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寫獨身的百態心事,與你交換靈魂手帳:細看《四重奏》,在愛裡我們用一人份的單戀,換三人份的愛情。

靈魂來世界上,或多或少都帶著學習的使命。他們在人間的感情中跌跌撞撞、在事業中面臨磨難、在世俗價值觀中茫然無措,可能攀到高峰、也可能跌到谷底。柚子甜的女人迷新單元,帶妳翻閱靈魂的學習手帳,帶親愛的妳用靈魂的角度看愛情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我喜歡的人有喜歡的人了,他喜歡的那個人也是我喜歡的人,我希望他們之間能順利。」

「那妳喜歡的心情該何去何從呢?」

「我喜歡的心情就在哪裡閒晃吧,躺在那邊打滾。」──《四重奏》

看過今年的神劇《四重奏》的影迷,想必都被「鬼才編劇」坂元裕二刻劃的人物與台詞震撼了好幾周。

這部劇的副標題,一語就道破了 30 歲男女的無奈:「30 世代。無論戀愛還是人生,都無法盡如人意⋯⋯」在看這部劇的時候,總會不由得投射心中某一塊碎片在劇情裡,或為了某一句犀利的台詞而心中激盪許久。

《四重奏》由四位重量級的演員領銜主演,而由滿島光飾演的「世吹雀」、高橋一生飾演的「家森諭高」,則成為這次〈靈魂學習手帳〉分析的解讀對象。

雀與家森,兩人看起來都是一副厭世的模樣、總是對人生沒有憧憬,但壓抑的外表卻壓不住想要愛的渴望。他們一起默默喜歡別人,也一起默默地看著喜歡的人喜歡的別人,也一起抑鬱地承受被喜歡的人視而不見。這對「愛情食物鏈最底層」的雙人組合,像是黑咖啡不加糖的滋味,靈魂一起琢磨單戀的苦澀。(推薦閱讀:【關係日記】《四重奏》我愛你,但是已經不喜歡你了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世吹雀的靈魂學習手帳:在愛面前,不夠勇敢也沒關係

雀總是看起來像沒長大的小女孩。綁著隨意紮著的馬尾辮,喝著三角包裝的牛乳,當別人問起她為什麼這麼喜歡喝三角牛乳的時候,她卻說:「我喜歡到幾乎忘記自己喜歡了。」

她在人面前看起來懶洋洋,看起來沒脾氣也沒心機,需要的時候也可以裝得笑咪咪,但她卻是用這樣的表情來和人保持距離──因為她也沒打算讓人走進她的內心。

她的童年是場噩夢,年幼的她以「魔法少女」之姿紅遍電視圈,但實際上卻是被父親利用的一場詐欺。當騙局被揭穿之後,她一生就背上了「騙子」的罪名,即使長大之後進了普通公司,也被同事找出多年以前的影片霸凌。但直到最後她離職的那天,都還是笑著對每個人,欠身離開。

但即使她戴著這樣的面具,雀卻連父親病危都拒絕去探望,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這樣的「家人」。沒人知道她是刻意裝沒感覺,是恨到骨子,還是心已經死了。

而雀在這樣的心中,一直有個默默喜歡的人。那個人,才是真正像「父親」一樣照顧她和大家的人:別府司。

但溫暖沒脾氣的別府,喜歡的是真紀。雀同樣也喜歡真紀,所以當家森問她「那妳喜歡的心該何去何從?」的時候,雀回答:「我喜歡的心情就在哪裡閒晃,躺在那邊打滾吧。」(推薦閱讀:【A Girl】從長假到四重奏!松隆子:哭著吃過飯的人,是能夠走下去的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不是所有的人在愛前面都能夠勇敢的。有時候是覺得自己配不上,給不起喜歡的人幸福;有時候是看著喜歡的人喜歡別人,覺得自己無法介入,也不想介入。寧可在一旁默默守護著喜歡的人,甚至主動撮合喜歡的人和他喜歡的人,然後一心盼望兩人能夠幸福就好了。

受傷的靈魂沒力氣勇敢,但話又說回來,一味地追求「勇敢」就能夠幸福嗎?橫衝直撞取得的幸福,如果沒有讓愛的人比較快樂,是真的「勇敢」嗎?

