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情色美術史》裡的情慾流動,窺看百年前的情色春宮圖,從歷史背景剖析這些畫作背後用意與其傳遞的催情意象。

1990 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應該多半都在父母的臥室中看過「夫妻生活妙寶」之類的書吧?在沒有網路與 DVD 的時代,那些穿插奇怪插圖的書,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了催情的效果。想想真是幸運啊,從古至今,人類從來不缺此類增進夫妻情趣的情色圖畫。龐貝城遺跡的「百年祭宅邸」臥室中,有一幅大剌剌畫出男女房事的壁畫。

房事是繁衍子孫不可或缺的行為,既然這幅壁畫是以刺激性慾為主,那麼就能歸類為純春宮畫,這類壁畫在古代宅邸的臥室或浴室中屢見不鮮。

然而一進入中世紀基督教興盛時期,這些畫全都沉到檯面下了。社會的性觀念變得保守,比如女性在經期或懷孕、哺乳時不能與丈夫行房;星期三、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都不能行房,待降節與復活節期間也禁止行房,其他的日子也不能在白天行房。嚇到了嗎?還不只呢!愛撫、深吻、口交以及正常體位之外的體位全部禁止,一晚不能做兩次以上,最誇張的是:不能樂在其中!(推薦閱讀:晚熟的告白、早到的性愛?《三姑性教慾》情慾,沒有標準答案

如果觸犯這些禁忌,就必須懺悔或贖罪,但是老實說,怎麼可能每個人都遵守這種規定?規則制定得如此鉅細靡遺,恰巧證明當時的人做過這些行為。

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之下,門摩 ‧ 迪 ‧ 菲利普丘與其工作室所畫的春宮圖,為什麼能展示於市政廳這種公共場所呢?首先,這是一系列描繪婚姻生活的壁畫之一(丈夫鑽入被窩,準備迎向躺在床上的裸體嬌妻),第二,既然展示於公共場所,意即其目的不在於刺激性慾,而是認真教導準夫妻們如何迎接新婚生活的教科書。

夫妻上床之前,必須先一同短禱,才能莊嚴而肅穆地進行房事。噢!別忘了幫對方抓蝨子,這也是愛撫的一部分。接著,夫妻倆脫下衣服,摺好擺進卡索奈櫃。卡索奈櫃是一種木製長櫃,中世紀的衣服相當昂貴,光是一個卡索奈櫃,就能裝下一個平民一輩子的衣服。由於上床前得先開櫃子裝衣服,因此在中世紀,類似龐貝城臥室春宮壁畫的圖,都是畫在卡索奈櫃的蓋子內側。(推薦閱讀:羅曼史的前世今生:歌德羅曼史的歷史浪潮與情慾復興

史凱傑製作的套裝卡索奈櫃就是最好的例子。豪華氣派的卡索奈櫃,箱子外面畫的盡是羅馬建國英雄《羅慕路斯(Romulus)傳》的各種知名場景,結果蓋子一開,一邊是裸女圖,一邊是裸男圖。因為蓋子是長方形,人物自然也必須畫成斜臥的姿勢,它在「斜臥維納斯」的歷史上甚至還早於喬久內。

各位可能納悶:這種東西真的能催情嗎?反正當時也沒有其它春宮畫,古人只能靠著簡化的裸體圖激發想像力囉。櫃子外側是白天觀賞用,筆觸細緻,色彩豐富;至於蓋子內側的維納斯是夜晚觀賞用,只有簡單的線條,背景為純紅色。在夜晚的微光下,粗糙的維納斯裸體將隱隱浮現,為夫妻增進情趣。(推薦閱讀:情色美術史:美女的條件與維納斯的酥胸


▲ 龐貝城「百年祭宅邸」的壁畫,西元一世紀

陰影十分到位,營造出人體的立體感與圓潤感。或許是神話世界太放縱情慾,導致古代希臘羅馬人的性觀念十分開放,創造出許多以與性有關的作品。


▲ 揚 ‧ 海利茲 ‧ 范 ‧ 布朗克霍倫斯特(Jan Gerritsz van Bronckhorst),《沉眠的仙女與牧羊人》(Sleeping Nymph and Shepherd),1645 年,布倫瑞克安東烏爾里希公爵美術館

布朗克霍倫斯特僱用模特兒,以寫實風格畫出沉睡仙女。筆者不禁揣想,說不定他套用神話設定,只是為了方便自己畫春宮圖罷了。畫面左方暗處的牧羊人將拇指從食指與中指之間露出,性暗示意味濃厚,使此畫更添情色氣息。


▲ 門摩 ‧ 迪 ‧ 菲利普丘(Memmo di Filippuccio),《婚姻的各種面相》(Profane love scenes),1303-10 年,聖吉米尼亞諾舊市政廳(波德斯塔宮)

畫中的人體原始而逗趣,可說是站在解剖學的對立端。令人難以置信,連床鋪都畫得相當立體的龐貝壁畫,年代居然比本畫早 120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