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味雞精】作者半寧布衣專欄,用古典文學去渡人生的難。讀李清照的恬淡與輕狂,獨處時後若心能開闊,則無處不是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夜來夫妻對坐,來一場俏皮而會心的記憶力大考驗:誰能說出某事在某書的第幾頁第幾行,猜贏的先喝茶。她博聞強記,總是能贏。因為太過得意的緣故,反而笑得把茶翻倒在懷中,誰也沒得喝。

丈夫病死了。她在戰亂中成了拖帶著行李狼狽奔逃的寡婦,一箱字畫、一箱古玩地丟下,拋擲曾經幸福過的人生。她的新生活停格在一首又一首的作品裡,她說「試燈沒意思,踏雪沒心情」,她說「舊時天氣舊時衣,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推薦閱讀:【古早味雞精】蘇東坡的早生華髮:敬一事無成的人生

我們於是這樣認識了李清照,曾經的夫妻恩愛與半生的無盡追憶。

然而,這樣去讀她好像有些可惜,我想著。

始終覺得李清照的心裡藏著一個很廣大的世界,連丈夫都無從介入。從字裡行間洩漏出的,是李清照在一段最讓人滿意的關係中,也能保有自由與獨立的靈魂。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

時常想起那一日,傍晚時分,在溪上的亭子邊,因為泛舟太過愜意而忘了回家。遊興盡了,時辰也晚了,搖著小舟準備返程時,不小心駛入了藕花叢的深處。擺盪著船槳,急著回歸正途時,驚起了一群歇息的鷗鳥。

我想李清照是能夠放恣享受生活的那一種人。文學史上喝醉並以之為傲的男人甚多,比如把良馬華服都換酒去的李白,敢於喝醉的女人卻少。尤其明清以後大量的女性文學家湧現,她們不只對自己的創作水準有極高要求,個人的生活也是一絲不苟、面面俱到的賢妻良母,閱讀她們的生命總讓人望之儼然。(推薦閱讀:【古早味雞精】呂后悲歌:我做虎媽,是因為沒有選擇

李清照的生活卻富有情趣,她會因為打賭贏了而笑得潑自己一身茶,那樣張揚自信。她的〈打馬圖序〉洋溢著在賭博遊戲上罕遇敵手的獨孤求敗之嘆。她會划著小舟,出去遊玩到興致盡了、日頭也西下了才肯回家,頗有六朝人「興盡而返」的任情自適。回程中因為天色太暗而不小心撞進一叢花裡頭,嚇飛了一群鳥,她沒說自己的當時的反應是什麼,但我從詩詞裡活潑的語調猜想,她必然是覺得這場景滑稽得令人笑不可抑吧。

一段志趣相投的婚姻關係,並沒有完全佔據李清照的心靈,她仍然保有對小小情味感知的能力,仍然保有自娛自樂的片刻。在〈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裡,讀者無從得知她是不是自己出遊,但當她事後重述這段玩得太開心而撞進花叢的趣事時,溢滿紙上的瘋癲與浪漫,讓我們看見她俯拾生活情趣的獨特眼光。這段故事裡有夕陽、有小船、有藕花和鷗鷺,已經足夠美好了,並不需要另一個人陪伴。她的筆尖勾畫著、挑剔著,只留下那享受著這一切而感到驚奇、喜不自勝的自己。(推薦閱讀:【古早味雞精】《九歌》單戀,是一場自己和自己的戀愛

在夫妻情深與離散寡居之外,這小小的一闕詩詞彷彿讓讀者窺見李清照的心靈世界:為了生活中的興味而感到喜悅的時刻,並不需要他人來點綴。體會孤獨並不是不得不然的生命狀態,享受獨時也不是無人陪伴時的次要選擇。有時,孤獨不過是在心裡容納一方只屬於自己的小天地,品味只有自己能懂得的喜悅與憂愁。因為太過自給自足的緣故,於是希望整個世界都別來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