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對歷史的叩問!讀《花開時節》思考女人除了結婚生子外的人生志業,別把自己的人生託付給命運。

作者|楊子霈

看完日治時期女性百合小說《花開時節》,又接著看雄女校史著作《帝國最南──高雄高等女學校》,在繁忙的工作與母職壓力下,得以不斷「穿越」回百年前的高女生活中,有了這樣的古今映照,現實生活也就變得饒富趣味、不再那麼壓力沉重了。

《花開時節》是向日治時期台灣首位女記者楊千鶴女士的短篇小說《花開時節》致敬。大學時我就看過〈花開時節〉,當時只覺得是很稀有的女性作者和女性題材,談高女畢業生對彼此的感情、以及對未來的徬徨與迷惘,但因為小說情節並不分明,所以並沒有很深的印象。現在看完長篇小說《花開時節》再回頭重看楊千鶴女士的那一篇,才發現真是滿的有意思的文本。


圖片|來源

小說女主角在旁觀高女同學畢業後一一出嫁,不禁發出疑問:「女人的一生,不就是從嬰兒期,經過懵懂的幼年期,然後就是一個接一個學校地讀個沒完,而在尚未喘過一口氣時,就被嫁出去,然後生育孩子⋯⋯,不久就老死了。在這過程之中,真的可以把意志和感情完全摒棄,將自己託付給命運的安排嗎?」我覺得這是台灣女性的歷史叩問。在那個新舊交接的時代,女性好不容易可以接受新式高等女學校教育,但職業婦女仍極為罕見,所以沒有什麼女性 Model 可以仿效,因而再怎麼志大才高的高女畢業生,在社會對女人相夫教子的期許下,也難免徬徨迷惘。(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衛福部「黃金懷孕期」說,女人的肚皮要回應多少社會期待?

而楊双子的《花開時節》,居然能很精準地模擬楊千鶴〈花開時節〉中高女學生說話的口吻和心理感覺,以長篇篇幅更細膩地呈現出那個時代的飲食、衣著、年節慶典、嫁娶、家庭人際、學校生活、商業活動⋯⋯等等,簡直可以當一部庶民生活史來看,也使人更能理解那個時代女性的心理感覺,而作者楊双子竟然只是 1984 年生、三十初頭的年輕人,真使人訝異。

《花開時節》描述 21 世紀的大學女生楊馨儀在不明原因下「穿越」回大正時期台中州富裕的知如堂楊家,降生在屘千金楊雪泥身上,於是以一個現代女性的觀點看過去,便對許多家族成規或既定運作模式感到新鮮甚至困惑,於是思考如何調整自己、因應挑戰,依違在家族成規與自身理想之間,時而受挫,時而依靠女性情誼療癒彼此。富裕階層的女性春子姊、恩子和好子姊、早季子、翠嫂嫂以及馨儀所降生的屘千金楊雪泥,雖然得以接受高女的新式教育,但畢業後免不了受到家族安排的婚配決定,令人感到身不由己的無奈。「灣生」松崎早季子因為父親也是學者,而且遠離日本的大家族不受羈絆,是其中唯一可以繼續深造的女性。但也因此和近乎情人的知己楊雪泥難分難捨,熱烈纏綿的女性感情也刻劃得很動人。

而稍低階層的細姨秋霜倌、使用人領頭阿蘭姑,雖然也生活無虞,但命運就更不能自主,幸福更依附在主人的態度上。即使是雪泥的阿嬤,開明有決斷,是楊家的實質火車頭,也必須接受家族安排的贅婿,畢生為家族興旺而奉獻,其中並沒有「個人意識」自由隨心的空間。


圖片提供:PIXTA 圖庫

但是這些女性都很堅強,春子姊以還報家族栽培為信念支撐下去,雙胞胎恩子姊和好子姊自行達成一個嫁與不嫁的平衡; 翠嫂願意沉浸在心愛的鋼琴聲中,只有楊雪泥,兼具古典與現代的靈魂,雖然始終在家族安排與深造夢想間徘徊、以及早季子與未來贅婿的情感間掙扎,但也始終堅強地,從四季盛開的月季花中,領悟到花落時節也就是花開時節,女性雖然有許多不自由和失落,但又何嘗不能在令人心死的性別困境中找到生機樂趣,或徐徐圖之、扭轉乾坤?(推薦閱讀:四句女人名言告訴你,你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因此楊双子的《花開時節》,既是向楊千鶴的〈花開時節〉致敬,也是向她當年提出的歷史叩問予以深刻的回答。不自主的時代,雖然個人做怎樣的決定都是不自主的,但是台灣女性還是以其柔軟與強韌的雙重特性,跨過一個又一個歷史的柵欄,邁向更平等的道路,或捉摸出更成熟的平衡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