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罹患乳癌媽媽告白,當生命遭逢巨變,從前沒在意過的胸部成了另一種認識自己的方式,她用親餵孩子,感受了全然的愛!

胸部,陪著每個女孩變成女人,是女人最美,也最私密的一部分。多少情節不可分享,多少隱秘無法道出。胸部的大小、形狀、健康,又如何影響了女人對這個世界的看法?這是一組女人和胸之間的故事,來自不同背景、年齡、職業的女人們面對鏡頭,娓娓道來她們與胸共度的青春與命運,一同走過的壓抑、不自信、疑惑與掙扎。妳的上半身,述說著怎樣的故事?

「我對胸部看得很淡啦,餵完奶還會走山,」聊起胸部,王筠銨豁達地像在聊隔壁老王,或許是身為地方的媽媽,早就天不怕地不怕。35歲的她,有個三歲的大女兒小曦,今年初迎來小女兒小宓。二月某天擠奶時發現有個一公分多的硬塊,趕緊就醫做乳房切片,確診為最難纏的三陰性乳癌第一期。(推薦閱讀:「傷痕在我身上開出了花」乳癌患者刺下最美的傷痛勳章

小確幸的日子一下子飄來烏雲,想著一雙可愛的女兒,再怎樣都想撐住、要陪她們長大,不願「以後別人來帶你小孩」。雙魚座的她化憂愁不安為搞笑能量,成立「孩子的爸,我要活下去」FB粉絲專頁,紀錄抗癌心情,「乳癌聽起來很負面,很多人不敢面對,延誤治療。我不能跟你說不痛苦,但那都可以化解,一下子就過了。如果我的文字可以鼓勵一些人,那就一直寫下去吧。」

她笑談化療副作用讓她又吐又拉,不知要顧上面還是顧下面,身體激動地像馬景濤。每每不忘叮嚀麻醉師,她酒量很好,要多打一點。她寫道打完「紫杉龍王」紫杉醇藥劑後,頭髮一搓一搓掉,老公竟叫她「禿驢」,因為「感覺武功很高強」,她氣嘟嘟回嘴,「至少也要叫妖尼姑吧!」胸部裝了引流管,她說正好拍「穿搭教學」,教姊妹們放進寬褲口袋照樣可以逛街呷火鍋。

身為念理工科的女生,她以前也習慣弱化自己的性別,「班上都是男生,科技業也大都是男生,衣服都穿得很中性,好像必須要隱藏女性特徵,才能被定義成你進公司是靠腦袋,不是靠外表。」當了媽媽後,她才開始想為自己打扮,為女兒打扮。生了病後,她更敞開做自己,買綠色假髮,擦指甲油。「你本來以為你有數十年時間,可以排序先做什麼,可是突然發現人生並非你想像的這麼長久,我現在只想做我覺得最重要的事、在意我想在意的人。」

以前跟胸部不太熟,現在成了好戰友,這場病讓她更明白自己,更知道人生的輕重緩急。八月中動完乳房局部切除手術的她,目前預後情況良好。烏雲來了又走,從今往後留下的只會有快樂的眼淚,還有全家人手牽手再一起去郊遊的承諾。(推薦閱讀:專訪穿粉紅蓬裙的男人:妻子罹癌後,我想讓她記得快樂

【Q&A】

M.C.:你們家族有乳癌病史嗎?

王筠銨:沒有,醫生說現在很多年輕女生發病,我想可能是大環境的問題。癌細胞雖然是歹咪啊,但也是身體裡的細胞不正常的增生,可能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啟那個開關。人家說乳癌是好女人病跟女強人病,如果你太ㄍㄧㄥ,一直勉強自己做一些你本來做不到的事情,就會生病。

M.C.:親餵時,有讓你感受到身為女人的特別嗎?

王筠銨:嬰兒喝完母奶會睡著,那個視角往下看,會覺得畫面很美,很幸福。就算我跟寶寶一起流落荒島,我也可以餵飽她,不會餓死,我們是一體的。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想讓小朋友從小感受到全然的愛,長大會開心很多,會是個溫暖的人,像餵母奶這種我能為她們做的,我就做。本來想能餵多久是多久,後來沒辦法,治病優先。(推薦閱讀:活著還愛著就是性感!安潔莉娜裘莉、麥金妮絲、凱莉米洛抗乳癌宣言

M.C.:當你遇到身邊過多的關切或酸言酸語,會怎麼面對?

王筠銨:我以前也很在意別人看法,但我後來想說何苦在意這些人。我在醫院等,會有路人說「好可憐,孩子還那麼小。」也會有人說白血球指數低還帶孩子出去玩,有事活該。我覺得幹嘛 care 他們,我住院他們也不會來看我,為了這個不開心沒必要。你就是把自己顧好,依然很漂亮,依然吃好睡好,因為我們畢竟不是真的公眾人物,只是一個素人講自己故事,把自己當公眾人物就本末倒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