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東京白日夢女》的頑強樂觀,在愛裡挫折卻仍相信愛情,生活失序就給自己打氣,用頑強優雅的姿態站起,人生不總是幸福,但她們用做白日夢的傻勁,成就自己。

作者|Lizzy Hsu

「一直以來我都很努力,所以偶爾活得輕鬆一點可以吧。現在就先活在當下吧,為了讓我明天能夠繼續向前進。」

東京白日夢女的每一集片尾都會附上短短一句,強而有力的勵志箴言,像是給都會女子的一顆小小四號電池,讓你有續航力面對這個 cold harsh reality life。(推薦閱讀:寫給 23 歲的一封信:認清生活本質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生活在東京的 33 歲都會女子們——倫子、小香、小雪,時常不滿日子像生苔的湖,湖面平靜翠綠,湖底卻腐敗不堪。眼看自己就要被冠上大齡單身女稱號,三人開始慌張了,於是很可愛地給了自己一個目標,「要帶著老公和小孩一起看 3 年後的東京奧運!」

於是,一場邁向幸福的競賽就在奧運開始前先行揭開序幕!

從神社祈願後回家的路上,三人和 Key 撞個滿懷,一個擁有超高顏值,卻非常毒舌的新生代模特,此後開啟了他們 4 人之間的奇妙邂逅。

「已經不是小女孩了,跌倒是不會自己站起來嗎?」Key 的毒舌貫串整部日劇,現實生活中就算外型再帥氣,也注定會被他的惡劣態度秒殺,但經過日劇的包裝,一切包上了腹黑花美男的秘密糖衣,反而不令人討厭,劇中 Key 常稱他們為「只會作著不切實際妄想的白日夢女們!」一針見血的分析很逆耳,但也因此不斷的激勵著倫子三人,一路上默默地矯正了三人的觀念,用一點也不溫柔的方式,把身陷自身認同危機的白日夢女救出,其實是對她們最大的溫柔吧!這也是越看越愛 Key 這個角色的原因。

白日夢女們的感情世界多舛,在一場演唱會上,美甲師小香發現,原來自己分手 2 年來仍一直愛著前男友涼,更在命運的捉弄下不小心成為第三者,於是她日復一日,在前男友給的愛,與前男友給不起的尊嚴之間擺盪,心裡明知對方的不夠喜歡,但還是貪求其中那一點點喜歡的餘溫,但只怕哪天對方鬆手了,自己會摔得粉身碎骨。(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戒不掉的戀愛依存症:為什麼我們總是愛得失去自己?

三人中最理性的小雪,在路上撞上了丸井,一切看似天衣無縫的命運邂逅,在論及交往之際,丸井才坦承自己已有家室,但正在和妻子「離婚中」,事實證明再精明的人,墜入愛河裡依然是盲目的,小雪痛苦著該不該破壞別人的婚姻?倘若婚姻本身已經岌岌可危,那我不應該被責怪吧?

而菜鳥編劇倫子則是不斷後悔,自己在 8 年前為何拒絕了早坂,當年青澀笨拙的早坂,今日已是黃金製作人了,如果當時答應他,現在應該有好個個小孩了吧⋯⋯正當後悔之際,早坂卻又意外地向她走來,而因為一場宿醉,使得倫子和 Key 有了不尋常的關係,倫子也慢慢意識到自己對 Key 的牽掛⋯⋯

劇中倫子其實是不斷受挫的,在感情中被取代——失戀,在事業上被取代——失業,人生就是一場不得不的競爭,你若不積極表現,就坐等殘酷淘汰。在最想要放棄自己的時刻,Key 出現了,是兩個受傷的人,互相療傷,一同成長。人生每個決定都是過了河的卒子,沒有改變的餘地。只能向前地認命,只是,白日夢女們在向前的途中,不斷和命運拮抗著,用她們頑固優雅的姿態,沿路找尋象徵幸福的麵包屑,不願坐等日出,她們逐漸學會積極主動去撥雲見日。

「對不起了,未來的自己,又要給你添麻煩了!」在對著外在條件幾近完美的奧田先生提出分手後,倫子對天空大喊。就是有那麼些時刻,你的直覺會指引你方向,即便是一個看起來不明智的選項。雖然劇中小香和小雪也覺得倫子放棄外在條件完美的結婚對象很可惜,但從他們放心的神情來看,想必倫子做了正確決定。一個看似幫未來的自己添亂了,卻是幫未來的自己卸下一個沉重幫服的正確決策。(推薦閱讀:【職場筆記】你為自己做的選擇,都是最好的

歷史的線性發展之上,永遠很難切割出一個點,以前的自己、現在的自己、未來的自己,重疊著,沒有點就無法切割出線段,一秒前的自己是以前的自己,而下一秒的自己則遠在未來,同時被我們擁抱著,無論何時我們都是過去的自己所堆砌而成,永遠不要對自己感到陌生的話,應該就永遠會對這個世界抱持著希望吧!因為回首來時路,猶記得自己當時的胼手胝足,因為不想對不起以前努力的自己,所以未來只好繼續努力下去。

一開始不喜歡白日夢女(他們的不切實際像一根刺,扎在我看她們的眼睛上),但殊不知心底是痛恨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那個嘴上大談著追尋,行動上卻逃避的自己。

後來才看到白日夢女的可愛之處,她們可愛,因為她們即使處境可憐,卻還是在幾杯生啤酒大口下肚之後,重拾對世界的鬥志,「已經努力的人可以休息一下吧?」但我不會休息太久的,因為休息讓我感到不安,前進才是踏踏實實的快樂。

劇終,倫子對 Key 說「其實你才是白日夢男吧!」,點破了即便白日夢女們看似很愛作著不務實的白日夢,但同時她們也一步步把白日夢落實成生活藍圖,拼湊出自己想要的幸福形狀,反觀 Key 卻一直被往事糾纏害怕踏出第一步,Key 才是那個一直在場邊圍觀,沒有上場打擊的選手。白日夢女們不要變成這樣,我不要在場邊下指導棋,我寧可上場揮棒落空!(推薦閱讀:輕易放棄的夢想,稱不上夢想!激勵自己的四個追夢秘密

用追一部日劇的時間,拉遠了距離看自己,反而離自己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