雀的靈魂最後選擇繞道而行:「如果無法勇敢,那就成全與守護吧。」如果給不起喜歡的人幸福,那至少要用僅有的力量,讓喜歡的人幸福。

雀的愛很卑微,卻卑微得很溫暖。在真紀離開她們之後,她是最積極找她回來四重奏的人,因為她愛別府,也愛真紀,喜歡到忘記自己喜歡誰的程度,所以她的愛裡已經沒有妒忌,只有看見喜歡的人能夠幸福。

家森諭高的靈魂學習手帳:愛,是守護一個和自己相同的人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家森在《四重奏》裡給我的第一印象,大概是「難搞」吧。說他難搞,是覺得生活裡如果有這樣的人,鐵定會成天背上中箭,遭人白眼。試想連跟他一起吃個炸雞,都會被他在餐桌上質問「為什麼妳要在大家的炸雞上擠檸檬汁啊?」「擠檸檬汁就不脆了啊」然後跟人爭論起「擠檸檬汁合不合理」和「擠檸檬汁之前是不是該問一聲」的嚴肅議題,會讓人在餐桌上食慾頓消。

可是,家森卻不在乎別人怎麼想。

他的冷眼與洞察力,可以說是跌到谷底人生的副產品。曾經中了六千萬的彩券,卻意外錯失領獎機會;結了婚有個小孩,最後卻還是離婚了;音樂事業沒有前途,甚至連在《四重奏》這個「單戀食物鏈」裡,他扮演的還是最底層:他喜歡雀,雀喜歡別府,別府喜歡真紀,但是沒有人真心是喜歡著家森(有朱只是逗著他玩、前妻茶馬子最後也離開了)。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他對雀的喜歡是暗暗的,一直到最後一刻才說出來,甚至還用「我喜歡妳」「呃,謝謝」「開玩笑的啦!」這樣的台詞來包裝告白。

家森的愛同樣也不勇敢,但她的愛和雀不同,我認為他的愛,是在雀身上看到自己影子,同樣脆弱,同樣不被社會接受。因此家森心裡守護她,其實也是在守護那個不被愛的自己。(推薦閱讀:一千七百種靠近:只和自己最喜歡的人在一起,是健康的嗎?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愛著自己影子」的愛,是條很孤獨也很痛苦的路。那是一種雙倍的心疼,當看見對方受苦了,自己也跟著心痛;當對方喜歡別人卻落空,他也看見自己不被愛的孤獨。但沒有籌碼、也知道自己不討人喜歡的人,沒有勇氣和自信喜歡別人。默默的愛著,是他唯一有力量做的事,也是最不給人添麻煩和困擾的溫柔。

家森一直到最後,都用這樣溫柔,守護著一個和自己相像的人。他的愛是無私的,同時也是私心的,因為他用一人份的愛愛著兩個人:愛著雀,同時也愛著自己。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

《四重奏》的最後:每個靈魂都沒有得到想要的愛;但每個靈魂卻得到比想要的還更多的愛。

劇中,四個各自有傷口的人,最後終於幸福地走在一塊兒。他們演繹的已經不是一對一的男女之愛,而是當每個人放下手中想緊抓的那一條線,最後成為一個家庭,每個人都得到三等份的愛。

也許就像松隆子飾演的真紀說:「雖然我們不是家人,但我們用著同樣的洗髮精,頭髮散發著同樣的氣味。這樣的我們,不也很好嗎?」

靈魂想要學會的,有時候不是男女之愛那麼簡單──從脆弱的彼此單戀,蛻變為相互扶持的四位家人,那樣的修復與轉化,或許才是谷底的靈魂能夠擁有最大的療癒吧。


圖片摘自日劇《四重奏》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