後續 Gary 做的所有肢體動作包含搭肩、意外的坦誠相見等都感到十分不自在。直到 Gary 給予他一些承諾、讓他感受到兄弟情 (brotherhood) 的生死與共 (through thin and thick),才在最後與 Gary 並肩、擁抱、擊掌,並說出他心中的話。


圖片|來源

在這樣的過程中,他似乎學會了表達愛。

從他的兒子 Little Cato 的舉止與故事可以發現,他似乎曾經是個不善於表達情感的父親,Little Cato 說「他從未說過愛我。」但 Gary 形容為以行動表達 (action mode),如為了他背叛宇宙大統領、跨過半個宇宙自投陷阱羅網拯救他等等。然而,在 Avocato 與 Little Cato 最後的相處時光中,他以「擁抱」將兒子從意圖殺害親父的心靈控制中救回,又在離世前擁抱且傾訴心內話。

很明顯的,這些是從 Gary 身上學到的。


圖片|來源

人性之路:除了「幹話」,跟你的朋友,真正聊起來!

是什麼東西,用以區分一個「有人性」的人跟「沒有人性」的機器人?(說不定未來機器人都比你有人性,笑)?不是理性與否。感性的人可以同時有理性。我們現在意指的理性跟自己已經毫無關係 (irrevelant) ,僅僅是工具理性。只使用這套思考人生的我們,自然是工具人。如何讓自己的理性外的知覺復甦?試著享受各類文學與電影改編作品、

跟他人有更深層的相處,喚醒現代被視為非理性的情感、感受與直覺 (Gut feeling)。

甚至創作與做舒適圈外的探索,除了能自我療癒、釋放壓力,也能讓自己成為更完整的人。而身為世界製造代工業龍頭的我們,常常身處該產業的人,面對自己高薪背後對自我認識的不足,常會以「女生/文組就是這樣不成熟」來貼標。事實上,無論經濟狀況,即便他們在資本社會中適應良好,但內心不成熟、不完整的是他們。

【太空終界 (Final Space) 爆雷區】

情感相處的關鍵,從來就不只是英雄主義

因為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 (離題)。在其中一個段落 (ep) 中,Gary 拯救了他的夢中情人 Quinn,但卻因為對方認不出他而難過。男子氣概神話建構中,總是把個人的英雄主義行為看得太重,引發男權中二病,「從此王子跟公主過著幸福的日子」,但最好啦。

情感的相處與深化,建立在彼此的認識、了解、互動與信任之中,從來不是一蹴可幾


圖片|來源

身體接觸:最尷尬的一道牆

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只有你自己能決定:掙脫男子氣概的枷鎖

受傳統男子氣概枷鎖箝制的男性,懼怕跟其餘男性進行肢體接觸,覺得「基基的」。但是,從跨文化角度來看,歐美直男彼此握手、擁抱甚至親吻都是正常的,他們還是有所選擇、直得要命,沒有影響他們的男子氣概 (feel secure about their manhood)。而且,不認識、不了解,最終受害的必是男性自己。如果無法從日常與家人、朋友的身體接觸認識親密感 (intimacy) 的建立,最終男性認識性的方式,就是 A 片。A 片中充滿許多以偏概全的、在情慾關係中最後一步的過程,人格魅力與性吸引、情慾的挑起過程,所有即便是一夜情都具有的浪漫成分,都在慾望的面前被快轉了。錯的不是 A 片,而是沒有日常情感生活的男性。

男性誤以為在 A 片中的大男人角色扮演,包括偌大誇張的陰莖、猛烈的腰部動作就是愛或性的全部。事實上,親密感在性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即使對於男性本身而言、並不亞於物理接觸。腦才是最大的性器官。如同男士笑話:上面軟了,下面就硬了。所有的性愛與戀愛過程,廣義都是關係建立的一環。只有在日常與他人建立正常的情感生活,才能夠深刻了解身體接觸的意義、認識每個人的思想與感受、邁向正常的情感生活,重新有一線成為健康男性的生機。

你不會因為跟朋友擁抱、泡溫泉甚至親吻就突然轉變性向。試著對自己的男子氣概(manhood)有認同與安全感,才能有自信。


OS:「謝謝你這麼挺我,兄弟。」圖|作者提供

【太空終界 (Final Space) 爆雷區】


圖片|來源

跟 Avocado 對男性情感回應相反的 Gary,有一個理想的父姓形象。他教導了 Gary 父愛。反倒是對女性的玩世不恭與幼稚,是他一直在學習的課題。

以下為〈男人們,來個擁抱吧!〉引用

專家說,與性無關的觸摸有助於增加幸福感。邁阿密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Miami School of Medicine)觸摸研究所所長蒂芙尼・菲爾德(Tiffany Field)說,觸摸是我們學到的第一種語言,或許也是最深刻的語言。觸摸的影響可能比語言更直接,菲爾德在接受電子郵件採訪時說,「因為觸摸是身體性的,能導致一系列生物電流與化學變化,可以令神經系統從根本上得到放鬆。」

