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場關係註定分離,你還願意和對方愛一場嗎?一起來看 Mika 在旅行路上遇到的美好風景。

愛情從來不是我生命中的信仰,也許是父母離異的關係,也許是從小看過太多現實生活裡,女人為家庭犧牲自我,卻得不到丈夫一點點尊重的悲慘故事。我對浪漫史與婚姻總是抱持著觀望的態度,女孩們夢想的白紗,從不曾被我的筆畫進藍圖裡。

「把一生的幸福快樂當成賭注押在另一個人類身上,也太可怕了吧!」

說來好笑,我不害怕獨自背起背包走向未知的國度,不畏懼紅海的波濤洶湧,不害怕墜落,在冒險的路上毫不猶豫地橫中直撞,然而面對感情卻如此膽怯。

結束二十一歲的倒數三個月,我遇見了一個善良美好的男子,在巴基斯坦受到軍事管制的北方山區裡,一條最不可能發生任何邂逅的公路上,沐在雨後的陽光裡,萬物都靜止著,來自地球兩端的兩個人,生命在此交會。我信了這是命運,信了馬頔的歌唱著「如果所有土地連在一起,走上一生只為遇見你」。(同場加映:阿德勒關係心理學:愛不該奉獻給「命中注定」


圖|unsplash

趕上好時機了吧,第二次見面,在他的城市裡,在我最疲累的時候,在我已經因為長途旅行而脆弱到一碰就碎的時刻,他像曬過的棉被那樣柔軟,他倒茶,在陽光斜射的夏日買一顆西瓜給我。他的出現像冬日清晨的暖陽,讓凍壞的我什麼都顧不了,一心只想融化在他的胸膛裡,對,就這樣融化掉,成為一攤泥醬或蒸發消失都好,有那麼一瞬間,我不願再漂泊。他送我去柏林機場,他說短短的日子裡,已經目送我離開三次。我說希望下次見面時,可以永遠不用再道別。(推薦你看:【關係日記】劉霞與劉曉波:為了愛你,我注定錯過平凡的愛情

如果一場戀愛注定要分離,你仍願意縱身而躍嗎?

偏偏我是個擅長想念的人,偏執的認為,深深愛著一個在地球另一個角落的人,豈不是件很浪漫的事?數月後他來到我居住的這座灰色城市,這並不是理性的,甚至毫無理性可言,我開始想像愛情不過就是你一言我一語,互相挖洞給對方跳,越挖越深,最後就成了彼此的墳墓。也許是磨合,也許是根本不適合,我們在情感中拉扯,在理想與現實中焦慮,懷抱變成了利刃,一不小心就刺傷自己。年紀輕輕的我什麼都不懂,原來愛是眼裡為他下著雨,心裡為他打著傘。


圖|unsplash

詩裡說著,流浪的衝動和浪跡天涯本身就是一種愛情、一種情慾。旅行的浪漫,一方面無非來自於對冒險的期待,另一方面則是潛意識裡的衝動,想將官能上的慾望昇華,任其化為煙雲消失無踪。而這樣的人總愛將愛情深藏,只因愛情無法實現。

說再見時,我們兩個人都哭了,才明白,我害怕失去的不是他,而是那個無所畏懼、願意為愛奮不顧身的自己。但是親愛的,明天的日子不再有你,仍然想對你說聲謝謝,在生命最美好的時刻遇見你,攜手走過一段奇幻旅程,讓我成為了一個懂得愛的人,回憶的行李就收進心裡,愛過你,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