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裸心癢讀繪本《白花之愛》,在愛裡付出不一定能得到相同回報,但你曾在這份愛裡給的養分,成了你的學習,這份愛也會以新的形式陪伴著你。

作者|裸心癢

你所見到的,只不過是自己的想像;
你以為是自己的,只不過是種偶然。
握得愈緊愈是徒然。

──《我執》梁文道

某天早晨,女孩發現了一朵初綻的小白花,花園裡萬紫千紅皆不是,唯有那一抹白像「床前明月光」,獨立於所有色彩之外;女孩看見的一切都灑了光,不知名的小白花立刻成為她的最愛。

「聽說花需要水,那就多澆水吧!也有人說鬆軟的土壤很重要,於是女孩每天早上勤快地鬆土。〔......〕一朵朵小白花也因此成了她心頭的牽絆。」

「因為我曾經親自為她澆水;把她放置在玻璃罩下;把她置於屏風後面保護它;為她剷除一些毛毛蟲(只留兩三隻蛻變成蝴蝶);我傾聽她的抱怨、自吹自擂甚至信口開河,哪怕她默默無語 ──只因為她是我的玫瑰花。」小王子獨一無二的付出,讓他的玫瑰變得特別;而女孩細心澆灌、日日夜夜牽掛,也讓小白花日益盛開,化成花園裡、嘴角邊綻放的喜悅。(推薦閱讀:《小王子的領悟》小王子與玫瑰:愛很美不是因為你是唯一,而是我們是唯一


(圖/《白花之愛》內頁)

但,花無百日紅。毫無預警的一天,小白花逐漸凋謝,甚至再也不見蹤影。女孩垂淚,搞不清楚是在哪一刻開始失去?但「失去」的發生往往是「進行式」,而人們總在「完成」時才真正察覺。


(圖/《白花之愛》內頁)

「這麼美的事怎麼說結束就結束,沒有預警也沒有原因?難道是太多的愛讓一切終結?我的愛和關懷都是徒勞?」女孩懷抱著淚水,日子過得像寒冬,輾轉難眠。她懷疑自己做得不夠、做得不好;但「擁有」與「失去」常常說不清,因為愛情的降臨與告別總是沒道理⋯⋯

每個人都在問我到底還在等什麼
等到春夏秋冬都過了難道還不夠
其實是因為我的心有一個缺口
等待拿走的人把它還給我

──〈我等到花兒也謝了〉

隔年春天,又是春暖花開的季節,女孩再度見到小白花,只是⋯⋯卻開在鄰居的花園裡。女孩問自己:「愛真的可以不求回報?能愛已經消失的東西嗎?」當小白花甜甜的香氣傳來,溫柔地懷抱著女孩,她在熟悉的氣味裡,發現白花其實沒有離開,只是換了形式相伴,她漸漸解開了心房⋯⋯

在感情裡,我們常以為「落葉歸根」是一場空,「開花結果」才足夠踏實。但這容易導致過度執著,因為情感如同小白花,是有機的循環,達成里程碑(開花)後,或許終將衰敗(結果、凋謝)、或許另覓春天(再度萌芽),但生命總會找到出口。(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愛過與恨過的記憶,終將成為我們的養分

我愛你,與你無關

《白花之愛》全書用灰褐色系做基底,溫柔地包覆這段拉扯揪心的愛情;整體畫風細膩而內斂,女孩的奇特姿態、沉靜神色與纖細比例,隱隱約約讓人不安,傳達出愛情難以捉摸,卻總讓人心嚮往之。多幅圖畫裡看不見女孩的眼神,是否暗示著愛情總是盲目,我們總是自願遮蔽雙眼?

其實,每一份在愛中的付出不一定能得到相同回報,但你曾給予的養分,都幫助這份愛走的更遠、更久。它沒有終結,只是脫胎換骨,用了新的形式繼續茁壯、繼續繁衍。「一花凋零,荒蕪不了整個春天。」當所有付出是因愛而愛、不往外求,種下的心意必將迎來心境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