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青春太短,時間太趕,我們在找的是能在愛情路上一起奔跑的人!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出社會第一年體力很好,下班後不是被學姊 Lisa 拉著穿梭金融圈的 Happy Hour,不然就是跟艾莉一起買 Class Pass 課程練身體,瑜珈、飛輪或拳擊 boot camp 輪番上陣。Happy Hour 去多了無意間很快就發現跟金融男約會相處的奧義,還有他們的食物鏈。

最頂端的族群就是對衝基金 Hedge Fund,原因無他,對衝基金是賺的超級他媽多的買方,進入的門檻也比較高。接下來是銀行、Venture Capital(創投)跟 Private Equity(私募基金),需要看資本額才可定出順序。而銀行分為兩種, 一種是投資銀行,門檻比較高,賺的也比較多,另一種是商業銀行,給人存款借錢的 。以摩根大通 JP Morgan Chase 集團來說,JP Morgan 屬投資銀行,Chase 屬一般商業銀行。但很多在 JP Morgan Chase 集團工作的男生會魚目混珠說在 JP Morgan 工作,等你問到他工作內容時,他才瞳孔震動、吱吱嗚嗚的說出來是商業銀行的旗下部門,如果剛好遇上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會不客氣的戳破「那你應該說你在 Chase 而不是在 JP Morgan 吧」。(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我不會在第一次約會跟你睡


圖片|來源

最常遇到在商業銀行工作的男生,時不時一再重複「那些在投行部門的都是 Jerk 啊,真不懂女生喜歡他們什麼」,我只能微笑而不語,心裡想著男人何苦為難男人。

但是他們有共同的敵人,醫生。

只要不小心提到有跟醫生交往過,他們通常都會一臉天啊你怎麼敢吃大便,然後問分手原因,並且放大所有負面的細節,說醫生們都自以為是。不然就開始半開玩笑問:是不是為了以後結婚可以花他們的錢才在一起。會這麼討厭醫生主要就兩個原因,完成住院醫生與專科醫生修業並考過正式執照的醫生多半年薪起薪是二三十萬美金,並且一個禮拜上班時數有些可能都不到四十小時。而金融業的男生心裡明白,所有條件列下來製成表格的話,估計醫生那一排幾乎都會蓋上「勝」。

第一次認知到這個食物鏈的時候,是在亂入 Madison Ave 跟五十幾街上各大投行下班後的 Happyhour。這種充滿 Banker 的社交場合總是會有一兩個特別現實的人,有男有女,一到場便先報上自己的公司還有部門,並且要每個人介紹自己待的銀行還有部門。我從來不掩飾自己做百貨採購的身分,畢竟在這種狀況是有利引起男生注意,女生則是一半一半,喜歡打扮的女生自然會來找我攀談,專門來拓展人脈的人就不會來找我講話浪費時間。(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那些發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戀情

艾莉的研究所同學 Amy,就在一間第五大道上很有名的投行做分析師,年薪美金十幾萬,每週至少去兩次七點準時出現在公司附近的 Happy Hour 跟同事和部門老闆賣力把酒歡顏兩小時後,回到辦公室繼續工作到半夜一兩點才下班。因為她熱愛蒐集名牌鞋,我們話題上有不少交集。

她在約會市場完全秉持一個模式:非菁英不約。金融業只跟投行還有對衝基金的男生出去,偶爾會答應跟外科醫生或是大型事務所的律師喝一杯。但曾經有過一個例外,一位被家族管得死死所以口袋沒有什麼錢,但高級派對邀請函很多的美國開國公爵的第三代。有一次半夜十二點 Amy 打給我,問我有沒有空聊聊,我開玩笑地回:「今天這麼早下班啊。」

她得意的笑說:「我們部門的實習生把明天報告的 PPT 做錯了,剛剛打了電話叫他滾回來重做,現在算是我的休息時間。」話鋒一轉,立刻接著批哩啪拉的發表起高論:「你看,我們在紐約不過只會待個幾年,之後大概就會去北京或上海,不然就是小的要命的新加坡,而紐約才是優秀男生的大本營,大家忙到沒有時間劈腿,不會隨便跟你海誓山盟然後私底下裝單身。約會市場都是快速的來一個去一個,頭也不回往下一個更好的前進,當然要趁年輕挑菁英中的菁英,藉由他們看到更廣的世界,你的青春才值得啊!況且我們也不是吃對方什麼,包包鞋子大衣我都可以自己買,我要找的是在一條路上一起奔跑的人!」


圖片|來源

Amy 把男人與國際觀融合的論點,雖然很得我心,但與我當下正在認真約會並且固定見面,正是在食物鏈偏低層的 Jonathan。原因很簡單,在跨國商業銀行任職 VP 階層的 Jonathan,能同時在個人視野跟陪伴時間這兩項重要因素同時達到均標。

我們能在下班後去看展覽聽音樂會或是買韓式炸雞在家裡看美國總統大選辯論,彼此交換心得。週末則睡到中午,一起去中國城的金峰登記排隊吃早茶,或是買了 Mason Kayser 的麵包跟咖啡在中央公園散步聊天。相較於投行還有其他金融業,幾乎都充斥著工時長,工作量跟壓力都很大的問題,例如 Amy 才跟一個二十四歲在對衝基金工作的威而鋼愛用者分手,之後又遇到一位在投行工作脾氣暴躁的分析師,總是在跟她出去的時候跟別人起爭執,不是被趕出酒吧不然就是對服務生撒氣,每次約會都烏煙瘴氣的結束。(推薦閱讀:「大於愛情」的紐約想像:愛情是生活的附屬品

在紐約工作生活的女孩們,哪個不是披巾斬棘,哪個不是在面對挑戰時努力表現的綽綽有餘,一點恐懼害怕都不能露出。而支持著自己的,就是與生俱來的野心與才幹,但這也無形中影響著我們擇偶的標準。要在這條食物鏈之中找到真正能讓自己快樂又能分享生活的人,又要同時滿足內心貪婪的野獸,才是對我們的智慧最大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