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綺與友人在社群發起「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解放胖女體活動,希望社會大眾尊重每個人如何表態自己身體的權利:無論生來如此或是自我選擇,你都該有完全的自由!

無論那是出於 you were born this way(你生來如此)或是 you choice(你選擇),你擁有完全的自由。

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女怪現身。

由汪綺/貓不接棒。

很多人都在問我,為什麼把頭髮剪得這麼短?

其實早在幾個月前我就已經在我的私人臉書上公布了這個訊息,我動了縮胃手術。

為什麼我這麼做?我坐在這個所謂「胖體偶像」的位子已經兩年了。在這個對不合格身體不友善的世界裡,我收到無數來信,無論是共鳴的也好,讚美的也好,求助的也好,欣賞的也好,因為我引起情慾的也好,他們帶給我力量,也讓我擁有想要帶給他們力量的動力。雖然沒有因為這份「工作」賺到什麼錢,但我想,我還是有在做事的。早在我 20 歲時家母就與我提議過,但那時我能用這個胖的身體自在的表演和工作,且狀況尚佳。近一年來卻不然,我沒有改變我的生活和飲食習慣,體重卻不自然的飆升。我開始因為這上升速度感受到來自體力及健康上的部分警訊。而我無法承受當我病倒了,我的照顧者會是家人,這將是場可怕的互相折磨。(推薦閱讀:【Handsome Lady】珍妮佛勞倫斯:我微胖我驕傲,活得率性就好!

然,這仍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真正讓我害怕的是我開始逃避直面內心的恐懼,不管是可預見的現實問題或無形的心魔。

你問我究竟恐懼什麼?其中「這樣就可以了吧?」的心態,是讓我最恐懼的。我非常珍惜現在能發出話語的權利,我渴望自己成為一張接住不合格身體的網,告訴他們,這樣其實也可以。再者,我一直認為我是因為胖所以被他人喜歡。我之所以害怕變瘦是來自恐懼。對我的工作來說,被觀眾喜愛是命脈,如果我瘦下來觀眾對我變得沒有興趣,那麼「汪綺/貓不」就等於是死了。這樣的恐懼,事實上也和那些害怕變胖會不被異性喜歡的人們是一樣的。(推薦閱讀:「128 公斤,你這女的怎麼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讓胖成為弱勢的,不只有男人

對於生命甘於消極的安逸不是我的做法,我不甘於躲在偶像安全的面具盾牌之後,因為他人的攻擊或崇拜置自己人生上的迷惑不顧,我不能屈服,不能止住腳步。

我沒有失去我的主動性,我是為了我自己做的,當然也可以在我認為適合我的狀態下停下。如同你不一定要是 LGBTIQA 族群才能支持他們,自然也不見得一定得要是胖子才能支持身體平權。事實上光是這樣想也顯得傲慢無知,因為身體而被歧視的可不只是胖子,還有 CC(sissy/娘娘腔)、身障者(他們因為自己的身體也有慾望遭遇恥笑,詳情請洽手天使)、開始衰老的身體(跨齡戀、老年的「被」去性慾化),甚至是天生過瘦的身體(最極端的例子詳見 Lizzie Velasquez,她不是厭食症,雖然一般天生過瘦的女孩不會像他那麼嚴重,然而別人的消化系統到底關你屁事?)⋯⋯等。(推薦閱讀:【世界日誌】當我們年老後:青銀共居體驗人生,情慾同生活般必須

沒有人可以對你應該成為怎樣的人下指導棋。同樣的,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評論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胖造成了我什麼,和沒有造成我什麼。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有義務責任對別人的身體做出關心,那麼你是否準備要為他人的「健康」負上「責任」了?再來,你真的有那麼多的擔心,請記住,健康不能只是一張標準的數據,而是身心合一。身為一個胖了二十五年的胖子,我可以很明確地說,一直以來,身體給我的困難遠遠不及來自他人對於我身體評論的痛苦,很多時候我身上根本沒有那麼多的困難和痛苦,他們都只發生在被他人所詛咒的、想像的未來裡。

而那些想像中的困難和痛苦,並沒有來到。

做完手術已經四個月了,我找回了運動的習慣(是的我一直有在動好嗎),也在訓練下找到使用更多肌肉的方式,我的體力條拉回我 20 歲時,我的體檢報告開始回到正常的指標,我也出現術後掉髮,於是我乾脆將染過的頭髮剪的清靜。我有時會在突然站起的時候會突然暈眩,我開始容易冷,我減少獨自外出,因為我無法在出外吃飯的時候把一盤普通份量的義大利麵吃得乾淨,以至於廚師會親自來向我確認餐點口味是否不滿意。

這巨大的決定並非讓我全然舒坦,我發現,我並非是取回身體的控制權,你永遠都不可能真正的「控制」你的身體,那只是媒體網路的謊言。我取回的是「我決定」的權利。於我而言,活著就是不斷地前進,我要當河流,不當湖。因此,我的手術是一個充滿個人意志的決定。我今天選擇正式的公開這件事情,是為了告訴你們:沒有人可以指責或試圖修正你,無論那是出於 you were born this way(你生來如此)或是 you choice(你選擇),你擁有完全的自由。(推薦閱讀:肥胖紋超辣!胖女體解放攝影集:我們就是你的妖魔鬼怪

這一系列的照片我使用了保鮮膜和周巧其同學用熱熔膠製成的皇冠去詮釋我的身體和手術之間的關係,拍攝出來的效果精美絕倫。謝謝最美麗的化妝師蔡佩珊為我妝點上屬於冬天女王氣勢的妝,以及為所有女怪拍攝的攝影師葛昌惠,也謝謝一路走來所有在幕前、幕後支持我的人。

雖然很俗套,身體平權的路上,有你們真好。

成為自己的主宰者,女怪們。

(汪綺/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