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Nick Hsu 在瑞典學會的人生哲理,在匆忙的日子裡逐漸明白,人生的意義有時不在於你能完成多少事情,在於你能否把一件事做得完滿。

來到瑞典工作以後,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工作是一樣的內容,生活還是充滿挑戰,社交活動也依然非常的豐富,但這裡獨特的上下班時間,卻讓我的生活逐漸地踏實,甚至學會如何放慢腳步。

還記得以前在紐約,公司規定每天早上 9 點上班,同事們大多等到 9 點半到公司.喝杯咖啡收個信箱郵件,真正開始工作大概是 10 點以後的事情。午餐時間大多是自由意志,公司規定是一個小時,可大多數的人都匆匆忙忙地在餐廳外帶,然後把午餐帶回辦公桌上食用。

到了下午,工作之餘跟同事聊聊天,時間緩慢地前進,公司規定 5 到 6 點可以下班,可大多數的人都待到 7 點,忙季時甚至待到半夜;回到家,洗個澡上床睡覺,然後繼續日復一日地循環下去。(推薦閱讀:很努力還是做不完?七個顛覆工作效率的新觀點

所以很多人說紐約客活像個喪屍,因為他們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彷彿沒有別的生活,就算你有別的生活——像我還有寫文章這份工作,就成了普通生活之外的負擔。我常常回到家後開始寫稿,交稿時往往已經超過半夜;隔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前往公司,雖然事情看似完成了很多,可總對品質充滿了莫名的疑慮,自己的身體也逐漸虛弱,到了假日常常一覺不醒,又失去了珍貴的自由時間。

可是在瑞典,工作開始的時間往前調到了早上 8 點。在這裡說的上班時間 8 點,就是 8 點。我剛到這裡時,還保有著紐約客遲到的習慣,可是幾天後下來,我發現每次我幾乎都是最後一位進公司的員工,而瑞典同事則每個都精神奕奕,在 8 點左右就直挺挺地坐在辦公桌上工作。


圖片|來源

這裡的午餐時間也很固定,每天 11 : 30 到 12 : 30,下午 3 到 4 點還有點心「Fika」或者散步時間。每次時間一到,辦公室絕對清空,成群結隊的同事往往一起在廚房用餐,或者一起繞著公司大樓散步一圈,除了讓自己的頭腦清靜充電,這些時間也是瑞典人重要的社交時段。

而這裡一般非忙季的下班時間是 5 點,就跟午餐時間一樣,5 點一到,絕大多數的人都匆忙地闔上電腦,去享受自己的家庭時光。

雖然上班的時間跟紐約相去不遠,甚至少了一些,但在這裡做起事來卻更有效率。我每天 6 點半起床,為自己準備一頓豐盛的早餐,看看報紙,然後散步去上班;工作也異常地有效率,因為人人都趕著在 5 點鐘離開公司。而下班後的生活,更讓我體悟更多。

因為要早起,所以我已經習慣了晚上 10 點到 11 點上床就寢,在下班後到上床就寢前的幾個小時,就成為了我一天當中最重要的「自我成長」時段。剛搬來瑞典的前幾個禮拜,我依然保有著過去的習慣,總是嘗試在這段時間內塞進太多的活動,導致我又常常不小心忙到深夜才睡著。(推薦閱讀:你為何工作?把工作意義還給自己

後來我決定把在瑞典職場的優雅習慣搬進自己的生活裡——我不要想著完成很多目標,我只要專注每天完成一件事情就好。

今天下班,我只專注在寫一篇文章;隔天,我除了運動,就不再做其他事情;在其他天,我一樣專注在只完成一件事情,不管大至去跟朋友聚餐,小至到樓下洗衣服或者買食材,我每天晚上的目標,就是好好地、慢慢地,雕琢自己想要做的那件事情,然後悠閒地去洗澡睡覺。

我發現,就跟工作一樣,當我選擇了靜下心來切割自己的生活,然後給自己足夠的空間和時間去細細品嘗生命中的每一秒,我似乎完成了更多事情,心態也更加滿足,生活也更有自信和目標。

慢,但是滿;少,但是好。人生有時候不是在於你能夠完成多少事情,而是在於你是否能夠把一件事情做好。

瑞典,讓我上了一堂好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