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11 日是世界女孩日,也是台灣女孩日,希望藉由這天的紀念,讓世界各地的女孩都能得到對等的權力和照顧。一起來看獲選亞洲女孩人權大使的台灣女孩黃靖如的致詞全文。

沒想到真的得了亞洲女孩人權獎,很感謝一路以來的幸運、自己的努力還有身邊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的支持,往後的路還很長,我們還要一起努力建立公義平等的性別環境。

附上在頒獎典禮上的致詞:

大家好,我是黃靖茹。關於我的故事已經說過不下百遍,但今天我想說的不只是我經歷了什麼以及我做到了什麼,更想說的是在這個歷程中我看見了什麼。

在 10 歲和 15 歲的時候我分別受過一次性侵未遂以及一次性侵害,那之後我的人生開始劇烈轉變。我沒有辦法再作為一個乖巧聰明的好女孩,因為我知道在社會的眼中我已經是「髒」的了,即使只要我不說,就沒有人知道我的經歷,但是強暴文化之中對受害者的噤聲、羞辱、隔離,看在當時的我的眼裡,就是在告訴我,我已經是個失格品。(推薦你看:【性別觀察】Linkin Park 主唱自殺:兒時被性侵的陰影,跟著我長大

16 歲之後,我透過社群網路一字一句的紀錄下發生在我身上的傷痛,以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反應,例如我的噩夢、幻覺,患精神疾病的過程,還有對暴力的叩問以及對自我的質疑。

如果我已經是個失格品,那我希望能夠透過文字重新型塑自己,重新詮釋我自己的傷痛。

在這個過程裡我受到許多打壓,人們唾棄和鄙視我,他們嘲弄和惡劣的謾罵,身邊的人無法諒解我。

受到性暴力並遭受噤聲,讓我孤立無援,而「說出來」不一定讓我得到幫助,這條路走起來是孤單的,是黑暗的,是看不到未來的。但是很慶幸有社群,有其他的倖存者連結到我,和我分享他們的故事,並且互相鼓勵。(同場加映:為什麼性侵受害者無法反抗?這個世界正在告訴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該

也因為如此,我意識到對於受過傷的人,無論是性暴力、家暴、霸凌、國家暴力等等,他們要說出來是何等困難,因為大眾不願意承認社會在製造傷害和暴力。所以我才創立了「為你的受傷而讀」這個組織,我們為受到創傷與噤聲的人,提供匿名書寫與轉化成藝術作品的橋樑,讓他們可以安全的說,也讓社會能夠看見傷害與人的存在。


(圖片來源:為你受傷而讀

我希望有這個榮幸入圍亞洲女孩人權大使的我,讓大家看見的不是我的故事,而是受到性別/性暴力,或是其他受結構壓迫的人們的樣子。

在過去,我受人貶低,如今人們說我很勇敢,但其實我只是個平凡的女生,在我身上發生的性暴力也不是特例,是許許多多角落的人正在承受的,普遍的傷痛。

我們的社會必須停止貶低或是過度崇拜某個「勇敢」的人,學習去看見結構下每個人不同的處境與傷痛,理解個體的差異,並且與人權站在一起。

今年我入圍了,但明年還有其他優秀的女性會入圍,我們的出現只是提醒社會,不再迴避問題,讓我們一起做那個勇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