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2018 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最佳女主角獎法蘭西絲‧麥多曼提出「Inclusion Rider」,而 Inclusion Rider 為什麼重要?因為保持多元,將帶給世界更多可能性!

從 2018 年 1 月的金球獎頒獎典禮上,#MeToo 運動和歐普拉(Oprah Winfrey)撼動人心的致詞,到 3 月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獲得最佳女主角獎的法蘭西絲‧麥多曼(Frances McDormand)在舞台上最後提到的 “Inclusion Rider” (註1),或許有些男性覺得有失公平,或許有人認為過猶不及,然而以任何形式為少數發聲,都是我所樂見的,因為這的確是需要被重視的議題。(推薦閱讀:黑是最勇敢顏色!劃時代 2018 金球獎:有憤怒的人更有溫柔

2007 年,我進入洛杉磯的美國電影學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簡稱 AFI)攻讀碩士,主修電影製片,在學期間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學校對多元的重視、對專業的尊重。AFI 的攝影系是世界最頂尖的,校友包括奧斯卡最佳攝影提名 9 次得獎 3 次的 Robert Richardson,諾蘭導演御用的奧斯卡得獎攝影師 Wally Pfister 等等。攝影專業傳統上一直對女性十分苛刻,當我在台灣讀電影時,選擇主攻攝影為專業的女性可謂是鳳毛鱗角,所以我沒有想過這樣的系所,其中竟然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學生是女性,而她們的表現甚至比其它男性攝影師出色!今年以《泥沼》(Mudbound)提名奧斯卡最佳攝影師的 Rachel Morrison,就是 AFI 的畢業的女攝影師,她也是奧斯卡史上第一位被提名最佳攝影的女性。


圖片|來源

然而,即使女性的努力已開始展露頭角,產業環境中,性別平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畢業後,我待過幾個美國的影視公司,累積了幾次與美國劇組合作的經驗。有一次,我在紐約劇組碰到一位個性強悍、負責現場製作的女製片,她告訴我,就是因為在工作上太常遇到不尊重女性的情況,於是她需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以保護自己和她的工作人員。她領導的劇組,如果女性人員在工作過程中有感到被冒犯,認為自己因性別受到歧視或是任何形式的騷擾,組內有明確存在的申訴管道。我的確也看過女同事運用了這個管道,對她感到不舒服的情況提出申訴。即使身在相對成熟的環境中,女性還是得為兩性平權付出相當的努力。(推薦閱讀:奧斯卡最佳女主角!Frances Mcdormand:其實我是好萊塢邊緣人

性醜聞事件浮上檯面後,鼓勵女性勇敢出面揭發性騷擾或侵犯行為,引發廣大的輿論討論,當然大部份的人都是遣責加害人,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會(AMPAS)也宣佈驅逐了韋恩斯坦。不過,我也聽到這樣的意見:「雇用女性,真的太麻煩了,乾脆以後都不要雇用女性吧!」

這個意見,反而讓我想到了過去在學校與老師的一段討論,當時我必須在一堂課上對一部電影作深入的分析,在運用許多不同的理論進行分析後,我問老師:

「我們用這麼多不同的理論分析一個文本,可是作者創作時真的有這個意思嗎?這樣的分析真的有意義嗎?」

老師當時回答我:「過度詮釋總比不詮釋要來得好。(Overinterpretation is better than no interpretation)」多年過去,在這半年的新聞中,我發現,這當中的道理是:討論是改變的開始。即使會產生各式說法,唯有人們開始討論,事情才有真的改變的可能。

回頭看台灣的電影產業,我覺得台灣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往前走。十多年前,我剛入行時,曾經遇過攝影組前輩告誡:「女生不可以坐攝影箱。」因為女生的「那裡」不乾淨,大家迷信這樣會造成底片漏光。多年過去,這樣直接的性別歧視場景已經減少許多,電影市場中,也有多位女性製片人前輩,用實力證明自己可以獨當一面;不過對女性的挑戰仍舊存在,當有年輕朋友詢問我工作的想法,我也依然會說:「對女生來說,這是一份辛苦的工作。」然而,我相信這是各行各業的女性都會遇到的課題,重要的還是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發揮彼此的所長,為共同的目標和信念努力。

電影是個說故事的產業,一個感動人心的好故事,可以改變人們實際的行為。如果電影產業的環境更多元,講出不同角度的故事,這將為世界帶來更多不同的可能!Inclusion Rider 說的不只是性別,更包含種族、年齡等多元面向。而女明星們近來引發的新聞,讓性別議題再一次被世界討論,我也真心期盼,電影產業能真正成為兩性平權的領頭羊,並以更多好故事帶來真正的平權。

註 1:Inclusion Rider 指的是「多元附加條款」,美國南加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Stacy Smith 在 Ted Talk 中談到,如果一線明星演員在簽約時將此條款納入,即有機會讓劇組成員更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