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娜王妃逝世 20 週年,作者卡比小姐寫浪漫的破滅與現實,或許世上本沒有童話般的幸福愛情。

戴妃的死,讓我感到一個美好時代的結束。我隱約覺得,那是成長的分水嶺,一種無以名狀的悵然若失。再見,我的童年;再見,童話婚姻。

英國王妃戴安娜逝世二十周年,各路媒體未打算放過她。童年缺愛、充滿背叛傷害的婚姻、冷淡的性生活、皇室人員的身不由己、八卦的大眾和沒有底線的狗仔隊,把這位美麗佳人一步步逼上絕路。(推薦閱讀:黛安娜王妃:有一種美麗叫做內斂

我至今無法忘記聽到戴妃死訊時的錯愕。對一周前的事物失去記憶,卻牢牢記住了 97 年 8 月 31 日的我在幹什麼。那是暑假將盡,快要進入初中生活的最後一個周末,我被指派到茶樓排隊等候。一小時後,茶位開了,父母翩然而至。父親劈頭一句:「戴安娜死了。」我以為是玩笑。真希望只是玩笑。

戴妃的死,讓我感到一個美好時代的結束。我隱約覺得,那是成長的分水嶺,一種無以名狀的悵然若失。再見,我的童年;再見,童話婚姻。


圖片|來源

以前的學校離婚紗街很近,坐校車上學的女生們最愛玩的遊戲,就是在經過街道兩旁櫥窗的刹那,決定好自己未來的嫁衣;不似現時的少女都迷戀低胸露腿,戴妃的品味象徵了女人應有的樣子。當年查爾斯王子和年僅 20 歲的戴安娜在聖保祿大教堂舉行世紀婚禮,共有二千六百多位嘉賓出席,全球 10 億人收看電視直播。那襲童話式婚紗,拖尾長達八米,氣勢磅礴。(推薦閱讀:不朽傳奇:黛安娜王妃讓人永遠懷念的秘密

我們這些晚了幾年出生的小孩靠著重看錄影,開始了萬劫不復的浪漫搜索旅程。那時的她確信自己是幸運幸福的,我們也相信了那個夢幻婚禮和婚紗,並把現實和童話裡的一切對號入座——世上必然還有願意捨身涉險的王子,定必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凡人如戴安娜如我們也定必如此。

我們如此渴求美好結局,甚至選擇性刪去清晰不過的資訊。他外遇了,她開始厭食和暴食,離婚了,她和富家子交往了,她獨自去掃地雷和握著愛滋病病人的手時的眼神,彷彿世界上有人真正需要和渴求她⋯⋯我們過於幼稚地認為只要她不死,終有一天浪子會回頭,王子公主還是會走在一起。

20 年了。我終於可以用過來人的身份嚴肅告訴你,世上真的沒童話。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