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在愛裡痛心,才發現三人戀情裡,自己才是那個需被拯救的人。

海苔熊你好:

我是個第三者,從一開始他就挑明我們之間就是短時間的陪伴,等他剛出生的兒子從保姆接回來時,他的心思就都會放在他身上,我們之間也就結束了。

那時候,我以為我可以很瀟灑的離開,或者更確切的說,我可以改變什麼⋯⋯他對我很好,他說他喜歡我的真,像小女孩一樣的真,而他大我十歲,很世故,很圓滑,我欣賞他的能幹和體貼,我聽過他和他妻子的手機對話,他的態度冷冷的,他也抱怨她只愛他的錢,所以當他說在乎的人是我時,我相信了⋯⋯他的妻子會看他的手機,所以當他回到家時,他會告訴我他會把我封鎖,我也不能連繫他,我們都知道地下情曝光往往都是訊息漏了餡,所以我們很謹慎。

只是隨著陪伴時間越久,我發現自己開始幻想未來的種種,但距離他兒子回來的時間也越來越近,我慌了,開始鬼打牆的逼問他你要讓你兒子活在這種婚姻下嗎?而他總是迴避這個問題,他告訴我,他會在他兒子面前演戲,假裝跟老婆感情很好,私底下又是一套。

那一瞬間我突然懂了,原來我改變不了什麼,我知道他很愛他兒子,只是我沒想到他連自己的真實感情都可以出賣,也或許這只是他的藉口,一個甩掉我的藉口罷了⋯⋯

在 MV 一開始時,賈靜雯說這種女人,男人也只是喜歡,並不會真的變成愛情,而我也單純的以為至少愛了就有可能,只是到最後才發現我「只是需要被愛折磨著,才覺得自己活著⋯⋯」(推薦閱讀:【為你點歌】面對分手的心理學:告別彼此傷害,把自己認領回來

他說喜歡我的真,在心痛過後,這些聽起來好像都在諷刺我有好騙多單純。他對我好的時候,我真的可以感覺到他是在乎我的,只是他也可以很無情的切割這段感情,他總是說因為工作關係,看過太多生死,所以看得很開,但看得很開不是更應該把握想要珍惜的人事物嗎?我寧願相信他真的愛過我,只是更愛他兒子而已⋯⋯寫下這篇文章時,我們還沒分手,只是我突然看開很多事,也或者是因為這一次真得徹底絕望了吧⋯⋯

By Asa(點播時間:2017 / 9 / 13 上午 7 : 00 : 25)

親愛的 Asa: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看起來這是一段「有期限的愛」,一開始以為可以互相陪伴寂寞,以為可以把持一定的瀟灑、不要放太多,卻不知不覺地深陷其中。但如果仔細思考你跟他之間的相互吸引,似乎是一種「陰影間的引力」:他身上有你所沒有的那種勇敢,他的世故、圓滑、體貼和能幹,或許也是你缺乏、想成為的部份;同樣的他也是,他嚮往你的純真,在他看慣人情冷暖的銳利眼睛裡,你是他少見的淨土。所以不論往後兩人會店成怎麼樣,請一定要保持那最純真的你——因為那是你一開始吸引他、也是你最珍貴的模樣。

然而,人總是在舒適與冒險之間徘徊,你說的很對,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改變,但你卻曾經以為,自己是那個可以讓他改變的人。

聽起來好像有點哀傷,好像從頭到尾都是一場戲,你只是陪同他演出、領領通告費而已;不過你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我真的可以感覺到他是在乎我的,只是他也可以很無情的切割這段感情。」這兩者之間並不矛盾,不論「事實上」他是否真心、是否在意你,但你「感覺」(Percived)到的呵護與關懷是真實的,光是這樣的一種「被看見」,就是一種好好被在乎的感覺。

心痛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在錐心刺骨之後,我們往往能夠看見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甘願犧牲的是什麼。所以,不論那句「他還是愛我的,只是他比較愛兒子」而已,或許是謊言、或許是自我欺騙、也或許有那麼一點真實的可能性,但你心裡清楚,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是晴天。你願意冒著晒傷撲火的危險,換得一季的美艷。(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戀愛依存症候群:為什麼你這麼可惡,我還是愛你

心理學 ok 繃

心理師靜怡在《愛上不該愛的人》中說:「第三者其實,就是比較能忍痛的人」所以真的是「是需要被愛折磨著,才覺得自己活著......」嗎?根據靜怡的ˊ說法,第三者(或元配)往往是因為對方的一句:「我對他已經沒有愛了,你才是我最愛的人」(失戀花園團隊,2017)這種「獨特的感覺」,像是某一種專屬的呵護,像是樹根深深插入你內心深處,此去以往,不論他是否愛你如昔,都成了你心裡的洞。

你曾經以為自己是那個「解救」他的人,沒想到轉了一圈,殘發現真正需要解救的人是自己。你以為他現在的人生過得並不快樂才和你相遇,沒想到沒有這段愛活不了的是你,他卻可以雲淡風輕。所以那些「寧願相信他是愛我的」裡面,可能還藏著一些的受騙、不公平、成癮、卻又不甘心等等複雜的心情。

為什麼他不願意改變?根據系統觀點的家族治療理論,一個「狀態」之所以可以被保存,是因為在這個「局」裡面,大家都各司其職,然後其中一個人淪為「代罪羔羊」(Gilbert,2013)。冷淡又死要錢的元配、冷漠疏離愛演戲的他、即將回來的兒子、以及填補他感情空虛的你(這並不代表你很「廉價」,相反地你的存在「兼顧」了這份三角關係),你們形成了一個「局」,在這個局裡面你想發聲、想用你的「真」來影響他,但他不為所動(陳靜儀,2004)。

為什麼會這樣呢?當這個系統運行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有權力且享受較多好處的人,常常會「抗拒改變」。這就像是冷氣機有自己的恆溫系統,各種起伏跌宕(在你的例子裡面,就是你的逼問反抗)是動搖不了它的。

你說的很好:「原來我改變不了什麼」

其實,你說的那些話當然也可能改變他——當他對這段感情有足夠重視、願意嘗試更多彈性和可能的時候。很可惜的是,從你的描述看來,他並不是那個會為了你調整人生、調整未來的路的人。

靜怡說,有時候我們要累積許多次的失望,才能換來一次痛徹心扉的徹底絕望(大意啦,具體句子要看影片XD)。

放棄並不容易,所以你心裡會有很多詰問的聲音。

像是:「看得很開不是更應該把握想要珍惜的人事物嗎?」這句話或許真正想說的是:「如果你都看慣這麼多生離死別,那不是更該珍惜眼前的我嗎?如果我是你重要的人,那為什麼你不願意做些什麼、改變現狀?」

先暫停這些詰問,靜下來聽聽自己真正的聲音(張德芬,2013)。

事實上,他「已經」在走向改變了。只是在他的世界裡,那個「改變」並沒有你。在所有的關係中,三角關係是最穩定的,從前那個三角關係是「元配–他–你」,現在換成「元配–他–兒子」,所以你說得沒錯,他不是不愛你,只是更愛兒子而已。(推薦閱讀:【為你點歌】太過靠近一個人,就會離開一個人

而從這一「角」解放出來的你,也可以從這一秒起,回來好好愛自己。

在空中與阿熊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