男人卻並非如此。當面對壓力時,他們傾向於扮演牛仔,他們會變得堅忍,不表達感情,而且往往會把自己孤立起來。(誠然,與男性不同的是,女性受到壓力時催產素 — — 一種令人鎮定、產生情感聯絡的激素和神經遞質 — — 水平會出現升高,從而提高應對能力。但是研究表明,當人們從伴侶那裡得到深情的觸摸時,男性和女性的催產素水平都會出現上升 — — 從鼻子吸入少量催產素時,恐懼會出現減少,信任寬容的程度則會增加,共情心理也會上升。)…… 和他們同女友的戀情相比,這些「兄弟情」之中沒有太多評判,並且能夠「鞏固情感穩定性,加強情感表達,增進社會滿足感,更好地解決衝突」。能夠「鞏固情感穩定性,加強情感表達,增進社會滿足感,更好地解決衝突」發表在《男性與男子氣概》(Men & Masculinities)

恰巧就是男人最缺的了。

騷擾就是騷擾:情慾關係才不是你自己說了算

在初期 Gary 跟 Quinn 兩人調情時一切都還正常,但 Gary 假冒 Quinn 所效忠的組織並破壞了信任,且不斷以語言騷擾、跨越身體界線 (boundries)。這邊諷刺的是,Gary 初始還將 Quinn 強烈的肢體反擊視為愛的表現,認定自己在 BDSM 脈絡,這樣的邏輯上與擅自認定他人「說不要就是想要」的心態是一樣的。大多數時候,說不要就是不要,何況是明確清晰表達的那種。

說句有點難聽的,連那種在情慾關係中的不要跟日常中的不要都區分不出來的話,還不如就全部當成不要吧,因為你應該也還沒性感到會讓人家主動突然說出情慾關係中的那種不要。


圖片|來源

此外,在中二的情慾想像中,Gary 切換出屬於自己的「浪漫」型態:野性 Gary (Real Raw Gary),以為可以靠自己假想的模式切換引發情慾,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但有趣的是,被男子氣概綑綁的 Avocato 說,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展現領導力才行 (英勇行為)!但隨後即使這種行為有些微觸動 Quinn 也是非關性別、自然而然的,在特定脈絡剛好救了 Quinn 而使其變煞氣,而不用「刻意裝出來」。


Quinn 在不了解他是誰之前的評價是「可愛,但一定壞掉了」。圖片|來源

 

最終 Quinn 稍微被觸動的關鍵,反而是在看 Gary 的影片時,見到他真實、幽默的一面。雖然幾百封寄給自己的影片頗變態,但考慮 Gary 的心理狀況似乎可以理解。絕對不代表死纏爛打就是對的。再者,本段重要的是經歷了「Gary 道歉」(將信任問題解除)、「看到 Gary 有趣可愛的一面」以及「Gary 以為是遺言而說出的真心話(再次包含一次道歉)」。關鍵在於,這是受我邀請的 (only when you’re invited),是我出於自願觀賞或接受的,而非言語與肢體騷擾。也是因為這一幕,在後來的段落中,Quinn 才慢慢開始信任 Gary。


圖片|來源

為了讓 Gary 了解尊重身體界線跟個人意願的重要,故事也刻意安排了來自未來的 Quinn (Nightfall) 無法自拔的將 Gary 當成他時空的 Gary,號稱「我們已經在一起 20 年了」,並用主動且將他抱起丟上床上,意圖強迫向他尋歡。這時的 Gary 反而害怕了起來。Gary 這時支支吾吾的拒絕了。

聽起來有點瞎的劇情嗎?但現實中的確有男人會跟女人說「感覺我跟你在一起 20 年」之類的話當搭訕跟騷擾的理由吧。

【TED】Colin Stokes: 電影是如何教導男子氣概? (How movies teach manhood | Colin Stokes)
【中英字幕完整翻譯】上萬部 YouTube…tw.voicetube.com

