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還在趕進度嗎?是時候傾聽心底的聲音,走好自己的路了。小時候急著長大,大家都說男生愛女生,你喜歡的卻是坐在旁邊溫暖微笑的他;求學時無助摸索,大家都說成功就是求個好學位,你開始追著成績為了升學忙,但當你踏出校門發現世界原來如此寬廣;成人後年紀推著你成家,大家都說結婚是個人生的里程碑,後來發現婚姻裡重要的不是形式而是日常點滴的扶持陪伴。親愛的,人生是自己在過,大家怎麼說,都好不過你的自在快活。(同場加映:單身日記:只為自己精彩的人生

回到了美國之後,今天收到了一封讀者寄給我的抱怨信,抱怨說許久不見的一位鄰居突然傳簡訊給她,一方面向她祝賀新年快樂,另一方面關心她們家人的身體健康。

收到許久不見鄰居的簡訊本因是一件好事,但問題就在於,那位鄰居在簡訊中居然以長輩的口吻,開始軟性地「教導」那位讀者,應該要早點結婚。

「妳都已經 30 好幾了,現在還不結婚,就是讓妳的父母操心,就是不孝順。」簡訊中說到。

其實不只是這則簡訊,最近這幾年因為年紀逐漸到了適婚年齡,身邊結婚的朋友變的很多,每次回家的目的,不是參加婚禮,就是跟錯過婚禮的朋友們敘舊。朋友們找到願意陪伴一生的伴侶固然值得慶祝,但「到了幾歲就該結婚」的觀念,卻也逐漸變成強加在身上的壓力。

「要先成家,才能立業。」

「結了婚,才是人生勝利組。」

還記得這是在去年跨年結束後,計程車司機滔滔不絕地跟我解釋年輕人要趁 30 歲前結婚的道理。

其實生活在國外,每天面對工作的壓力,我早已經對自己接下來幾年的生活默默地做好了規劃;包括幾年內要存到房子的頭期款,幾年後要換到哪一類的工作,甚至是幾歲之後再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等等。

一方面是因為自己年紀大了,可以靜下心來好好地實行自己的人生規劃;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獨自地生活在外,所以避免遭受到許多雜音的攻擊。(推薦閱讀:留學長路:培養直視自己靈魂的能力

所以我很難想像生活在台灣,超過 30 歲還是單身的人,尤其是女性,所遭受到的壓力。

我一直都搞不懂,今天如果一個人在 30 歲前成立了一家國際知名的公司,或者一個人在 30 歲前就做了一些年輕人很難做到的事,那這些人當然有資格成為我們的榜樣,他們也有資格去教導別人該如何在有限的生命裡,去創造無限的可能。

但結婚,什麼時候也變成了一項人生在 30 歲前達成,就讓你有資格去教訓別人的事?

結婚,當然值得慶祝,我們也不需要為了反對而去否定結婚的重要性;可是結婚之所以難能可貴,是因為你遇到了值得陪伴一生的伴侶,而不是單純地指「結婚」這件事。

當你在指責或者嘲笑別人怎麼還不結婚時,你不是為了別人的幸福著想,而是自負地以自己的標準來要對方向你學習——你就是要人家為了結婚而結婚,不管對象如何。

你之所以結了婚,是因為你很幸運地,遇到了心愛的人;但這不代表你的人生就比其他人還要成功。有些人選擇單身,因為單身帶給他們生活的好處大過於與另外一個人共同生活;有些人則是再晚幾年才遇到心愛的人。無論她單身的原因為何,這些都是人家的人生,我們無從談論起。

更可怕的,是有許多人以一個人是否結了婚,來衡量她人生的成功與否。

我相信有太多的長輩,不會去在乎一位 30 歲女性的工作職位,年收入,或者是完成了什麼樣重要的大事;他們只在乎她結婚了沒——如果還是單身,那麼她其餘所有的成就,都是枉然。(推薦閱讀:珍妮佛安妮斯頓:「身為女人的價值不是只有生小孩!」

這就像一位同性戀藝術大師,無論他在藝術界的地位有多麼地崇高,他的才華有多麼地難得一見;對許多反同人士而言,他們對那位藝術大師不屑一顧,純粹因為他們不認同他的同性戀傾向,

這是一個多麼任性,並且假以傳統文化的名義,所帶給人們壓力的集體式霸凌?

就跟白種人對有色人種的刻板印象,就跟異性戀對於同性戀人口的「生病」理論,甚至就跟男性對女性的無理打壓一般,我知道我無法改變任何人的想法,但當你下次要開始評論身邊的單身女性時,請閉上你的嘴巴。

結婚,是真愛表現出來的一種形式,但不是責任;就跟你決定讀哪所學校,或者申請哪一份工作一樣,最有價值的婚姻,來自於最適合妳的那個人,而不是「結婚」這個儀式。

再說,每一個人的人生自己過,人家結不結婚,到底關你什麼事?