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曾經我們近得要走入彼此生命了,最後還是錯過。

親愛的海苔熊:

我是母胎單身者,二十七歲才遇到感覺可能喜歡我,而我也喜歡的女孩子。

我是在廈門的旅行中認識她的,七天的旅行有很多相處的時間。回程的時候,她寫給我的卡片說,我是她一直尋找的,純粹的人。她說,雖然我一直沒有自信,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但她看見我身上有閃閃發亮的東西。

但回到臺灣之後,我們居住的縣市距離一小時多火車的車程。我那時候不相信我們的關係能維持太久,所以我很被動,只有在臉書天天跟她訊息,倒是她常約我去她參加的活動。

第一次我因為撞到我原本排定的事情而拒絕了。

第二次我跟她和一些朋友去了海邊,那裡是她跟前男友回憶的地方。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剛分手,旅行中她滑手機看到前男友的動態會突然哭泣,她說她不想回臺灣。在海邊的時間沒有很長,但晚上她跟我講了她家庭的事情。我記得再次見面時,她跑向我,還有我們分開時感覺她不捨的樣子。我覺得我們好近。

一個月後,我到南部出席一個七天的短期工作,在工作前後我都去找她。工作前跟她一起去她另一位朋友的活動,而這位「朋友」,也就是她後來的男朋友。工作後我又去找她,跟她住在同一間背包客棧,晚上一起逛夜市,隔天一起吃飯。

下個月她又去廈門,旅行認識的朋友牽線有一個工作實習的機會,她出發前有問過我,我說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把握,雖然我很難過,因為很久之後才能再見到她。她出發那天,我去機場送她,我送她之前聊天聊到的衣服,她馬上去廁所換上。然後我們合照。從七月初我們再次見面到送機這段時間,我們每次見面都會合照,她發在她的臉書上,旅行認識的朋友糗我們閃。

那時候真的很快樂。

她在中國的時候,我們仍時常微信聊天。倒是她回臺灣有一個禮拜多沒回我訊息,直到我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她。她說回臺灣就覺得很累,很多人在找她,所以她想躲起來不想理任何人。不過通電話之後,她傳訊息給我說她很高興我打電話給她。我跟她約南部她主持的活動結束後,一起住民宿,隔天一日遊。

她答應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高興,看很多遊記、排路線、訂民宿,我決定在旅行最後告白。終於到了南下那天,在活動中,她發訊息問我民宿能不能取消,活動中有人在網路上攻擊她讓她憂鬱症發作,她只想回家休息,我後來才知道她朋友一直在後臺陪她。

但我一直沒認真把那個男生當情敵,一直假設他只是她認識很久很熟的朋友(其實她認識我一兩個月後才認識他),因為他還勸她留下來而不是直接回家去。

那天晚上民宿非常的冷。那天晚上我覺得很受傷,一度決定不再喜歡她了,直到隔天早上才決定繼續喜歡她,不過無論是電話、簡訊、line、fb,直到晚上我回到自己的城市時她才回我。

我從那天之後開始明確的感覺她不喜歡我,煎熬了一個月,我又南下找她,把上個月沒有說的話說完

距離我們相遇,一共六個月又十天。她告訴我她喜歡他。

對我來說,我們關係的轉變,時間點就是她從廈門回來一週沒有回我訊息的時候,或是取消一日遊的時候。但廈門的朋友告訴我,她在廈門過生日而他去找她的時候,在廈門的朋友都知道了。

對不起我叨叨絮絮一直說一些我跟她的鎖事,當我被拒絕之後,我常回頭去找這些記憶的片段,不停去猜想,如果我那時候更積極一點,如果我沒有因為之前拒絕之後連朋友都當不成的傷痕而不敢太靠近,我們的未來會不會有所改變?也許阻隔我跟她的,不是一個小時多的車程,而是我的害怕。

你是此生最美的風景 讓我心碎卻如此著迷
就算世界動盪 再絕望也有微笑的勇氣
你是此生最美的風景 才令我至今一再想起
這樣愛過一個人 是多幸福的事情

她真的好美好,我好幸運遇見她。也許我們曾經靠近,但最後她還是選擇了別人。

就跟我追求過的每一個女孩子一樣。但這次,是我二十七年的人生中最接近愛情的一次。我一度以為,我終於遇到那個人了。如果下一個人出現,我一定再痛也要勇敢去愛。

by 長不大的孩子(點播時間:2018/1/13 上午 6:01:32)