我們應該要有更多向男孩傳達正面訊息的電影:互相合作也可以是英雄事蹟,同時尊重女性與打敗敵人也一樣重要。

強勢男性的漠不關心:「關心的一定都是同志!」

最後討論,為什麼強勢男性不在意其餘多數的弱勢男性?由於在教育過程中,同理心近乎完全被放棄了,在家庭跟學校教育中,我們聽到的主線絕非自我認識或思辨。而是考試背後的零和競爭,誠如農村武裝青年所唱「你是否看見學校教我們競爭像是殺人的方式?」即使有所謂的激勵,通常也是父母的「有條件的愛」:考好成績我才愛你,或者全是激將法式的。不可諱言,適當的競爭感對身心與成功有益,但這恐怕是太多了。

最後結果導致:在社會上成功的男性,連帶他們的家庭,常帶有一種看不起他人的傲氣。即使有鼓勵,也是一種罔顧他人資本的:「你自己要努力,才能跟我ㄧ樣」而無視自己的背景雄厚。這些人嘲笑都來不及了,又何必在意你是否脫魯呢?若連自我面對都無法,可能就更加恐同、對所有性別運動充滿敵意 (hostile),其實他們槍口對準的,正是他們自己的內心也說不定

每個成功的、取得世代資本的人都多一點同理心。就像資方對勞方,朝向真正的理想社會發展。


圖片|來源

但是,覺醒是一種運氣

但討論到男性的覺醒,不可避免的會談到社會環境。較為底層、崇拜傳統男子氣概的人,他們並無法立刻脫離職場、社會生活環境與其期待,也不一定有立即必要。對自我的認識跟坦承,是第一步。

但問題來了,異男在意的是:那女方的態度呢?

母豬一詞的誕生:父權紅利背後的渴求

接著,我想挑戰女性議題的核心戰場,跟大家一起聊聊「母豬」。嚴格來說,母豬一詞是 ptt 鄉民紮出的稻草人,最終,但這樣的幽魂必然有其誕生的原因,除了剛才講到的,男性對自身自卑情節跟缺乏自我了解的悲傷投射,鄉民緊咬不放的又是什麼?(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誰是母豬教徒?當仇女成為一種流行

母豬一詞的群體想像 (n.):只想要取得好處,但又不想努力的女人,而且是自助餐。 (ex. 想嫁入豪門、看不起窮男生自己也不努力、情感不忠貞說是自我追求但對風流男充滿敵意⋯⋯)

先問自己,作好一個優質男性了嗎?

例如,有種說法是『竹科男就是資源回收』。意思是那些貌美或身材稱羨的女性,在被社會壓迫所定義的適婚年紀 (30 上下) 到了之後,就會找尋一個經濟力驚人的竹科理工男當最後歸宿,也許還過著無性生活。這裡頭有兩個點值得討論,一個是「處女情結」,男性想要當那個首位跟女性發行為的人。就算沒有,也應該是所有關係中陽具最大的。這當然是種可怕的物化,男性把情慾遊戲簡化成自己的遊戲破關。第二個是「不被喜歡」。這一點則是比較內心層面,女生在有所選擇的時候,就是不會選擇你。他們喜歡壞男人、高帥,你有錢但是是肥宅,你就全盤皆輸。

醒醒吧,你又做出了什麼改變?

當異男嘲笑女生化妝時,他們對自身又做了什麼努力?是不是嘲笑胖妹自己卻不健身挺著肚腩、維持宅臉,進入「閉嘴我正在賺大錢」就以為能找到真愛的奇怪想像裡頭?談吐跟內涵方面有增長嗎?還是為了追妹才去學什麼東西,沒有什麼真正觸動自己的興趣跟認同?

你,又有什麼魅力?

覺得不公平:真正的敵人是誰?

自己缺乏男子氣概 (manhood) 的恐懼

老二太小 / 處男

女人受到言語跟肢體騷擾時,最大的武器就是攻擊男方的老二:例如網路上噁男亂傳屌照或攻擊仇女者時。除非你真的小到醫學或常理上的不合理,否則在愛情與性生活技巧上,你應該還有很多可以著墨改變的。雖然我是有點懷疑,這樣的人是否還尚未有性經驗,那就不用太緊張啦。該緊張的是貧乏的感情生活,學會表達自己與跨出舒適圈吧。

處男,沒什麼好丟臉的。有種比喻是「處男就像是從未出征的軍隊」,這種說法不但將兩性關係化約成單方的支配與霸權,且也完全罔顧個人的信仰、信念、職涯、環境。反正,想要脫魯就持續用這些方式努力吧!但那是為了你自己的選擇,不是為了面子。

什麼?你說你想要砲友?也要有錢,才能吃大餐吧。小雞雞、沒經驗,就增加自己的魅力跟技巧啊,不然呢(談戀愛比較好啦)。

你要她瘦美身材,她要你高富帥呀?

