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過社會給的框架與流言蜚語,百年來首位台鐵女司機邱千芳用努力證明自己:社會越不看好,我就越要做好。

不同的職場與作息,若再加上遠距離戀愛,對許多人來說是都是可怕的愛情毒藥,但台鐵首位女司機邱千芳與在台中任教的未婚夫王界明,雖然要見上一面總要繞上半個台灣,但兩人從約會、吵架到和解卻不同於凡人,也讓差點對工作萌生退意的邱千芳決定繼續堅持夢想開火車,小倆口將在下周台鐵集團婚禮中,步入人生下一階段。

7 年級邱千芳 台鐵 123 年首位女司機

7 年級的邱千芳,是台鐵創立 123 年來第一位女司機。

早期的台鐵司機員採內部報考,限制須是機務部門,但因司機員大量退休、人才出現斷層,台鐵2010年起台鐵放寬讓工務、電務部門人員報考。當年才 27 歲、佐級電力工程出身的邱千芳,在一片不看好聲中堅持理想、勇敢追夢,通過嚴格的體檢、35 公斤的握力測驗,成為合格司機員,也改寫了台鐵長期以來清一色是男性駕駛員的歷史。(推薦閱讀:【百工選書】東京女運將:只有計程車司機才看過的人生風景

作息不固定 曾為圓夢忍痛放棄愛情

然而,那只是圓了夢想的第一步。

那時,邱千芳為了在台東工作的男友,選擇分發花蓮,但因作息實在太不固定,男友希望她「不要開火車」,她為了夢想,只好忍痛放棄愛情。兩人協議分手的那一天,她坐在火車副駕駛座上「從台東一路哭回花蓮」。

身為女司機員,不僅要有吃苦耐勞的好身體,更需要堅強的心理建設。當時就連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也曾寫信勉勵邱千芳,在性別不平等的環境中,要朝自己夢想走下去。

不過,在台鐵長期以男性為主的組織文化中,台鐵內部對女司機員仍是雜音不斷。只要工作表現稍好,或出現晉升機會,總逃不過人身攻擊,就連肯定自己的長官,也備受波及。

未婚夫為流言挺身 她不再孤軍奮戰

邱千芳咬緊牙關,抱著「很想單獨坐上駕駛座,感受自己開火車奔馳」的念頭,苦撐4年拿齊柴電機車、電力機車、柴油客車、電車組、推拉式電車組等五張執照,加上那不服輸的個性,「那些人愈不看好我,我就愈要做到好。」支撐她留下來。

更重要的力量是三年前,與曾在學校當實習老師時認識的學長王界明偶然聯繫上,兩人低調交往一年,在一次的流言攻擊中,王界明終於忍不住為平反邱千芳的流言挺身而出,讓她不再孤軍奮戰,更有勇氣堅持夢想。(推薦閱讀:Google 引爆性別論戰:女性工程師少是天生的,不是性別歧視?

「我的班表,他背得比我還熟!」坐在餐廳裡,邱千芳、王界明相視而笑,邱千芳說,王界明在家沒事就在「背我的班表」,一到周末,王界明就從台中搭高鐵趕到台北,再轉搭火車到花蓮,「轉搭我開的火車。」

人家是開車載女友,他們情侶倆是女友開火車載男友,當抵達車站、邱千芳開門透氣時,就會看到男友站在門口向她打招呼,噓寒問暖一番,她再把男友「載」回花蓮。

她是火車司機 他是鐵道迷 吵架也與眾不同

不過教師、司機員作息時間差異大,兩人怎麼相處?

邱千芳說,王界明不僅沒有因此要求她換成朝九晚五的工作,反而每當她早班四點多要開車時,他都會調鬧鐘先醒來,提醒她「路上小心」再睡回籠覺。休假時,兩人一起出去走走,沒休假時,王界明就自己待在花蓮收收房間、逛逛市區。

「最怕是她生氣時,訊息不讀不回!」王界明說,兩人一吵架他就心神不寧,總要趕快搭車上台北「堵女友」,讓邱千芳一開車門,就看見捧著雞湯的他,小倆口再不開心也能瞬間軟化。

其實王界明算是「半個鐵道迷」,也讓他十年前與邱千芳在學校共事後,即使後來失聯,也常透過新聞關心成為司機員的她,直到兩年前才透過友人聯繫上邱,坐著女友開的火車,他也樂於沿途拍照。

王界明說,看著邱為夢想撐過困難,每天準時認真地將乘客送達目的地,他以邱千芳為榮,也支持她繼續做下去,「妳是台鐵的榮耀」;邱千芳也對未婚夫說,「感謝你這麼包容我,因為你,我更不會想要離開台鐵。」

「當初不看好我的人,現在都跌破眼鏡」

對於愈來愈多女性進入台鐵擔任司機員,邱千芳說,除了抗壓性要強之外,更重要的是需要調理好身體。

剛上線時夜班多,日夜顛倒讓身體難以適應,加上司機員吃緊、臨時請假無人代班,即使生理期,「再痛也要完成工作」,更常從早上九點上班,到下午四、五點簽退才衝去廁所,至今仍是上車前「只敢沾一點水」,到站再喝水。她花了一年時間吃中藥調理,加上不間斷地運動,才逐漸適應。

「當初不看好我的人,現在都跌破眼鏡。」邱千芳說,如今同事已習慣她的存在,當第二、三個女司機員進入機班,她也不再像稀有動物那般被看待,婚後她將從花蓮機務段調往高雄,接下來也希望往指導老師方向努力,將這些年的經驗傳承下去。(推薦閱讀:「請不要叫我女導演」十位打破性別框架的好萊塢工作者


台鐵首位女司機邱千芳(左)與未婚夫王界明。聯合報系記者侯俐安/台北報導


台鐵首位女司機邱千芳(左)與未婚夫王界明。聯合報系記者侯俐安/台北報導


台鐵首位女司機邱千芳(左)與未婚夫王界明。聯合報系記者侯俐安/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