親愛的長不大的孩子: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他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特別到讓你願意做出一些改變、挑戰一些和以往不同的勇敢。或許在過去的經驗當中,你很少遇到對你有好感的女孩,而與她的這段邂逅,正是你最接近愛情的可能。聽到這則故事,其實有一點惆悵,也有一點甜,鴨子都已經到了嘴邊(好吧雖然這個比喻感覺有點怪),卻在最後一刻飛走了,輸給了他現在的男朋友。不過,想起前陣子在張老師月刊上面看到的一段話:

「如果是一部機器,你按下了停止按鈕,機器就會停止運轉;但如果是人,你按下停止按鈕,人才會開始思考。」[1]

「......如果我們去搜尋『回頭』這個關鍵字,找到的幾乎都是對於回頭的屏棄......回頭是虎代表的懊惱、悔恨、遲滯......但人生是一個長跑,有時候常是按一下暫停和迴轉的按鍵,回頭去看看怎麼和自己的經驗好好的相處。」林以正老師說 [2]。

點播了這首歌,按下了你的暫停鍵,你開始思索和回想,過去這段時間自己都因為害怕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的傷痕,而不敢再靠近一些,這的確保護了你不會因此而受傷,卻因為這樣錯失了一些機會。(延伸閱讀:【單身日記】可惜我們偏偏不是讓彼此幸福的人

或許因為是這次和他的姻緣,讓你一夜長大,開始練習為自己的喜歡和感情負起責任。這樣的一種暫停,其實是你生命當中很重要的一個轉折點,儘管最後他跟別人在一起了,但你因為這次的失落,才有機會真正勇敢地與人「在一起」,而不是只擱淺在曖昧而已。

只是我仍然在想,或許你會好奇:如果她曾經對我有意思,是什麼讓我們疏遠了彼此?或許是距離、或許是我不夠勇敢、或許是我在最靠近的時候沒有衝一發,但如果她不曾喜歡我,為什麼會到廁所立刻換上我送她的衣服?(同場加映:給從前的戀人們:曾有一刻,我們是世上對彼此最坦誠的人

心理學 OK 繃

心理師邱淳孝曾經在一篇文章當中談到一個有趣的問題──搞曖昧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其中一種可能是,他們在這樣的一種關係當中,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1. 享受戀愛的時候飄飄然的感覺、腦內戀愛激素的增加
  2. 不用負擔承諾、在一起的壓力
  3. 如果他是逃避依戀,他可以在一種「相對安全」的狀況下(和你保持距離),同時獲得他想要的被照顧、被呵護的感覺。

第三個比較特別,我想要仔細說明一下。我認為,每個人在關係裡面有他習慣的「距離」(當然在感情的不同的階段也會有些不同):

  • 有的人喜歡比較遠一點的距離他覺得這樣比較安全
  • 有的人則傾向跟別人比較靠近,有一種依靠的感覺
  • 有的人喜歡忽遠忽近的距離,重點不在遠或近,還是在自己能不能夠掌控何時要聯絡,何時不想被打擾。

不論是哪一種人,在關係裡面較有權力的人 (power),通常比較能夠決定「要見面還是不要見面」、「要約還是不要約」,而權力比較低的一方,就像是海浪上面的小船,跟著對方的忽遠忽近而起起伏伏。根據最小興趣原則 (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 [3],感情當中的權力高低是依照「依賴對方的程度」來分配的,越依賴、陷的越深的人,在這段關係裡面的權力就比較小,也很容易因為對方做了某件事或者是不做某件事,而感到開心、難過。(推薦你看:成熟的愛是節制:放下依賴慣性,愛得不焦慮

回頭看看你和她的關係,他決定要不要見面、他來評估你打去的電話他喜不喜歡,很明顯的可以感覺到你的權力是相對來說比較小的,不過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就像你說的,母胎單身這麼久在過去你喜歡人的經驗當中,大多都沒有好的結果,所以你對自己比較沒有自信。所以真正需要問自己的問題是:倘若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你願不願意多相信自己一點?

在愛情裡面我們經常會去面對到自己的脆弱,和那些比較沒有自信的部分,可是也正因為這些面向被浮上了檯面,我們才有機會好好的去檢核,一直以來對自己的看法究竟是正面還是負面。

或許,遺憾就像是生命當中的一種暫停,當我們願意在這個遺憾裡面停下來,也就有可能看見那些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