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百態心事,當我們去愛一個人,用力量去愛,別把一時的脆弱當作愛情。

西蒙波娃在《第二性》中,對女性有過這樣的期許:「當有一天,女人能夠用她的力量去愛,而不是用她的脆弱去愛;不是自我逃避,而是自我發現;不是自我捨棄,而是自我肯定;到那時候,愛對於她就跟對於男人一樣,將成為生命的泉源,而非致命的危險。」

馬不停蹄地瞎忙,就是不容許有傷春悲秋的空檔。利亞約吃午飯,我見縫插針約在亞婆井的露天咖啡座。

到那邊,我後悔極了,整頓飯都在想 P 先生。

「你有聽過那首葡萄牙歌謠嗎?喝過亞婆井的水,就忘不了澳門。」數月前帶 P 逛鄭家大屋,平日粗心大意的我,突然問極易口渴的 P:「需要喝水嗎?」然後在屋外的亞婆井前地的咖啡座,買了瓶裝水給他。他為我的貼心感動不已,我那時的潛意識卻難以啟齒——只希望他喝過亞婆井的水之後,不會忘了我。推薦閱讀:總是讓你痛的,不是愛情!親密關係的七個思考


圖片|來源

當晚我夢見小時候看過的一檔兒童節目,沙漠中某個快渴死的迷途旅人,在乾涸的荒井旁看到一杯水,指示牌寫著,想要源源不絕的水源,就把這杯水倒進荒井裡,再為來人留一杯水。旅人隨即陷入內心交戰,信,還是不信,真是個問題。畫外音把道德難題丢給電視機前的觀眾:「小朋友,如果你是他,會怎樣做?廣告時間後回來告訴我。」

我相信人性本惡,相信世上充滿惡作劇、壞人、惡棍——六歲的我,會把那杯水喝下去。

旅人最後把水倒進荒井,水井便重獲生命,不但夠他喝飽飲足,還注滿羊皮水袋,留一杯給來人再上路。如是者,直至某天某人不信邪,把那杯水喝光,水沒有碰到水井,當中的毒素無法消除,水源也無以為繼,那個只顧自己的人掛了,也沒有所謂的來人了。

西蒙波娃在《第二性》中,對女性有過這樣的期許:「當有一天,女人能夠用她的力量去愛,而不是用她的脆弱去愛;不是自我逃避,而是自我發現;不是自我捨棄,而是自我肯定;到那時候,愛對於她就跟對於男人一樣,將成為生命的泉源,而非致命的危險。」推薦閱讀:【一個人的派對】幸福不是得到「想要」,而是搞清楚「需要」

我方才發現,我從六歲起便過着言不由衷的人生,面對愛情的困境,我哪一次不是毫不猶豫傾盡所有呢?因為那個水井就在我的體內,所有孤注一擲的心的傾倒,都不是浪費,而是在持續激發生命的泉源。很傻很天真,那個該死的兒童節目徹底害了我,也徹底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