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謎卡 Mika 寫母親的愛與支持,能夠無懼地在外奔波,生成自己,都是因為有母親溫柔地在家等候。

「不管你做什麼決定,只要不是壞事,媽媽永遠都是支持你的。」

我想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就是有全心全意愛著我並且理解我的家人。小時後母親忙於工作,常常不在家,我已經習慣自己買晚餐,自己騎車去買文具和生活用品,自己去火車站,自己睡著自己醒來。說來好笑,我曾經因為羨慕同學下課後要跟爸爸媽媽和哥哥一起去逛家樂福,而躲在棉被裡哭了好久。但總體而言,我的童年並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學過鋼琴,週末去畫畫班,也養過小狗,去過遊樂園。只是有點孤單而已,但心靈上的空缺並不會造成人類眼睛看得見的實際傷害,久而久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真的很擅長一個人生活。推薦閱讀:一個人生活!10件重回單純美好的質感練習


圖|作者提供

時間是如此任性,自顧自的流逝,不管你願不願意,也不在乎你有沒有注意到。轉眼間十幾年的光陰過去,來不及做好心理左準備,一不小心女兒就從牙牙學語的小寶寶長成了跟她一樣高的大人。我決定到台北讀大學,獨處是習慣了,離家倒是第一次,在繁華城市裡總有各式各樣的事情讓你忙碌,媽媽將之前開的店鋪收了,許多閒暇的時間待在家,卻變成唯一女兒在外奔波,很少回家,常常是回去了幾天又匆匆離開。

我媽從來沒有對於我的日程安排表示意見,但不管搭幾點的車,她總是二話不說的接送我;只要我在家,她就不會出門。她是個天生的美人,為了維持身材每天中午都只喝自己打的營養果汁,唯獨在我回家的時,餐餐都燒一整桌豐盛的菜餚,全都是我愛吃的食物。

我最喜歡陪她去菜市場,那些買到彼此都認識的攤販叔叔阿姨們都會說:「唉唷!女兒長這麼大了唷!好漂亮餒!」媽媽會瞇著眼嘻嘻笑:「像我啦、像我啦。」然後我會伸手接過一袋又一袋的食材,提大包小包的蘿蔔青菜,感覺自己像個很有力的小保鏢而充滿成就感。大家都說我們很像姐妹,有時候我渴望長得更高大一點,有更寬闊的肩膀和強壯的體魄可以保護她。

自從回家的日子變得珍貴,我不再睡自己的房間,而是跟我媽賴在同一張床上,我們常常從 11、12 點躺下,然後講話講到天亮。

「媽,我這樣東奔西跑的,你都不擔心嗎?」
「當然擔心啊!妳一下跑去埃及、一下跑去土耳其,我每天都在害怕妳出事。」
「那妳怎麼從來不阻止我?」
「因為我知道阻止妳也沒有用。」「而且我支持妳。」

   母親是個很可愛的人,不曾對我訴說過想念,但會在社群軟體上貼我們的合照。

「女兒回來了很開心。」
「今天和女兒一起去看電影。」

母親節時我包了五百塊的紅包,她跟我說:「哦,謝了。」然後在電話那端樂得合不攏嘴地和親朋好友說:「女兒包紅包給我啦,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覺得她長大了,同時也覺得自己老了呢。」

我出去旅行,我寫的每一篇文章,她都認真讀過好幾遍。有天我不經意地說:「不知道大阿姨她們有沒有看過。」我親愛的媽媽說:「有啊,我都有傳給他們,還有貴華阿姨、阿青媽咪、叔叔、嬸嬸、伯伯⋯⋯他們都說妳寫的很好!」推薦閱讀:《旅行,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旅行就像剝洋蔥,總有一片令人流淚


圖|作者提供

人說百孝之首慕父母,在抽絲剝繭中的人生中,寫作成了我複雜情緒裡的出口與救贖,同時恍然明白自己此生的心願,就是想讓母親臉上永遠露著這種家中有女初長成而引以為傲的神情。我有太多性格遺傳至母親,她也喜歡寫字,年輕時的夢想是當個記者,但礙於時代的艱難,然後又生下我⋯⋯從此便將一切都貢獻給了孩子。 

「媽,你是先懷孕,還是先結婚的呢?」
「結婚之後才懷你的。幹嘛問這個?」

「想知道是不是我誤了妳一生。」

  沒想到她接著說:「傻了嗎,妳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寶貝。」

我回頭想起母親的堅毅與溫柔,但這柔如水同時鋼如鐵的外表下,又有多少她不願讓我承擔的傷心與重重難關?我好想說我愛她愛得不知所措,恨不得拋棄一切只為了陪在她身邊一起享受平淡而可貴的日常,但我的矛盾卻總是自我拉扯,最後又成就一場任性又叛逆的狂奔。

但我知道,我的無所畏懼,是因為總有她在等我回家。

親愛的媽媽,是妳教我成為勇敢的女孩。現在,換我照顧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