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細看那些發生在迷幻夜色裏頭,現代人的速食戀愛!

作者| Madeleine C.

Disclaimer: 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在紐約求學的期間,其實沒認識什麼男生,除了一開始先在紐約大學 NYU 唸了兩個月的語言學校,熟悉紐約市環境時認識來自各國的同學們之中,有幾個日本韓國土耳其的直男。回到 FIT 開學後就再沒遇見直男了。

不過認識男生這黨事,從來不在我的待辦項目裡面,每天忙著念書交作業,還要跟著在語言學校認識,後來去 Fordham 大學唸 MBA 的艾莉一起吃喝玩樂,讓我根本忘了男生的存在。直到畢業後,找到一份百貨採購的工作,才慢慢開始感受到,單身女子上班族在大都會生活的孤單與寂寞。(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我不會在第一次約會跟你睡

紐約的上班族很流行去辦公室附近的酒吧喝一杯,五點到七點之間會遇上俗稱的“Happy Hour”,酒類一律半價。

「欸,我在 Goldman Sachs 工作的朋友今天問我要不要去他公司附近喝一杯,你要不要來?」Lisa 是公司裡唯一會講中文的同事,也是比我早兩年從 FIT 畢業的學姊,性格開朗大方,喜歡參加各種社交活動,總是擔心自己嫁不掉。「好啊,你要走的時候打給我,我們大廳見」我回。


圖片|來源

我們一起搭了 Uber 到 El Vez,一進門就是一片淡藍色襯衫的人聲鼎沸,每個人都是硬而整齊的標準 Banker 髮型。

Lisa 的朋友 Jasper 馬上發現了我們,一陣介紹寒喧之後,也認識了 Jasper 的印度女同事 Sarah。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跟 Lisa 還有 Sarah 聊著,Jasper 則是忙著到處招呼他今天叫來的其他朋友。

提早被客戶放出來,又可以刷公司的卡裝闊,就是這麼快樂又囂張。當我眼神不小心飄移到旁邊時,一個格子襯衫的印度大哥,列著嘴對我猛笑。「你也是在 Goldman Sachs 工作嗎?」大哥用濃濃的印度腔開了話題。

「不是,我是跟一個朋友來的」我禮貌的微笑並回答。「這樣啊,我是 Ali,我跟我幾個同事來的,這是 Mike 還有 John」印度大哥笑得更開心了。其實呢,他們也不是真的叫 Mike 跟 John,我只是單純地給他們一個化名,因為我本沒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是喔,所以你的都是同一個組的嗎?」我再度禮貌性的提出問題,假裝有興趣,實則在找機會逃脫。「對啦,但是齁,我比較大,他們是我管的交易員(Trader)」印度大哥繼續咯咯的笑著。(推薦閱讀:澳模 Essena O’Neill 拒絕社群虛名:別再為了追求讚浪費青春

要不是艾莉天生總是吸引印度男人,練就我一身跟印度人周旋並擺脫對方的功夫,而最重要的,就是能聽懂他們的腔調。

Mike 跟 John 一看就是中部長大的白人,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很明顯在努力地露出一排的牙齒笑著,八成在心裡咒罵自己為什麼要替這個白目阿三工作,但又想到年終的 Annual Review 掌握在這個人手裡,還是得逼自己為年終獎金跟升遷機會陪笑。


圖片|來源

場面瞬間乾了三秒鐘,好了,我該退場了。「這樣啊,我旁邊這位 Sarah,一樣也是 Goldman Sachs 的唷,這個是 Ali,做期貨交易的喔」經過了各種 Mingle 跟 Happy Hour 的訓練,深深覺得最有效的脫身方法,就是轉移現場話題的焦點,介紹新朋友,把聚光燈推給別人。

當然,Ali 跟 Sarah,系數同源又同文明,互相交換基本資料訊息會比較耗時間,我便轉過身到吧台假裝要再加點一杯酒。

好景不常,我還沒點到酒,猛然感覺有個硬物非常使勁地戳了我手臂三下。結果一轉身,居然是剛剛的印度大哥的食指。「所以你也是在 Goldman Sachs 工作嗎?」

我的天啊,我剛剛不是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了嗎,這位大哥是醉了還是沒話找話聊啊?「欸,我剛剛已經回答過你了喔,不是,我不是跟你同一個公司的」帶點稍微不悅的語氣,指望這位 Ali 能夠知難而退。「喔⋯⋯這樣啊」印度大哥靦腆的笑了⋯⋯我看著他,沈默不語。「喔⋯⋯我跟我朋友們等等要去續攤,你要不要一起」印度大哥再度說話了,我真的好同情他的下屬們。(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我不介意孤獨,它比愛你還要舒服

「不行耶,我跟我的朋友等一下要回去了,明天一早有會要開」快走吧,這位先生。然後印度大哥帶著他的下屬,包括 Sarah 消失在我的視線裡。等等。那個 Sarah,不是今天才認識 Ali 嗎?那個 Sarah,不是左手無名指上有戒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