就供需法則的角度,如果女方想要以自身資本取得跟「有錢人/俗稱Alpha 男」在一起的機會,那也是他們個人的選擇;況且嫁入豪門可不容易 (請看流星花園),女方將自己放置在父權脈絡去迎合婆家,也是她的歡喜做甘願受。倒是你,在期待什麼自己可以跟漂亮纖瘦女生在一起的同時,不也是在意識上對其餘外貌條件不合你所求(could be aroused)的檢核嗎?那為何女生就不能檢核你的外在條件呢(高富帥)?

換位思考:若以找人才來說,如果你可以出十萬元找員工,為何要找一個實力只有四萬的呢?

況且,在仇女母豬母豬喊的同時,你所痛恨的、你認為工於心計的「母豬」不痛不癢,倒是傷害到了其他女性,把你自己跟「脫魯」的目標越拉、越遠。

fair market, fair trade.

爭議點:要求同工同酬、付錢時變小女人

先討論同工同酬,首先這世界幾乎從來沒有女權「太多」的狀況出現,也許在非洲鬣狗的社會吧(雌鬣狗睪固酮是雄鬣狗三倍,支配食物男生只能撿剩菜,陰蒂 15 公分說不定還比你大)。這些人的痛苦是「要求男女有一樣的薪水,但男方又要出錢,這樣邊緣的我是註定追不起同事的。」大家最終就充滿狼性的競爭往賺錢的產業或主管職,才能夠繼續成為「有錢出的大爺」。當然,以名詞來講,只在特定時候變成小女人是一種想要父權紅利,但又不想要跟男生一樣辛苦的表現。但這樣的行為,有可能只在特定的對象與彼此關係身上,或者真是情侶:

醒醒吧,她不夠愛你(鐵口直斷)。

對方家庭的期待:這個世界,不屬於你

這是我認為最關鍵也最悲哀的一點。網路流傳許多故事,通常在講述在一起多年的女友,一但提親,對方家長看到自己不是社會前 5% 家財萬貫的商二代、富二代或是分股吃紅的大工程師,就不把女兒「嫁給自己」,而女兒通常會念在跟原生家庭的親情上,而選擇了離開。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對方夠愛你,也認知自己被家庭所物化,不會因為對方家庭獅子大開口就不跟你在一起或結婚。

這當然是鐵錚錚的父權。諷刺的是,通常做這樣要求跟質疑的,常常是女方家庭的母親。以「希望女兒過得好為名」而對男方要求。試想,這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的期待又有何異?除了對兒女有學歷的期待,時至今日仍有許多家庭重男輕女,希望自己的女兒長大嫁入豪門的,究竟是母親還是兒女的意志,常常也難以區分。

成為你自己。

女人可以很出色,藉由找尋自己內心的阿尼瑪斯(內在男性),
男人可以有魅力,藉由找尋自己內心的阿尼瑪 (內在女性)。

拒絕情感綁架,追尋你心目中真正想要的戀愛與婚姻。

從今天開始,我們來一起提倡一個新的詞:
柔性主義者
(阿尼瑪:內在女性)

#柔性主義拯救世界

以下文字部分參考

約會文化的性別翻轉:女性主義的下一步是男性平等|女人迷 Womany
我們需要性別民主嗎? 加州榮退教授露絲.羅森(Ruth Rosen)在《裂開的世界:現代女性運動如何改變美國》(The World Split Open: How the Modern Women’s Movement…womany.net

屁啦女生都愛壞男人:英雄混蛋情節(Hero-Asshole Complex)

「你講了那麼多尊重包容友善,可是明明我身邊在情慾表達上,女生都愛壞男人啊!」沒錯,偶像劇中充滿霸氣的舉動、壁咚等等好像是帥哥或調皮有趣男子的專利,女生明明就喜歡有點中二壞壞甚至暴力的男生呀!說到底我就是不夠帥、不夠壞、不夠有錢,看完你這篇也只是變成一個讓人沒感覺的普通男子而已。要牽就牽、要親就親才是情慾的王道吧?

市面上寫什麼「把妹」的書籍,也要我對女生欲擒故縱,裝得一副冷淡的樣子「搔搔他們」,甚至還有生物學的激素分泌原因,是可控的。但對女生在意的內心聲音可能是:

我想要被渴望、支配,但只希望被我心中的「他」。

所有男生都覺得,自己就是那個他。但坦白講,如果是真的是那個他,無論你有沒有表現出支配欲,她還是會想要你。支持女性主義,反而允許女生能夠大膽說出自己的愛,到時候再來玩支配、渴望的激素分泌情慾遊戲,進入你們的兩人世界也不遲。否則,就練習成為一個幽默又不過分的人吧。

最後,如果你是個好男人,又想得到壞男人的福利,練習演戲,是不錯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